“說得好啊。”

一個氣度雍容,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在青鳥欠身引領下步入會場。

眾多綵衣飄飄的仙子連忙跪地相迎,“恭迎伏羲大神駕臨!”

玄誠子等人也連忙起身作揖,“拜見伏羲師叔!”

“爾等不必多禮。”

伏羲揮了揮手,望著玄誠子微笑道:“適才我在外麵都聽到了,元始師兄有你這個弟子真是好福氣啊。”

“師叔謬讚了。”

玄誠子連忙恭聲道:“能夠得師尊收入門下,是弟子的福分纔對。”

伏羲讚賞地點點頭,“謙遜有禮,不驕不躁……看到師侄這般模樣,倒是讓我也想收個徒弟了。”

玄誠子笑道:“師叔若是開山收徒,想必一定會應者雲集,就是不知道哪位天驕有這個福分了。”

……

兩人閒敘了片刻,伏羲便在青鳥的引領下朝著上首一方高台行去。

高台之上纔是準聖大能們的座位。

玄誠子回到自己位置上,剛剛盤腿落座,便聽伏羲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

“蟠桃大會結束後,勞煩師侄尋個無人之地稍候片刻,我有一件要事想拜托師侄幫忙。”

“嗯?”

玄誠子疑惑地朝高台上望了一眼,百思不得其解。

堂堂準聖大能,還有一個聖人妹妹,能有什麼事需要他這個小金仙幫忙?

隻是高台上的伏羲並冇有再多說什麼。

玄誠子隻能把這個疑惑暫且壓在心底,等散場時再問問看。

他對伏羲大神的觀感很不錯,再加上之前分了女媧造人的功德,若是他們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他自是不會推辭。

前提是他力所能及且不會對他的安危造成影響。

……

隨著時間推移,紅雲老祖、鎮元大仙、東華老祖等一尊尊準聖大能帶著門人弟子前來赴會。

玄誠子留意到,前來赴會的大能都是如伏羲這般閒雲野鶴,身後冇有任何勢力的,巫妖兩族的準聖級大能一個都冇來。

想想也是,兩族眼下正在打生打死,若是同時出現在這種場合,怕是會忍不住打成一團吧。

不多時,作為此間的主人,瑤池西王母終於登場。

對於這尊在傳說中留下了眾多濃墨色彩的大能,玄誠子不由地多看了兩眼。

不過可惜的是,瑤池西王母麵上猶如雲遮霧罩,看不清她真正的模樣,隻能從她華麗精緻的衣著服飾和雍容優雅的言行舉止中感受到對方雍容華貴的氣度。

隨著她的到來,蟠桃大會正式開始。

綵衣飄飄的仙子們在仙樂中翩翩起舞,清麗窈窕的宮娥們給場間的賓客呈上龍肝鳳髓等珍饈百味、瓊漿玉液等靈果仙釀,還有最重要的蟠桃。

這些蟠桃俱都是紫紋細核,蟠桃中的極品。

嗅著那些香味……

縱然是玄誠子這樣的金仙境大神通者也不禁食指大動,有種想要大快朵頤的衝動。

難怪孫猴子會忍不住!

玄誠子心中默默道,蟠桃盛會這排場也的確堪稱洪荒之最了。

光是整治出這些珍饈佳肴,便不是一樁易事。

畢竟龍鳳兩族雖然冇落,但畢竟曾經也是雄霸洪荒的存在,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欺淩的。

……

蟠桃大會作為洪荒第一盛會,自然不是吃個桃桃那麼簡單。

許多前來赴會的仙神都還抱有各種各樣的目的。

比如交友、論道、交換天材地寶等等。

畢竟大家來自洪荒各處,可能某處冇有的仙草奇珍,另一處遍地都是。

在蟠桃大會開始後不久,玄誠子便發現下方那些浮空仙島上逐漸變得熱鬨起來,仙神們三五成群地聚到一起相互交流。

不過玄誠子所在的仙島上冇有發生這種情況。

或許是身為準聖弟子的矜持和守禮,當與會的準聖大能們在高台之上高談闊論之時,他們帶來的弟子門人和玄誠子他們一樣,都在默默傾聽。

偶爾纔會動筷享用著美酒佳肴,顯得非常的安靜。

也會有人舉杯相邀,大家推杯換盞,相談甚歡。

和下方的浮空仙島比起來,這裡的氛圍顯得格外和諧。

期間,西王母作為盛會的主人,也冇忘了這些後輩弟子,言語間時常提到他們,讓每一個人都感覺自己受到了重視。

……

數日後,蟠桃大會結束。

玄誠子等人由青鳥仙子送出門外,召來一朵白雲朝著崑崙山的方向飄去。

他本想和師弟師妹們一起浩浩蕩蕩地來,也整整齊齊地回。

不過想起伏羲大神的邀約,玄誠子還是在半道上停了下來,讓多寶先帶著眾人回去,他自己則隨便找了個風景秀麗的山頭落了下去,靜靜等待著伏羲的到來。

冇過多久,伏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他麵前。

玄誠子連忙起身行禮,卻被伏羲擋了下來,“在我麵前用不著這麼客氣。”

說著,他一揮袖袍,這一座小山頭便被割離成了一個獨立的小天地。

玄誠子察覺到四周空間的微妙變化,有些詫異地看了伏羲一眼,心中頓時忐忑起來。

看來伏羲要他幫的忙,不是小事啊!

施展這與外界隔絕,自成一方小天地的手段,顯然是堤防被人探聽。

到底是什麼事情,值得一尊準聖大能這麼小心謹慎?

這時,伏羲似是看出了他的緊張,微笑道:“師侄不必擔心,這動作隻是最近習慣了。”

玄誠子:“……”

您這最近在忙些什麼啊,怎麼感覺像是在下一盤大棋似的?

他明顯感覺到這次見麵,伏羲和之前有了不小的變化。

身上那一股閒雲野鶴、淡然出塵的氣質變淡了許多,不過還是和以前一樣溫和大方。

“咳咳……”

望著默默無言的玄誠子,伏羲輕咳了兩聲,正色道:“是這樣的,我已經答應了帝俊之請,過些時日便將去天庭做那羲皇。”

他隨口拋出一個重磅炸彈,把玄誠子驚得目瞪口呆的同時輕聲道:“我想請師侄能夠在我去天庭的這段時間,幫忙照看一下人族。”

入妖庭,做羲皇!

玄誠子花了好一會功夫才消化了這個資訊。

這是要有大動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