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殿內,正在打坐的林安心中一動,突然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神情凝重地望向麒麟崖下。

那裡元氣紊亂,一道道暴躁的氣息正在肆意奔湧。

林安在其中感受到兩股熟悉的氣息,正是來自廣成子和赤精子。

而剩下的卻都是完全陌生、且更加狂暴的氣息。

他不做多謝,連忙化作一道清光衝出道殿。

等他趕到麒麟崖下,正好看到廣成子和赤精子背靠著背,被五道身影圍困在中間。

那五人相貌奇特,中間的一人有著一頭金髮,兩隻眼睛通紅如血。

左邊的兩人一個白白胖胖,長長的鼻子一直拖到胸口;另一個臉色靛青,唇邊凸出兩顆尖尖的獠牙。

右邊兩人倒是長得稍微正常些。

一個頭上頂著五片綠葉,相貌清秀似女子;另一個外表俊朗,頂著兩個長長的耳朵。

隻看這五人的外貌,林安心中對他們的來曆便已有了大概的猜測,再結合之前元始天尊說過通天師叔會帶著弟子回來,他基本已經可以斷定,這五人必定是隨侍七仙中的金光仙、靈牙仙、虯獸仙、毗蘆仙,以及長耳定光仙。

眼看著雙方鼓動氣勢,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林安輕飄飄地落在深潭邊,瞥了眼殷紅腥臭的潭水,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他到來,廣成子兩眼一亮,連忙作揖道:“大師兄來得正好,金光仙這廝欺人太甚了!”

赤精子也欣喜道:“見過大師兄,懇請大師兄替我們做主啊!這五個都是前不久師叔帶回來的弟子,中間那金髮紅眼的就是金光仙。這廝整日在崑崙山上茹毛飲血,吞食鳥獸,之後還跑來麒麟崖下洗澡……

當時我和赤精子師弟正在這邊修煉,一時激憤下便與他動了口角。

誰知這廝眼見不是我二人對手,竟然又叫了人來,還讓我們以後不準再在麒麟崖下修煉!”

果然是金光仙他們。

林安抬頭望山頂的玉虛宮方向看了眼,心中歎息一聲,難怪自己打坐之時會突然心血來潮。

這是叫自己來平事的啊!

果然,就知道那中央戊己杏黃旗不是那麼好拿的!

這時,金光仙等人也都扭頭朝林安望來。

金光仙眼中閃動著紅光,似是在窺探著林安的道行根腳。

林安微微皺眉,元神之中一麵黃色小旗微微晃動,瞬間遮蔽掉自身的氣息波動。

金光仙冇有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嗤笑道:“還以為多厲害呢,原來隻是一個真仙。”

頓了頓,他望著林安道:“聽說你們玉清弟子都是按入門先後排序,這麼說你就是運氣最好,趕上了第一個嘍?”

林安冇有理會他的冷嘲熱諷,平靜地道:“你們之間的爭端起因我已經聽赤精子說了。金光仙,你可有什麼要反駁的嗎?”

金光仙愣了一下,有些好笑地望著林安道:“怎麼,你這是想做和事佬嗎?”

林安搖了搖頭。

金光仙嗤笑一聲,張嘴正要嘲諷兩句,卻聽林安淡淡地道:“吾雖是玉清弟子,卻也是玄門首徒,爾等既有違背玄門規矩之舉,吾自當施以懲治,以儆效尤!”

“你什麼意思?”

金光仙笑不出了,盯著林安不屑地道:“玄門首徒?是你自封的嗎?”

赤精子怒道:“無論是玉清一脈還是上清一脈,皆屬玄門,玄誠子師兄乃是三清座下第一個親傳弟子,自然也就是玄門首徒!”

“哼,又拿入門先後來說事!”

金光仙哈哈大笑道:“反正我是第一個不服!你不是要懲治我嗎?來,讓我看看你這玄門首徒究竟有幾斤幾兩!”

林安歎了口氣,輕聲道:“這麼說,你對赤精子所言並無異議,並且冇有為自己辯解的打算。是這樣吧?”

金光仙皺了皺眉頭,不耐煩地道:“羅裡吧嗦什麼,你不是要懲治我嗎?趕緊動手啊!”

林安笑了笑,“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那我就滿足你的要求。”

說話間,他突兀地閃身上前,如同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金光仙麵前,右手化作一座小山般的巨大掌印淩空拍了過去。

金光仙瞳孔一縮,連忙雙手齊出迎了上去。

“轟——”

一道青色的空氣波紋盪漾開來,周圍的虯獸仙、靈牙仙等人全都被掀飛了出去,而首當其衝的金光仙更是一口鮮血噴出,仰麵向後倒飛出去,“轟隆”一聲撞進了數百丈外的瀑布之中。

倒懸銀河般的飛瀑被巨大的衝擊力攔腰截斷,裸露出灰褐色的岩石。

金光仙呈“大”字型深深地鑲嵌進岩石裡。

林安手一揮,岩石表麵上浮現出一個仙文——封!

瞬間,岩石迅速地蠕動生長,將金光仙身體覆蓋住,隻剩下一顆頭顱露在外麵。

金光仙奮力地掙紮著,但封住他身軀的岩石卻異常的堅韌,同時那一個“封”字仙文也在閃爍著寶輝。

每一次金光仙震動法力,想要震碎岩石,卻都被“封”字仙文擋了回去。

廢了半天勁,最終也隻能是徒勞無功。

“玄誠子!你想要做什麼,快放我出來!”

金光仙驚怒交加,大聲吼叫著。

見林安不為所動,又轉而朝著虯獸仙等人叫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快幫忙把我弄出來!”

直到這時,虯獸仙等人方纔如夢初醒。

虯獸仙和靈牙仙兩人衝向飛瀑,試圖救出金光仙;毗蘆仙和長耳定光仙則攔在林安身前,防止他再度出手。

“你們想乾什麼?仗著人多想圍攻不成?”

廣成子和赤精子也連忙上前。

兩人的目光不時瞥向身旁的林安,大有“隻要師兄你開口,師弟我立刻就動手”的意味。

林安搖了搖頭,瞥了眼擋在身前的毗蘆仙和長耳定光仙,轉身朝著碧遊宮方向遙遙作揖拜道:

“弟子玄誠啟稟師叔,此番是金光仙師弟玷汙崑崙仙境在先,言語詆譭挑釁同門在後。此事經過弟子已經詢問清楚,並且金光仙師弟也親口承認確有此事。

弟子身為玄門首徒,自覺應維繫玄門穩定和諧,故此出手將其暫時封入飛瀑之中,以免衝突加劇。

至於如何處置,還請師叔示下。

弟子隻希望經此一事後,金光仙師弟能夠改過自新,將心思放在修仙求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