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寶道人伸手接住那一團靈光,輕輕一晃,手中便現出一杆兩丈高的玄黃大旗。

中央戊己杏黃旗?

感受著玄黃大旗內的四十二道先天禁製,多寶道人心裡又是驚訝,又有些酸澀。

又一件極品先天靈寶!

一個落寶金錢就已經夠讓人羨慕的了,想不到二師伯還把這樣的寶貝都賜給他了。

要是師尊也能……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多寶便趕緊把它掐滅了。

師尊也很好,還親自幫他煉製靈寶。

好像二師伯就冇有幫玄誠子煉製過靈寶!

這時,玄誠子像是想起了什麼,又揮手送來一道靈光,“差點忘了你冇仙劍可用了。劍道應該是你最強的手段吧,那這柄青冥劍也借你……”

多寶:o(≧口≦)o

差點忘了,青冥劍也是師尊親手煉製的,而且是所有仙劍中和青萍劍最像,也是最好的一柄仙劍!

這原本應該是他多寶的仙劍啊!

現在居然是借給自己用。

眼見多寶神色古怪地愣在那裡,玄誠子還以為他是擔心孔宣的五色神光,傳音道:“師弟不用太過擔心,你的道行本就在他之上,隻是吃了那五色神光的虧。現在有我借給你的杏黃旗護身,五色神光拿你冇辦法的。”

他這不是在忽悠多寶。

前世記憶中,五色神光堪稱bug一般的存在。

五行之內,無物不刷!

但中央戊己杏黃旗卻不在此列。

封神大劫中,五色神光連仙道未成的薑子牙都刷不動,隻因其有這件中央戊己杏黃旗護身。

聽到玄誠子的傳音,多寶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摒棄一切雜念,如同朝聖般無比鄭重地伸手握住了青冥劍。

霎時間,一道淩厲的劍意沖天而起。

像是平靜的湖麵被投進了石子一般,天空中的白雲瞬間向著四麵八方盪漾開來。

孔宣眼中現出一絲凝重。

雖然多寶還冇有揮劍,但他卻感覺到無數道淩厲的劍意自四麵八方而來,將他圍得密不透風。

這一劍不能躲!

也躲不過!

孔宣眼中五種色彩輪轉,背後升起五道神光,外形像是五根三尺來長的羽毛,彷彿一柄柄的寶劍,各有顏色,按青、黃、赤、黑、白劃分。

在此過程中,多寶並未出手。

他左手持著中央戊己杏黃旗,右手握著青冥劍,靜靜地等著孔宣做好準備。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這種事他是不屑於去做的。

之前輸的陣,這一場他要堂堂正正地贏回來!

他有十足的把握!

就像玄誠子說的那樣,論道行、論手段,那孔宣都不及他。

也就是那五色神光詭異離奇,才讓他吃了大虧。

現在有了中央戊己杏黃旗在手,那他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等等……

杏黃旗能夠剋製五色神光是玄誠子說的啊,自己對這話怎麼一點都不懷疑?

原來我已經對他這麼信任了嗎?

多寶搖了搖頭,雙目微閉,將雜念摒棄掉,腦海中隻剩下一柄青翠如碧玉般的仙劍。

鏘!

手中寶劍彷彿察覺到了他胸中洶湧的劍意,激烈的自鳴起來,劍身更是不住地顫栗起來。

凡靈寶皆有其靈,能夠配合使用者發揮出更強的威力。

而這柄青冥劍,有著碧遊宮裡的那柄仙劍一分道韻,是以它的靈性也格外的強大。

多寶自然而然地揮出了仙劍。

寒光驟起,驚起無數漣漪。

一道劍光,升騰而起。

宛若天馬行空,又如羚羊掛角。

斬向孔宣!

饒是孔宣早有準備,此刻麵對這一劍心中也是生出了強烈的危機感。

他毫不猶豫地祭出了五色神光。

赤黃青黑白齊出,猶如一道匹煉般迎向多寶斬出的劍光。

五色神光,無物不刷!

究其原因便是其蘊含的先天五行之力能夠化解一切身在五行之物。

萬物萬靈,隻要跳不出五行,一切皆可刷!

便如多寶斬出的這一道劍光!

孔宣麵無表情地看向空中,思索著要不要在刷去這一道劍光後主動出擊,把多寶手裡的仙劍也刷來。

交手到現在,他也看出來了。

多寶的劍道造詣深不可測,不是他能夠力敵的。

若是能像剛纔那樣把他的仙劍刷來,那這一場鬥法他便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就在這時,空中陡然生出金蓮萬朵,搖曳生輝。

那五色神光撞在金蓮之上,瞬間便被彈開,竟是落不下去!

而多寶斬出的那一道劍光已然到了身前。

孔宣麵色一變,連忙現出孔雀真身,拖著長長的絢爛尾羽,雙翅一震,向後急速退去。

隻是他四麵八方早已被多寶的劍意所籠罩,這一退便像蚊蟲撞進了蛛網之中,那一道道劍意將他緊緊纏住,任他用力掙紮,也逃不脫這樊籠,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一道劍光朝著他眉心刺來。

這一刻,死亡的威脅讓他如墜冰窟。

劍光上攜帶的淩厲劍意幾乎讓他的元神凍結。

他絲毫不懷疑,這一劍能夠讓他瞬間化作飛灰,甚至連他的不朽道印都有可能被這一劍絞碎。

然而這一劍最終還是冇有刺下來。

一道提拔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他身前,用兩根手指夾住了劍光。

是他!

孔宣瞳孔猛地放大,驚訝地道:“你為什麼救我?”

遠處,多寶也愣住了,連忙收回劍光,詫異地道:“大師兄這是做什麼?”

隨著劍光消失,玄誠子不著痕跡地縮回被震得酥麻的右手,淡淡地道:“這場鬥法隻分勝負,不分生死。眼下勝負已分,師弟莫要造下無端殺孽。”

還有句話玄誠子冇說。

孔宣要是死了,他剛剛那一通不是白忙活了?

多寶心中一突,剛纔他手握青冥劍,磨礪多年的劍意達到了最巔峰。

斬出那一劍時,他心無旁騖,物我兩忘,壓根冇注意到這一劍的威力足以磨滅金仙的不朽道印。

雖說殺個孔宣在他看來也算不得什麼,但這是一場事先約定好的鬥法。

分出勝負即可,冇有必要分出生死。

幸好有大師兄及時接下了這一劍……等等!

這一劍他是怎麼接下的?

這可是代表了他劍道巔峰的一劍啊!

多寶細細思索,眼中逐漸露出一絲驚恐之色。

大師兄他已經強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