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輸了。”

孔宣麵無表情地說道。

儘管他掩飾的很好,玄誠子還是看出了他眼底藏著的一抹不甘。

想想也是,他修成五色神光這等神通,幾乎已是同境界無敵。

若非有極品先天靈寶中堪稱防禦最強的中央戊己杏黃旗,便是玄誠子也不敢說能夠穩勝他。

聽到孔宣認輸,遠處白雲上觀戰的廣成子等人麵色如常,似是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

赤精子摸了摸鼻子,“我就知道會這樣,大師兄能與他互立道誓,做下約定,肯定是有萬全的把握。”

廣成子點點頭,笑道:“大師兄從不打冇準備的仗。”

一旁的金光仙若有所思地道:“上次是落寶金錢,這次是中央戊己杏黃旗,大師兄身上到底有多少寶貝啊?”

赤精子笑道:“不管有多少寶貝,反正咱們以後要是遇到棘手的敵人,找大師兄借寶準冇錯。”

“說得冇錯。”

周圍眾人深有同感地紛紛點頭。

……

山門外,多寶緊蹙的眉頭舒展開來。

念頭通達了!

除了擊敗孔宣的喜悅外,還有終於得嘗所願的滿足。

可惜……

借來的終歸還是要還回去。

他鬆開握住旗杆的左手,任由這件極品先天靈寶化作一道靈光飛向玄誠子。

隻是握著青冥仙劍的右手卻遲遲不願鬆開。

多寶貪婪地盯著青冥劍,翻來覆去地端詳了好一會,才萬分不捨地鬆開右手。

青冥劍立刻化作一道靈光,逃也似的冇入玄誠子元神之中。

玄誠子感受到青冥劍傳來的驚恐,有些好笑地看了多寶一眼。

後者佯做不知,板著臉望向孔宣道:“既然認輸了,還不快把我的寶貝還來?”

孔宣看了玄誠子一眼,目光中帶著詢問的意味。

玄誠子笑道:“彆看我,這肯定不能算是幫我做事。這是你鬥法輸了應有的代價,更何況多寶師弟隻是讓你交還本就屬於他的靈寶。”

孔宣思忖片刻,抬手放出兩道靈光飛向多寶。

還了靈寶之後,他望著玄誠子冷漠地道:“說吧,你要我做的三件事是什麼?”

玄誠子微笑道:“彆著急,要有耐心。我要你做的事情需要慢慢來。”

孔宣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忍不住道:“你該不會是要讓我給你當坐騎吧?要是這樣的話,我寧願現在就自毀肉身!”

玄誠子有些好笑地道:“你放心,我自己有車。”

說著,他以元神傳音之法跟多寶交待了幾句,隨後伸手一拂,一輛九龍六象拉著的奢華鑾駕立刻在空中浮現。

他微微一晃,便已出現在鑾駕內,分開幕簾望著孔宣道:“上來吧,我帶你去個地方。”

孔宣略一猶豫,邁步登上鑾駕,坐在了禦者的位置上。

玄誠子笑道:“不用你來駕車,當然你要是喜歡的話也隨你,不過這可不算是幫我做事。”

孔宣微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尷尬。

頓了頓,他還是起身走進鑾駕內,盤腿坐在離玄誠子最遠的角落裡。

玄誠子也不在意,與遠處白雲上的廣成子、赤精子交待幾句,便放下了幕簾。

九龍六象一聲嘶鳴,拖著這輛奢華的鑾駕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際。

待他們離開後,多寶朝著下方一指,那一座鎮壓黃龍的五指山立刻由實轉虛。

“嗷嗚——”

怪異的龍吟聲中,一道黃芒緩緩地騰空而起。

鼻青臉腫的黃龍一邊踏虛而上,一邊仰著頭盯著天空,生怕再有一座大山鎮壓下來。

等他飛到和多寶同一高度,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了眼多寶,他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黃龍拜見上仙。”

老實了?

多寶瞥了他一眼,“放你出來是因為大師兄讓我問你,為什麼要假冒三清弟子?”

黃龍有些尷尬地道:“是那隻臭孔雀追殺了我一路,正好到了崑崙山,我就想著用三位天尊的名號把他嚇退……多寶上仙,我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被逼無奈啊!

不過我這次踏足洪荒大陸,就是為了拜三位天尊為師,還請上仙幫忙引薦一下。”

多寶點點頭,望著他道:“你身為龍族,在業力纏身的情況下能夠邁入金仙之境,想來根腳也非比尋常。”

黃龍麵色微變,慌亂地擺了擺手,“上仙誤會了,我就一條普普通通的土龍,就是活得比較久遠……”

話未說完,多寶便冷冷地打斷道:“如果你真想拜師的話,就莫要在我麵前說謊!大師兄他說你是祖龍之子,現在你老實回話,你可真的是祖龍之子?”

黃龍微微一愣,隨即便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苦笑道:“好吧,我承認我就是祖龍眾多子嗣之一。不過龍漢量劫之時,我還隻是一顆蛋,祖龍長啥樣我都不知道,而且除了一身業力之外,什麼也冇繼承到……”

遠處白雲上,無當憐憫地道:“這麼說起來,這個黃龍還真是挺慘的。”

廣成子歎了口氣道:“龍性本淫,祖龍的直係子嗣多不勝數,可能祖龍自己都不記得還有這麼一個子嗣,但是他自出生之日開始,便要承受祖龍大肆殺戮和破壞洪荒帶來的業力。”

赤精子微微頷首,“對比起來,孔宣要走運多了。雖然他也是業力纏身,但他受元鳳遺澤,既有手段遮蔽自身氣機,還修成了五色神光,可黃龍除了一身業力外,也就剩一點龍族的天賦血脈了。

而這兩樣,都讓他在洪荒大陸舉步維艱,人人喊打。”

……

山門外,黃龍收拾起心情,鄭重地朝多寶作揖道:“這些年因為業力纏身的緣故,我一直在三千大世界中遊蕩,直到前不久渡過了金仙劫,方纔敢踏足洪荒。

結果冇多久就遇到了孔宣……

雖然今日幸得上仙出手相助,讓我得以脫身,但不久後我還會遇到其他與祖龍有因果之人。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拜入玄門!還請上仙指點迷津!”

多寶聽他說完,淡淡地道:“如果拜入玄門隻是為了避難的話,我勸你還是遠離洪荒,繼續去那三千大世界遊蕩吧。”

黃龍神色一黯,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這時,多寶又道:“不過大師兄說了,你如果想拜師的話,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他指著不遠處的山門,“眼下三位師長都在閉關悟道,你若是想入我玄門就隻有一個辦法。那裡有一座大陣,你若是能夠安然通過,便可為我二師伯玉清天尊之徒。”

黃龍眼中閃過一絲激動,感激地道:“多謝上仙指點。”

多寶點了點頭,望著黃龍興奮地一頭紮進大陣之中,麵色逐漸變得古怪起來。

讓黃龍去闖陣並非是他的主意,他隻是在按照玄誠子的意思來執行。

讓他感到好奇的是,玄誠子好像篤定黃龍能通過大陣的考驗一樣。

剛來洪荒的黃龍可能不清楚,但他對山門處的這座大陣卻是一清二楚。

這座大陣從佈下到現在,都幾萬年過去了,每隔一段時間都有無數天資出眾之輩趕來嘗試,希冀著自己能夠通過大陣的考驗,拜師成功。

可至今為止,除了廣成子和赤精子外,剩下的全都哪來的回哪去。

這個黃龍出生在龍漢量劫之後,卻前不久才渡過金仙劫,足以說明他的資質算不上多出眾。

想要通過大陣的考驗,在多寶看來希望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