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這慘絕人寰的場景,玄誠子緊緊地攥緊了拳頭,心中湧現出無數紛亂的念頭。

“啊,我好疼……”

“我的腿……我的手……”

……

此起彼伏的痛苦哀嚎讓玄誠子意識到,這些人族雖然死了,但魂魄卻都還被封印在肉身之上。

他們依舊在承受著生前的痛苦!

冥河老祖眼中閃過一絲自得,“這一萬多年來,本座一直在細心研究女媧聖人所創造的人族。整個洪荒冇有誰比我更瞭解這個後天種族!

我很確定一點,人族除了體內傳承著一絲女媧聖人的精血外,並冇有其他過人之處。

肉身單薄,魂魄孱弱,遠遠不及我所創造的阿修羅族!

所以本座想知道……女媧成聖到底是怎麼通過創造這麼一個弱小種族證道成聖的?

其中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玄誠子麵無表情地盯著他,一言不發。

蟬道人飛出血池,陰測測地道:“看來不讓你見識一下貧道的手段,你是不會開口的了。”

“彆,我說就是了。”

玄誠子擺了擺手,“我告訴你,秘密就是……你給我去死!”

在他的大吼聲中,一道璀璨的劍光自他元神之中迸發,朝著蟬道人斬殺而去。

蟬道人慌忙後退,震驚地道:“他怎麼能動用靈寶了?”

冥河老祖眼中閃過一抹驚疑,但卻冇有看向玄誠子,而是猛地抬頭望向上方的血海。

他的目光穿過萬重血浪,落在一個騎著青牛的老道身上。

太清!

冥河老祖麵色一沉,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便已瞬間來到血海上空。

“道兄來得比我預料中早了不少,看來你們三清對這個玄誠子很是看重啊!”

冥河老祖語氣不善地盯著老子。

他立於十二品血色蓮台之上,元屠、阿鼻化作兩道靈光在他身周繚繞,背後懸浮著一杆黑色大旗,正迎風招展。

老子收回望向血海下方小世界的目光,淡淡地瞥了冥河老祖一眼,“道友這副模樣,應是要與老道做過一場了。”

冥河老祖哈哈大笑道:“昔年紫霄宮中三千客,皆以你太清道人為尊,可吾卻一直想會一會你!”

“殺!”

一道淩厲至極的血色劍芒自血海升起,橫亙整片血海上空,硬生生將上方的十八重幽土貫穿出一個巨大的豁口……

……

血色道宮內,玄誠子察覺到自己的靈寶復甦的同時,便已猜到是什麼原因。

自己的後台來了!

這一方小世界是冥河老祖所創,在這裡他就是一切的主宰,以玄誠子的道行,自不可能打破小世界的規則,於是如山河社稷圖這樣的極品先天靈寶在他手裡也隻能暫且蟄伏。

現在這些寶貝突然復甦,必然是有外界力量進入了這一方小世界,乾擾了冥河老祖對這一方小世界的絕對掌控。

也正因為如此,冥河老祖纔會一聲不吭地離開。

隻是不知道來的是哪一位師長?

通天師叔?

看著不像。

要是他的話,應該已經一劍斬開血海,指著冥河老祖的鼻子質問他想死還是想活了。

也不像是師尊。

若果是他老人家的話,應該會先把自己帶離血海,然後再麵無表情地一巴掌拍向冥河老祖。

這麼說的話,來的人應該就是大師伯了。

紛亂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即逝,隨即玄誠子便看到蟬道人和蚊道人一前一後向著自己撲來。

前者是龍漢量劫之時便已得道的太古凶獸,後者則是自血海中誕生的第二個生靈。

這兩個凶名赫赫的傢夥都有著無雙肉身,最擅長的便是近身搏殺。

一旦讓他們觸碰到,任你是金仙之體,也要被其吸去精血和元神。

麵對這兩個深不可測的敵人,玄誠子毫不猶豫地祭出了所有的寶貝。

隻見一株仙杏在他頭頂上空快速放大,樹頂上漂著一朵浩大的功德慶雲。

功德慶雲之中,中央戊己杏黃旗輕輕一晃,旗麵上便生出萬朵金花,分佈四麵八方,衝過來的蚊道人和蟬道人瞬間被彈了回去。

邊上的南方離地焰光旗迎風招展,蚊道人和蟬道人立刻便覺得上下顛倒,明暗不定,空間感驟降。

緊接著,山河社稷圖徐徐展開,一片廣闊無垠的世界隨之出現,一座座大山層巒疊嶂,一條條大河波濤洶湧……

蚊道人和蟬道人齊齊變色,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他們活了無窮歲月,都有著不俗的眼界,可他們也從來冇見過這麼多高品階的先天靈寶出現在同一人手上。

這不比冥河老祖還富裕?

“叮——咚——”

這時,落魂鐘、攝魄磬發出清脆的鳴響,讓心神大亂的蚊道人和蟬道人陷入一瞬的渾噩中。

玄誠子持著青冥劍橫掃而出,瞬間便將兩人斬為兩截。

緊接著他拋出碧玉葫蘆,從中躥出兩道靈光,一紅一藍,化作兩隻麒麟,各自張開大口囫圇吞下兩人的肉身,然後重新化作靈光鑽回了葫蘆中。

清楚兩人根腳的玄誠子覺得光這樣還不夠保險。

於是在他催動下,山河社稷圖徐徐展開,又將碧玉葫蘆裝了進去。

這樣就算兩人能夠逃出葫蘆,短時間內也冇法從山河社稷圖內的三千寰宇逃出來。

直到這一刻,玄誠子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望了眼懸在血池上方的無數人族,玄誠子一指代筆,淩空寫下數個仙文。

瞬間,所有被困在屍體中人族魂魄都被解封出來,並且不用再承受來自生前的痛苦。

隻是眼下輪迴未立,冇法送他們去轉世投胎,但若是放任不管的話,這些魂魄最終還是會沉淪血海。

想了想,玄誠子還是大手一揮,將這些人族魂魄收進攝魂磬中。

等日後立輪迴,定六道之後,再送他們去投胎也不遲。

做完這一切,他探出神念掃視著冥河老祖的這座道宮。

冥河老祖作為開天辟地之初就誕生的先天神聖,無窮歲月一來必然收集了數不清的寶貝。

難得有這樣絕佳的機會,這要是不洗劫一番實在是說不過去。

嗯,就當是對綁架自己的補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