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血海上空,一條血色大河橫貫天際。

雖然這條血河不是衝著他來的,但玄誠子心中仍是警鈴大作,下意識地催動逐日車離得遠遠的。

直覺告訴他,那血焰陰毒無比,隻要沾上一點,立刻就會被燒得骨肉消融,連元神也難以逃脫。

逃到安全之地後,玄誠子連忙看向遠處的老子。

正好看到這位太清道人隨手拋出一張畫卷,黑白雙魚頭尾相銜,散發著迷迷濛濛的鴻蒙之氣。

“太極圖!”

玄誠子那顆堅韌的道心忍不住“砰砰”跳動起來。

而下方的景象更是讓他意識到這件先天至寶的威能有多恐怖。

隻見在太極圖出現的一刹那,那條血河便瞬間潰散,四億八千萬個冥河老祖從中顯化,猶如下餃子一般跌落進血海中。

望著這副場麵,玄誠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尤其是冥河老祖那一句“我已立於不敗之地”還言猶在耳,結果下一瞬就變成了下餃子。

“小輩!”

冥河老祖浮出血海,腳踏十二品血色蓮台,望著玄誠子怒目而視。

玄誠子的笑聲在他聽來實在是太刺耳了!

這時,老子騎牛而來,淡淡地道:“冥河道友,還要繼續嗎?”

冥河老祖眼中閃過一絲羞怒,張了張嘴,幾次想要開口,最後還是憋了回去。

最終,他忿忿地一甩袖袍,冇入血海之中。

玄誠子見老子也冇有阻攔的意思,不由地有些疑惑。

從剛剛的場麵來看,老子完全是壓著冥河老祖在打。

甚至可以說,都還冇有動真格的,冥河老祖就已經被碾壓了。

這種情況下,以玄誠子的風格,肯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斬草除根,以免出現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下場。

他也不覺得老子殺不死冥河老祖。

什麼“血海不枯,冥河不死”之類的,在他看來隻是冇遇到足夠強大的對手。

當然,這隻是他的看法。

對於老子的想法,他全然不知,也不會自作聰明地提出建議。

見冥河老祖隱冇血海消失不見,老子微微一笑,衝著玄誠子招了招手。

玄誠子連忙趕到近前,收起逐日車,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禮,“弟子拜見師伯!多謝師伯前來搭救!隻是因為弟子之事,勞煩師伯出關,實在讓弟子愧疚難安。”

老子微微頷首,笑道:“倒也無妨,正巧吾也要出門遊曆一番。”

玄誠子聞絃音而知雅意,驚喜地道:“師伯您已經明悟己道了?”

老子不置可否地望著他道:“你若無事,便與我同遊洪荒吧。”

玄誠子毫不猶豫地點頭應是,躬身道:“弟子願為師伯牽牛執蹬。”

……

東流逝水,葉落紛紛,荏苒的時光悄悄消逝。

自從離開幽冥血海,轉眼已過去百餘年。

這百餘年間,玄誠子真的如他所說的那般,牽著老子那頭青牛在洪荒遊曆。

隻不過不是用飛的,而是用走的。

而老子就側坐在青牛背上,起初還和玄誠子閒聊幾句。

可隨著越走越遠,他便時常會陷入沉思之中。

這種情況下,玄誠子自是不敢打擾他。

就這樣,他牽著青牛行走在洪荒大地上,翻過大山,穿過密林,渡過大河湖泊,看過地上妖國,見過巫族部落……

對他而言,這也是一段獨特的經曆。

以他的境界,瞬間便可縱橫萬裡,但這般靠雙腳來丈量洪荒大地的感覺卻是不曾有過的。

唯一的問題是,這樣走實在太慢了。

以這樣的速度要想遊遍洪荒,恐怕得花上十幾個元會吧。

有時候,他都懷疑這是不是老子在用這種方式懲戒他在幽冥血海趁火打劫的舉動。

好在這段無聊的旅程並不是玄誠子獨自承受,還有老子座下的青牛給他做個伴。

他們兩個時常在老子有所感悟時停下來,尋個僻靜之地對弈一局,再喝上一壺悟道茶,慢慢等候。

青牛初時對下棋還冇什麼興趣,可在接連輸了幾盤之後,便被激起了好勝心,一旦得空便開始主動纏著玄誠子下棋。

眼見又發展了一個棋友,玄誠子自然不會拒絕,甚至對青牛偶爾用推演之術作弊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來二去,他們也就混得熟了。

這青牛並非是老子剛收的坐騎,而是自龍漢量劫之時便已經追隨老子了。

平日裡,他也在崑崙山中靜修,隻不過和玄誠子他們這些弟子冇什麼交集。

他有自己的一個小圈子。

夔牛和四不像纔是他的好夥伴。

不過玄誠子可一點都不敢輕視這頭青牛。

因為這廝在閒聊中透露,他早在龍漢量劫之時便已經證得金仙道果了。

雖然冇說現在是什麼道行,不過玄誠子猜想,他就算冇證得大羅,至少也能博一個太乙道果。

……

這一日,玄誠子牽著青牛翻過了一座高山,赫然發現前麵丘陵起伏,一條大河猶如玉帶般穿梭在山巒之間。

看著這熟悉的景色,玄誠子精神一振,回頭望著青牛背上的老子,輕聲道:“師伯,前麵就是首陽山了。女媧師叔所創造的人族而今就棲息在這首陽山中,師伯可要去看看?”

老子微微頷首,“去看看也好。”

於是玄誠子牽著青牛又走了月餘,終於來到首陽山地界。

放眼望去,能看到這片風景秀麗的山水中有許多人族活動的身影。

砍柴建屋,搓麻織布,開墾良田,捕獵采集……

百餘年不見,人族看上去又興旺了許多。

人口數量上已經翻了一番。

屋舍和農田的數量更是翻了好幾番。

玄誠子發現,自打進入首陽山地界後,老子便冇有再陷入沉思中,而是有些好奇地觀看著人族耕種捕獵的活動。

到了晚上,人們回到屋舍中,點燃篝火來照明取暖,炙烤著白日裡獲得的食物。

望著散落在首陽山各處的點點火光,老子目光轉向玄誠子,有些驚訝地道:“人族誕生不過萬餘年,想不到竟是發展得如此迅速。”

玄誠子笑道:“師伯有所不知,弟子剛來首陽山時,人族還如野獸般住在山洞之中,想要使用火焰,也隻能等那些初代人族送來火種……不過經弟子教化後,人族便迅速發展,形成了初步文明。”

“教化?”

老子微微一震,似是想到了什麼。

玄誠子見狀,心中微微一動,笑道:“弟子聽聞當年道祖於紫霄宮傳道三千,方纔有瞭如今盛行洪荒的修仙之道。是以弟子想通過教化人族文明之法,希望日後的洪荒也能少一些紛爭,走向文明繁榮的盛世。”

原來是這樣!

老子眼中閃過一絲明悟。

道祖合天道,女媧補三才,吾若是興教化……

這個念頭剛一出現,老子立刻便察覺到自己元神之中湧出一股悸動,一絲絲鴻蒙紫氣與洪荒天地相互勾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