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彌山,極樂淨土。

此方世界遍地琉璃,霞光萬丈。

菩提樹隨風輕搖。

八寶池上泛起金色的波瀾。

準提道人立於樹下,收起朝著東方行禮的動作,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

“立教傳道興教化!”

他猛地轉頭望向立於八寶池旁的接引道人,欣喜道:“此為證道之法,我心有所感,咱們也可憑立教功德證道成聖!”

接引道人點點頭,“我亦有所感應。不過你我二人的道大致相同,怕是隻能立下一教。”

準提道人笑道:“這倒是無妨,咱們師兄弟本就同氣連枝,如此聯手,日後在大教之爭中也可占得先機。”

……

首陽山。

在老子證道成功之後,這裡儼然成了一片聖地。

靈氣比之前濃鬱了百倍不止,更有絲絲縷縷的道韻殘存,使得方圓萬裡內的生靈得了一場不小的造化。

如普通人族這樣未曾修行的都能疾病全消,身強體健,福壽綿延,那些踏上修行路的生靈更是瞬間開悟,道行精進一日千裡。

老子撫須而笑,斂起聖人氣息,收起太極圖和已經成為後天功德至寶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朝著元始、通天點了點頭。

通天笑道:“請二兄先登聖位。”

元始點點頭,浩大的聲音響徹洪荒天地。

“吾玉清道人,今立闡教,順天應命,闡明天理,以盤古幡鎮壓氣運,以三寶玉如意為證道之寶!恭請天道鑒之,闡教,立!”

一杆黑金長幡自元始體內升起,旁邊懸著一柄玉如意,祥雲萬朵,瑞彩千條,尊貴非凡。

天道震動。

天花亂墜,地湧金蓮。

天空中再次現出一朵浩大的功德慶雲朝著元始落下。

元始天尊手一揮,從中分出一成功德飛向玄誠子,剩下的都湧入自身元神中,與開天功德相彙。

“弟子多謝師尊厚賜!”

玄誠子連連道謝,也不客氣,將那一成功德收入元神之中。

功德入體的刹那,他清晰地感覺到,元始分給他的一成功德比起老子給的又少了一些。

原來立教功德是越來越少,難怪老子會讓元始和通天跟他一起證道。

這時,浩瀚的聖人之威再度席捲洪荒天地。

洪荒無量量生靈再度恭敬行禮,“拜見玉清聖人!”

元始收斂聖人氣息,衝著通天點點頭。

“到我了,到我了!”

通天大笑開口,聲音響徹洪荒:“吾上清道人,今亦立一教!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吾便為眾生擷取那一線生機!吾之教,名為截教,以青萍劍為證道之寶!天道鑒之,截教,立!”

一柄青色仙劍自通天元神中衝出,劍意貫穿三十三天,直達混沌億萬裡。

天道再度震動。

一朵浩大的功德慶雲現出,朝著通天落去。

通天望了眼玄誠子,笑道:“大兄、二兄都給了,我若不給,未免顯得小氣。”

他伸手一揮,“拿去!”

功德慶雲分出一成朝著玄誠子落去。

“弟子多謝師叔厚賜!”

玄誠子連忙道謝,格外地真誠。

尤其在察覺到這一道立教功德比剛纔元始的立教功德又少了一些,心中更是感動不已。

這位師叔對自己真的是無可挑剔!

這時,屬於通天的聖人之威再一次席捲洪荒。

無量量洪荒生靈再一次恭敬行禮,“拜見上清聖人!”

……

須彌山,極樂淨土。

準提第三次行禮後麵色微微一變,“怎麼回事?我感應到立教傳道之法已經不足以讓吾等成聖了!”

接引微微頷首,麵色愁苦地歎道:“想來是立教功德逐漸衰減的緣故,看來你我是無法以此法證道了。”

準提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抹奇光,“不對,此法依舊可行!隻需補足功德即可。”

“談何容易?”

“我有一法,不知師兄可願一試?”

……

幽冥血海

冥河老祖目光閃爍,“三清皆以立教傳道之法證得聖位,看來此法確實可行!”

……

天庭,妖皇殿。

妖皇帝俊與身旁的東皇太一對視一眼,歎道:“終於是結束了。”

東皇太一亦是感慨,“這三清向來同氣連枝,想不到連成聖也要一起。不過兄長也不必太過憂慮,三清向來不理世事,想必也不會插手我們與巫族的爭鬥。”

帝俊搖了搖頭,“話雖如此,但自從女媧成聖之後,我以河圖洛書推演洪荒大局之時,便時常感到晦澀難明,像是天機被遮斷了一樣。如今,三清成聖,這種感覺便更強烈了。”

太一默然,片刻後方纔道:“兄長此前說得冇錯,眼下已是聖臨時代了。”

帝俊歎息一聲,“不成聖,終歸隻是螻蟻……你我需加快腳步,一統洪荒,攜眾生之力證道成聖!”

……

不周山,盤古殿。

祖巫燭九陰揉了揉眉心,麵色難看地道:“聖人大道籠罩洪荒,我已窺探不到確切的未來……”

一眾祖巫神情凝重地麵麵相覷,俱都是默默無言。

這一天,自女媧成聖後他們便已有了預料。

洪荒出現聖人之後,未來便不再是他們能夠掌控的了。

……

首陽山

元始朝著玄誠子伸手一拂。

後者立刻便感覺自己元神中多了點什麼東西,不待他仔細察看,便聽元始天尊淡淡地道:“我與你師伯、師叔將要去天外混沌中開辟大千世界,你還需為人族護道,便不用跟著了。”

說完,他與老子、通天便各自騎上坐騎,身影逐漸變淡,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玄誠子恭恭敬敬行個大禮,“弟子恭送三位師長!”

雖然不能去觀摩開辟大千世界有些可惜,但今天他得到的好處已經足夠多了,他急需找地方好好消化一下。

就在這時,兩股大道波動自西方湧起,刹那間席捲洪荒天地。

“吾接引、吾準提,今立西方教教化洪荒眾生,以十二品功德金蓮鎮壓氣運,以接引寶幢、七寶妙樹為證道之寶。天道鑒之,西方教,立!”

“西方兩位師叔果然學了去。”

玄誠子微微一笑,對此早有準備。

而這一點,三清顯然也有預料,所以本來不願以此法成聖的元始最終纔會答應下來。

畢竟相比起來,落在西方兩位師弟後麵成聖更讓他難以接受。

……

須彌山

一朵功德金雲顯化而出,分做兩半落入接引、準提體內。

接引麵色愁苦道:“立教功德果然不夠你我二人成聖。”

準提笑道:“現在隻能用我說的辦法了。”

接引歎息道:“既是如此,便由我來吧。”

準提笑道:“是我想出的辦法,若日後要受天道反噬,理應由我承擔纔是。”

接引搖了搖頭,正色道:“師弟你有大智慧,日後西方教還需你來興盛。”

說罷,不待準提反對,便決然望向蒼穹。

“吾第一願,若吾證得無上菩提,國中有地獄餓鬼畜生趣者,吾終不取無上正覺。

吾第二願,若吾證得無上菩提,國中眾生,有墮落惡趣者,吾終不取無上正覺。

……

吾第四十七願,若吾證得無上菩提,餘刹菩薩,聞吾名者,清淨歡喜,得平等住,諸法不能現證者,吾終不取無上正覺。

吾第四十八願,若吾證得無上菩提,餘刹菩薩,聞吾名者,即得一二三忍,諸法不能退轉者,吾終不取無上正覺。”

接引道人一連發出四十八道宏願,響徹四方,天道震動,再次降下無量功德。

他一揮手,功德慶雲於空中分出一半落下準提道人。

刹那間,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兩股浩大無比的聖威自須彌山升起,席捲整個洪荒。

洪荒無量量生靈再次躬身禮讚:

“拜見接引聖人!”

“拜見準提聖人!”

接引斂起聖人氣息,一向愁苦的臉上多出了一絲笑意,“師弟,吾等亦去混沌中開辟極樂淨土。”

準提肅然道:“理應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