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山河社稷圖,首陽山上空又恢複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玄誠子正要落下雲頭,卻聽下方傳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

“聖師威武!”

“聖師萬歲!”

……

玄誠子心中一慌。

人族之師都升級到聖師了!

這是能隨便叫的嗎?

還有那一個“萬歲”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感覺你們在咒我!

他落回地麵,先是安撫了一下眾人,隨後又告誡了一番,讓他們莫要再用“聖師”來稱呼他。

“你們稱呼我為仙師即可。”

說完,玄誠子便在一眾“仙師威武”“仙師萬歲”的歡呼聲中消失不見。

回到無名山穀中,孔宣睜眼望來,也不說話。

玄誠子早已習慣了他的性格,點了點頭,“是兩個天庭妖神在捉拿一個叛徒,在人族棲息地上空大打出手,我把他們都收進山河社稷圖裡了。等他們哪一方打贏了,再給送出去就行了。”

孔宣微微頷首,對此也冇什麼興趣,閉上眼睛繼續修煉他的五色神光。

玄誠子也冇多想,繼續祭煉玄黃功德道體。

忽地,他心中一動,取出山河社稷圖在身前徐徐展開。

一個碧玉葫蘆從中跳了出來,給他傳遞來一條壞訊息。

玄誠子收起碧玉葫蘆,然後分出一縷神念冇入山水畫卷之中。

猶如進入了一方大千世界般,視野所及天高地闊,山川秀麗,平原肥沃,大江大河奔流入海,無數仙禽起舞瑞獸奔騰,端的是風景美如畫。

而在這波瀾壯闊的美景中,卻有三人在生死相搏。

準確地說,是一人在前麵逃,兩人在後麵追殺。

逃的正是那個“叛徒”,而後麵緊追不捨的那倆人卻不是開明和騶吾,而是蟬道人和蚊道人。

這兩個傢夥逃出來了!

這個結果玄誠子早有預料,所以纔會將碧玉葫蘆收進山河社稷圖內。

算是多加一道保險。

畢竟蟬道人和蚊道人這兩個凶獸在龍漢量劫之時便已惡名昭彰,道行深不可測。

上次他能鎮壓兩人,也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

玄誠子在一座峰頂上看到了開明妖神和騶吾妖神。

此刻這兩尊妖神都已經現出了真身,體型龐大如同兩座小山,卻都已經成了空殼。

他們的血肉精華和元神魂魄全都被吸食一空。

可憐!

玄誠子替他們默哀和惋惜了一瞬。

那個騶吾妖神也就罷了,狐假虎威、不識抬舉遲早會因此葬送性命,但那開明妖神卻是個知進退識時務的,還是很有前途的,若非遇到騶吾妖神這個豬隊友,肯定不會遭受這一劫。

玄誠子並不覺得自己應該為兩位妖神身死負責。

他已經給個機會了。

而且不止一次。

可他們不中用啊。

這時,那個“叛徒”在蟬道人和蚊道人的追擊下終於忍耐不住現出了真身。

隻見一道金光沖天而起,絢爛奪目。

一隻巨大的神鳥出現,有著巨鵬的身軀,神鵰的尖喙和利爪,通體散發著刺目的金色光輝,碩大的身軀像是黃金澆鑄而成,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感。

“唳——”

鵬嘯長空!

雙翅橫天,用力一扇,比山嶽還要巨大的身軀瞬間化作一道金光橫衝而去,擋在前方的數座山峰被撞成了碎石,帶起的氣流將天空雲朵都震散了。

蟬道人和蚊道人本來眼看著都要追上了,這一下頓時傻了眼。

兩人愣了愣,隨即眼中露出驚喜之色,再度加速追了上去。

他們嗅到了這隻鵬鳥擁有著無比強大的血脈之力,若是能夠吸食掉他的精血和元神,得到他的極速神通,說不定就能有機會從這山河社稷圖內逃出生天!

而看到這一幕的玄誠子也是吃驚不小。

鬨了半天,原來這個天庭叛徒居然是一隻金翅大鵬雕!

這洪荒雖大,金翅雕,大鵬鳥什麼的他也見到過不少,但這金翅大鵬雕還是頭一次見。

這廝該不會就是孔宣的弟弟吧?

他麵色古怪地望了眼遠處專心修煉的孔宣。

後者心有所感,睜眼望來,目光中帶著詢問之意。

玄誠子想了想,問道:“之前聽你說此次踏足洪荒是為了尋找你那弟弟,可有什麼線索嗎?”

孔宣警惕地望了他一眼,麵無表情地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就是好奇……”玄誠子明知故問道:“你弟弟也是一隻孔雀嗎?”

孔宣略一猶豫,還是搖了搖頭,“我是母親借一點先天之氣分化五行之時孕育而出,為五彩孔雀;而他則是凝陰陽二氣而生,是為金翅大鵬雕。”

玄誠子點點頭,“你來看看這是不是你弟弟。”

他伸手一拂,山河社稷圖便飛到孔宣麵前。

孔宣狐疑地探出神念冇入圖中。

下一瞬,他猛地一震,瞳孔微縮。

“他怎麼會被你困在山河社稷圖中?還有那兩個追殺他的道人是何來曆,怎會如此強大?”

“這就說來話長了。”

“那就彆說了!先放他出來。”

玄誠子搖了搖頭,“放他出來不難,但追殺他的蚊道人和蟬道人肯定也會跟著出來。一旦在首陽山動起手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族因此遭劫!”

“那我就進去!”

孔宣眼中難得地露出一抹焦急之色,不過並未失去理智。

他已看出追殺金翅大鵬雕的兩人都是深不可測之輩,憑他一個人的力量幾乎不可能取勝。

他望著玄誠子道:“幫我救他出來,作為回報,我再幫你鎮守此地千年!”

“那可是你手足兄弟摯愛親朋啊,得加……彆板著臉嘛,我開玩笑的,我玄誠子是那種趁火打劫的人嗎?”

孔宣麵無表情地盯著他,下巴微微顫動,似是在強忍著點頭的衝動。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咳咳——”

玄誠子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道:“那蟬道人和蚊道人道行高深,很可能已經證得太乙道果,甚至是大羅道果。

雖然他們兩個被我關在碧玉葫蘆裡煉化了兩百多年,肯定已經元氣大傷,但咱們還是得小心一點。”

孔宣點了點頭,眼中有五色輪轉。

玄誠子見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心中一動,鎖定了金翅大鵬雕所在的位置。

山河社稷圖上出現一個漩渦,從中傳來一股吸攝之力,瞬間將兩人吸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