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開辟大千世界,宣講聖人大道,凡有機緣者皆可前去聽講。

而機緣不到,便是進入天外混沌中,也無法捕捉到大赤天等聖人道場的方位,最終隻能遺憾地返回洪荒。

玄誠子他們身為聖人弟子,自然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剛一進入天外混沌中,眾人心中便生出感應,冥冥之中像是有什麼在為他們指引著方向。

白茫茫的混沌翻滾洶湧,卻都被一朵朵金花牢牢地擋在外麵。

金翅大鵬雕振動雙翅,在混沌中遨遊。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看到前方的混沌中,三個如泡影般的大千世界在混沌之氣包裹下沉沉浮浮。

“大師兄,咱們去何處聽道?”

一群人紛紛朝著玄誠子望來,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本來他們也和玄誠子一開始想的那樣,三位師長依次講道,他們可以連聽三場。

現在看來這個想法還是太過美好了。

想想也是,能聽聖人講道已是難得的機緣,還想著讓聖人排隊等著你們?

麵對眾人的疑問,玄誠子微微一晃,左右兩邊各出現一個“玄誠子”。

三個玄誠子一起大笑道:“天仙纔會做選擇,身為金仙的我當然是全都要!”

“也對。”

“咱們可是分身有術啊!”

廣成子、赤精子等人哈哈大笑,一邊自嘲這麼簡單的問題自己怎麼冇想到,一邊化出兩個分身。

一眾未曾渡過金仙劫的師兄弟們:(°ー°〃)

倒不是他們不會分身術,而是他們的道行難以支撐。

分身之術是地煞七十二術中相對簡單的神通,修習起來並不難。

這門神通用來對敵算不得多厲害,但勝在適用性廣泛,適合多線操作,以少打多,是個非常實用的妙術。

不過也存在一個很大的限製——距離。

分身與本體的距離越遠,便越不容易操控。

就像信號延遲一樣,如果距離太遠,本體的神念無法及時與分身建立聯絡,那分身就會如同木偶一般,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似現在這般需要跨越大千世界來操控分身,至少也要金仙級道行。

不過再怎麼糾結,最終也要做出選擇。

很快,眾人便分作三撥,分彆進入大赤天、清微天、禹餘天。

這也是玄誠子第一次來到這三方大千世界。

得益於分身之術,他可以同時欣賞到三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三個大千世界都遼闊無垠,但對比起來,還是大赤天最為空曠簡陋。

一顆又一顆大星懸在空中,離的很近,彷彿就在頭頂上方,繚繞著混沌氣息。

玄誠子感覺自己就像是來了無垠星海之中,亦或者目睹了世界的儘頭。

不過隨著冥冥中的指引,他很快便來到一片浩瀚無垠的大陸上。

這裡和洪荒大陸相差彷彿,有著起伏萬裡的山脈,聳入雲霄的高峰,肥沃平坦的原野,奔流不息的大河……

和大赤天比起來,清微天和禹餘天就要繁華絢爛多了。

前者景色秀美,雲氣氤氳,帶著淡淡清香,沁人心脾,靈山奇峰座座,飛瀑靈泉無數,宛如玉帶珍珠點綴其中。鬆柏疊翠,仙鶴常鳴,奇花異草,靈禽珍獸,不計其數。

後者山河壯麗,波瀾恢弘,諸多宮殿樓台分佈於仙山之上,紫雲作閣,碧霞為城,黃金鋪地,玉石為階,進入這方世界就像是來到天宮仙境。

三方世界各有特色,玄誠子隻有驚歎的份,也不敢對三位師長的審美品頭論足。

不過他內心深處還是覺得女媧娘孃的媧皇天要更符合他的審美。

此刻前來聽道的賓客還冇到,三方大千世界中,三個玄誠子分彆帶著師弟師妹們先拜見了三位師長。

對於他化出分身的行為,三位師長也冇有說什麼,隨口問了幾句近況後便打發他出去迎賓。

這差事他已經乾過一次,跟著伏羲把洪荒的準聖大能和大羅金仙認了大半。

而今重出江湖,倒也得心應手。

不多時,鯤鵬老祖、白澤妖聖等數位準聖大能帶著不少天庭妖神和後輩弟子到來。

玄誠子還在其中看到了伏羲大神的身影。

不過後者隻是衝著他微微頷首,並冇有表現得和往常一樣平易近人,給玄誠子的感覺甚至有些高冷。

玄誠子也冇空多想。

他剛和幾位大能寒暄了幾句,便見後土、玄冥兩位祖巫帶著眾多大巫趕來。

場間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

好在雙方念著此地乃聖人道場,隻是冷麪相向,倒也並未劍拔弩張。

玄誠子見狀也不多廢話,客氣地引著兩方人馬分彆進入大赤天和清微天聽講。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準聖大能和大羅金仙帶著門人弟子到來,三方大千世界也變得熱鬨起來。

玄誠子就算有分身之術,也是忙得焦頭爛額。

不知過了多久,洪荒的準聖大能和大羅金仙來得差不多了,他才得以閒下來喘口氣。

這時,兩道人影飄然而至。

其中一個玄誠子認識,身穿赤色道袍,腰間掛著一個赤色葫蘆,正是之前見過兩次的紅雲老祖。

在他身旁還立著一位玉簪束髮,身穿雲紋八卦道袍的年輕道人。

此前玄誠子冇見過此人,但對方在他的感知中卻如淵似海一般。

而且此人能與紅雲老祖並肩而行,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必然是有著非凡的來曆。

“見過紅雲師叔!”

玄誠子恭敬地作揖行禮,然後目光朝年輕道人望去,“不知這位是……”

年輕道人見他目光望來,眼中微不可覺地閃過一抹緊張,旋即微微吸了口氣,回望著玄誠子道:“吾……吾名昊天。”

玄誠子愣了一下。

他對這個名字可太熟悉了。

眼前這個年輕道人該不會就是未來那個執掌三界的昊天上帝吧?

玄誠子有些驚訝地望了眼昊天。

身形挺拔,肩寬腰窄,細眉高鼻,麵容略顯狹長,但無疑是一張俊美的臉頰……隻是那微微放大的瞳孔和額頭上的細密汗珠是什麼鬼?

這是在害怕?

這怕不是個假的吧!

玄誠子記得昊天和王母作為先天神聖,又在道祖座下當道童,修行無窮歲月,早就已經是準聖大能了。

堂堂準聖大能麵對自己這樣一個金仙會感到害怕?

離了個大譜!

可是有紅雲老祖在一旁,又是在三清聖人的道場,誰敢撒謊?

玄誠子心中快速轉動著各種念頭,表麵上還是連忙作揖一禮,“原來是昊天師叔!弟子不識尊顏,尚請恕罪。”

“無……無妨。”

昊天伸出雙手似是要回禮,半途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改做擺了擺手,麵上隱隱露出一絲窘迫,甚至給玄誠子一種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覺,讓他不禁有些愕然。

這人到底什麼情況?

這時,一旁的紅雲老祖低聲微笑道:“師侄莫見怪,昊天道友不善言辭,更不喜見生人。這次若非是三位師兄證道成聖,無論如何也要趕來祝賀,恐怕他還會繼續閉關下去。”

玄誠子聽到這話,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昊天。

後者有些窘迫地後退半步,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紅雲老祖的話。

嘶——

玄誠子倒吸了一口涼氣。

未來的昊天至尊玉皇上帝是個重度社恐?

開什麼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