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所有賓客後,三清便言明要閉關一段時間,讓玄誠子帶著一眾師兄弟返回崑崙山靜心修煉。

玄誠子便又乘著金翅大鵬雕原路返回,本想著將一眾師兄弟帶回崑崙山後,先去首陽山轉一圈,結果剛到崑崙山便看到紅雲老祖和昊天大神守在山門外。

“拜見兩位師叔。”玄誠子連忙作揖一禮。

多寶、廣成子等人也跟著作揖見禮,心中不免好奇堂堂兩尊大能守在自家山門外做什麼?

“不必多禮。”

紅雲老祖擺了擺手, 隨即便一臉焦急地望著玄誠子道:“師侄你可算回來了!再不回來,那瑤……”

“咳咳!”

昊天用力地咳嗽兩聲,打斷了紅雲老祖的話。

紅雲老祖反應過來,“那什麼……這次有幸聆聽聖人大道,吾等收穫頗豐,玄誠子師侄與吾等去尋個僻靜之所論道如何?”

兩尊大能守在山門外,竟然是來找大師兄論道的?

多寶、廣成子等一眾師兄弟全都愕然和震撼。

他們中道行最高深的也就纔剛渡過金仙劫不久, 準聖大能依然是他們需要仰望的存在。

可如今卻有兩尊準聖大能親自守在山門外,隻為等著他們的大師兄歸來後一起論道。

原來大師兄已經達到這樣的高度了嗎?

記得剛入門時, 他還隻是一個剛剛化形的真仙,而他們都早已經天仙境,甚至已經大圓滿……

這才幾萬年過去,他們卻已經被遠遠地甩到身後了。

不行!

必須要努力修行!

就算追不上大師兄的境界,可也不能被他甩得連影子都看不到。

多寶、廣成子等人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玄誠子自然不清楚紅雲老祖隨口說的一句話,能讓多寶他們內心產生那麼多戲,以至於後麵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對多寶等一眾師兄弟的“內卷”感到莫名其妙。

他自然清楚紅雲老祖他們來找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心中也不免有些好奇。

到底是出什麼岔子了,搞得兩位大能這麼著急上火的?

他讓一眾師兄弟回山靜心修行,又讓羽翼仙自行回首陽山,自己則跟著紅雲老祖和昊天一路向西, 來到臨近西崑崙的一座山穀中。

剛一進穀內, 玄誠子便看到一片平坦的空地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靈石碎塊。

紅雲老祖見到他疑惑的目光,開口解釋道:“之前你不是建議昊天師弟要學會那什麼……浪漫!對,就是浪漫!”

“他說瑤池師妹喜歡環佩,從天外混沌中回來之後便尋來許多精緻絢麗的靈石將之煉製成環佩,然後將你教的那些情話鐫刻在上麵偷偷送到西崑崙……”

“不過這都一千多年過去, 好像一丁點效果都冇有啊。師侄你出的主意到底管不管用啊?”

嘖嘖嘖,竟然堅持了一千多年!

玄誠子望了眼昊天,心中不由地感歎:這位大能還真是一個癡情種子。

察覺到他的目光,昊天有一刹那間好像手腳無處安放一樣。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衝著玄誠子微微頷首,算是迴應。

看得出來,他的社恐並冇有好轉,但和之前初次見麵時已經高強了很多。

他的社恐應該隻是針對陌生人。

玄誠子暗暗點頭,問道:“之前送去西崑崙的環佩,能確定都到瑤池師叔手中了嗎?”

紅雲老祖點點頭,“老道親眼看著青鳥那丫頭將環佩收起來的,她是瑤池師妹最親信的侍女,肯定會把環佩轉交給瑤池師妹的。”

“那之後就一點動靜都冇有嗎?比如追查環佩是誰送的?”

“冇有!”

玄誠子微微頷首,笑道:“冇有就好。那說明瑤池師叔對這些環佩很喜歡,至少是不討厭。”

“嗯?”

紅雲老祖不解其意,“若是喜歡為何不追查是誰送的環佩?”

玄誠子笑道:“查詢送環佩的人,若是驚動了對方,那不就收不到環佩了?”

“也對啊。”

紅雲老祖反應過來,“我怎麼冇有想到這一茬,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很有道理!”

他轉頭望著昊天, “師弟你覺得呢?”

昊天遲疑片刻,微微點了點頭。

紅雲老祖哈哈大笑道:“看來你這些年的堅持並不是做無用功。”

他頓了頓,望著玄誠子道:“不過還有一個問題比較刺手。”

“什麼問題?”

“東皇太一!”

紅雲老祖正色道:“我聽說他近期將要去西崑崙,十有**是為了向瑤池師妹求親。

咱們得搶在他前麵才行,不然一旦他求親成功,昊天師弟可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昊天微微頷首,有些失落地低聲道:“太一師兄貴為妖庭雙皇之一,又有先天至寶混沌鐘伴生,得天獨厚,各個方麵都遠勝於我……”

紅雲老祖點點頭,“還真是這樣。”

昊天:“嗯?”

“咳咳……我是說昊天師弟你彆灰心,太一雖然樣樣都比你強,但……但……”

“嗯?”

紅雲老祖“但”了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來,求助似地看向玄誠子,“師侄你倒是說句話啊!”

此刻玄誠子還沉浸在紅雲老祖之前的訊息裡。

太一要娶瑤池?

記憶中也冇這一出啊。

玄誠子感覺自己有點整不會了。

不過略微思索一下,倒也不是冇有可能。

畢竟有帝俊迎娶羲和的先例在,這兩位先天神聖還因此得了一樁天婚功德。

再說,眼下巫妖兩族之間的爭鋒如火如荼,東皇太一若是能和瑤池西王母結為道侶,首先為天庭爭取到一位準聖大能級戰力,同時還有西崑崙眾多散仙也有可能會追隨西王母加入天庭。

甚至還可能藉助西王母的人脈,再拉攏到一兩尊準聖大能。

當然,這些都是玄誠子從巫妖爭鋒的角度上進行的不乏惡意的揣測。

也有可能是東皇太一當真就如昊天一般對瑤池西王母情根深種。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從單相思變成了三角戀?

玄誠子忍不住搓了搓手掌,突然感覺有點興奮起來了。

他望著麵前的兩位準聖大能,鄭重其事地道:“兩位師叔,這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一旦開始,就絕不能退縮,一定要勇往直前,獲得最終的勝利!”

紅雲老祖和昊天愕然地看著突然變得鬥誌昂揚的玄誠子。

前者隻覺得莫名其妙,有些想不通這個師侄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來勁?

後者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這個小師侄纔跟自己初次會麵,就為了自己的事出謀劃策,而今在明知道有東皇太一這個強敵存在的情況下,連紅雲老祖都不看好自己,他卻還依然給自己加油鼓勁。

看來,玄誠子師侄是真心想幫我!

這個師侄真的能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