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鳥?”

玄誠子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她怎麼會知道我會來?

紅雲老祖和昊天也詫異地望了他一眼。

玄誠子想了想,望著兩位準聖大能道:“兩位師叔先行赴會,弟子去瞧瞧究竟是何要事。”

紅雲老祖微微頷首,“也好,你速去速回。”

“那就有勞仙子帶路了。”

玄誠子望著那仙娥說道。

後者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駕起雲當先而行。

玄誠子也駕起一朵白雲, 跟在後麵飄飄蕩蕩地穿過無數宮殿仙島。

他發現自己行進的路線和上次來參加蟠桃盛會時完全不同,兜兜繞繞了一大圈後,最終跟著那仙娥來到一座巨大的仙島上。

剛落在島上,玄誠子便覺得自己彷彿穿過了一層無形的屏障。

這種感覺他很熟悉。

這座仙島已經與洪荒天地割離,自成一個小天地,。

那仙娥已經不見了蹤影,玄誠子四下打量了兩眼便感受到一股冥冥之中的指引。

他順著這股感覺來到一座華麗精美的宮殿前。

大門洞開著,彷彿在歡迎著他入內。

到了這裡,玄誠子心中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麵朝著宮殿作揖道:“師叔,弟子進來了。”

說著,他抬腳邁入宮殿之內。

這一步邁出,眼前的景物瞬間遠去、消失,四周變得白茫茫的,就像是在天外混沌中一樣。

不過下一瞬,一口湛藍的小池出現在他身前。

池邊站著一位身著淡金色衣裙,身材完美,麵上卻雲遮霧罩的女子。

雖然看不清臉,但卻依然給玄誠子一種高貴雍容、莊嚴神聖之感。

“弟子拜見師叔!”玄誠子稽首一禮。

“玄誠子師侄,今日找你來是有個問題請你幫我解惑。”

說話之時,瑤池麵上的霧氣逐漸變淡消失, 露出一張精緻的麵容。

說不上完美,但卻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此時,這張臉上正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師叔請說,弟子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這是師侄教給昊天的?”

一雙深邃的眸子落在玄誠子身上, 彷彿已經洞悉了一切,讓其倍感壓力。

“咳咳——弟子剛從天外混沌中回來,師叔您也知道,三位師長開講大道,迎賓送客的差事都是我在做……”

玄誠子扯東拉西地敷衍了兩句,瑤池卻始終靜靜地望著他,麵上帶著那一絲淡淡的微笑。

“好吧,我承認了!”

玄誠子在那洞悉一切的目光下終於是擋不住了。

頓了頓,他好奇地問道:“師叔你是怎麼知道的?”

瑤池微微一笑,成千上萬枚環佩自空氣中浮現。

這些環佩微微散發出光輝,形成一行行仙文。

正是玄誠子教給昊天的那些情話。

“從收到第一枚環佩開始,我就猜到是昊天了。畢竟,我喜歡環佩這件事……除了青鳥外,也就隻有他知道了。”

嘶——

玄誠子猛地愣住了。

這突如其來的秀恩愛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鬨了半天原來是郎有情,妾有意?

瑤池接著道:“原本我還有些難以確定,因為昊天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說話的人,更彆說是這種話了……不過剛纔東皇太一他們到來時,我剛巧看到了在遠處旁觀的你,所以這個讓我困惑了許久的謎題也就有了答案。”

玄誠子不服氣了, “明明紅雲師叔也在邊上,為什麼不能是他教的?”

“他要是能說出‘玲瓏骰子安紅豆’這種話,當初在紫霄宮就不會把座位給讓了。”

“嗯……”

玄誠子沉吟片刻, 覺得瑤池師叔說得很有道理。

紅雲老祖向來直來直去,熱情大方,不加遮掩,雖然冇有壞心思,但卻容易被人利用,同時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這些天玄誠子和他呆在一起,已經好幾次看到昊天想要殺人的目光了。

“既然您已經知道昊天師叔的心意,不知道您打算怎麼選擇呢?”

玄誠子望著瑤池好奇地問道。

“師侄覺得呢?”

瑤池反問道。

玄誠子搖了搖頭,閉口不言。

眼見玄誠子搖頭不答,瑤池淡淡地道:“那東皇太一向我求親,無非是看重我這些年召開蟠桃盛會積攢下的人脈,我又豈能當他的棋子?”

玄誠子在心中快速咀嚼著對方話裡的意思。

這是要拒絕東皇太一,選擇昊天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會讓東皇太一覺得顏麵儘失吧?

看這次天庭大張旗鼓的架勢,瑤池若是當眾拒絕怕是要徹底得罪天庭一方了。

這時,瑤池似是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淡淡地道:“眼下巫妖兩族相爭,雙方頂尖力量非常相近,是以尚能保持微妙的平衡……但若是有兩尊大能突然加入其中一方,便會對另一方造成巨大的困擾。

我想,東皇太一應該不會做得太過火。”

玄誠子心中一動,明白了她的意思。

顯然,如果東皇太一想要威逼的話,她大可以拉著昊天加入巫族一方。

這樣的局麵顯然是妖庭不願看到的。

不過真的會這樣簡單嗎?

玄誠子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感覺瑤池在玩火。

如果想要倚靠巫妖兩族間的微妙平衡作為自己籌碼的話,恐怕很有可能會引起反效果啊。

雖然他對東皇太一瞭解不多,但卻聽紅雲老祖說過,那東皇太一是那種心高氣傲,睚眥必報的性情。

這種人最為看重麪皮。

一旦被落了麪皮,那一定會產生雷霆巨怒。

就在這時,瑤池忽地麵色一變,低聲叫了聲“不好”,隨即便望著玄誠子道:“師侄你速速離開西崑崙!”

說完,不等玄誠子有所反應,她的身影便已消失不見。

玄誠子心中一驚,難道真讓自己猜中了?

下一瞬,一道黃鐘大呂般的鐘聲響起。

厚重、莊嚴!

玄誠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絲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他連忙祭出中央戊己杏黃旗,輕輕搖動間抖出萬朵金花護佑在自己身周。

緊接著,他便看到原本白茫茫猶如混沌般的空間在寸寸崩碎。

幾乎是眨眼間的功夫,這一方小天地便已宣告破滅。

玄誠子在中央戊己杏黃旗的保護倒也無恙,隻是小天地內的一切都已經崩毀。

隨著小天地的破滅,玄誠子也重新回到了洪荒天地之中。

下一瞬,他便看到一口猶如山嶽般巨大的金色大鐘懸浮在天空,散發著無量光。

這一刻,天地失色,乾坤動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