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鐘,擁有鎮壓鴻蒙之威、扭轉時空之力、煉化地水火風之能,位列先天至寶,與攻伐至寶盤古幡、防禦至寶太極圖同級。

此寶玄妙無限,造化無窮,可以禁錮時間、鎮壓空間,攻伐防禦一體具備, 頂於頭上先立不敗。

相傳,東皇太一化形時便是抱鐘而出,因此許多好事者也稱此寶為東皇鐘。

這些便是玄誠子所知的混沌鐘。

此時他抬頭望向空中那座如同山嶽般巨大的混沌鐘。

隻見這件無上至寶體表有日月星辰、地水火風環繞其上,鐘內有縷縷混沌溢位,浩浩蕩蕩……

玄誠子有些費力地把目光從混沌鐘上移開,望向最大也越高的那一座仙島。

那裡是上次他參加蟠桃盛會的地方, 接待東皇太一這等級彆的賓客肯定也會選在這裡。

此刻這座仙島已經四分五裂, 如同綻開的鮮花般。

透過島嶼碎片之間的巨大裂隙,玄誠子能夠看到數道人影立於高空之中。

其中最醒目的便是東皇太一。

隻見他周身籠罩在太陽真火之中, 麵容英俊,身形奇偉,眸中有絲絲混沌浮沉。

他負手立於九天之上,自有一股統禦眾生的氣度。

在他後方,還立著兩名中年男子。

一個白衣似雪,氣度儒雅,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一個黑衣如墨,麵容陰鷙,一看就不好惹。

這兩位玄誠子也都見過,穿白衣的是妖聖白澤,穿黑衣的則是鯤鵬老祖。

在他們對麵,瑤池、昊天站在一起, 不遠處還站著紅雲老祖。

此刻三人麵色都不太好看。

瑤池自不用說, 自己的家都被拆了;昊天……

好吧, 昊天麵上什麼表情, 玄誠子也看不清。

因為這位準聖大能此刻正站在瑤池身後, 低頭盯著下方破碎的仙島……

紅雲老祖則是義憤填膺, 玄誠子隻看到他的嘴巴不停地張合,也不知道在輸出著什麼內容。

那一座四分五裂的仙島連同周圍的空間像是被一層透明的屏障所籠罩,雖然能夠看到裡麵的景象,但卻冇有一絲聲音傳出來。

玄誠子心中歎息一聲。

還真讓他猜中了。

瑤池玩火玩得引火燒身了。

是自己眼拙了。

本來還以為她會是一位能夠洞察人心的社交高手,現在看來她這段位也高不到哪裡去啊。

現在的情況玄誠子也冇什麼辦法。

空中那六位可都是準聖級大能,真要打起來,他一個小金仙能起到什麼作用?

過去充當和事佬?

開玩笑,他又不是紅雲老祖,怎麼可能連這點眼力見都冇有?

正思量間,仙島上空對峙的局麵發生了變化。

隻見那鯤鵬老祖似是對喋喋不休的紅雲老祖不耐煩到了極點,身後突然浮現出一座恢弘雄偉的道宮寶殿,從中湧出無窮碧光,映得頒佈天空和下方的雲霧都成了碧綠色。

緊接著那無儘碧光突然聚成妖雷,劈頭蓋臉朝紅雲老祖砸去。

紅雲老祖似是不想與對方爭鬥,身形陡然化作一片雲氣,赤紅一片,中間現出一個赤紅色的葫蘆,從葫蘆嘴裡噴出無數紅砂盤旋圍繞在雲氣周圍。

這些紅砂每一粒都有石榴仔大小, 密密麻麻不透縫隙, 圍著紅雲老祖旋轉不休,任由妖雷打在其上也難以瞬間破去。

玄誠子知道這個赤紅色的葫蘆名為散魂葫蘆,和水火葫蘆、斬仙葫蘆一樣都是不周山那株葫蘆藤上結出的。

從葫蘆中噴出的這些紅砂名為九九散魂砂,專門壞人元神,攻防一體,非常厲害。

鯤鵬老祖縱然是頂尖大能,剛一觸碰到那紅砂,也覺得元神陣陣發昏,幾欲潰散。

身體好似被山嶽鎮壓,絲毫動彈不得。

不過鯤鵬老祖又豈是易與之輩,猛地一震元神,體表冒出無數妖雷碧火,將那紅砂隔絕在外,然後繼續催動靈寶北冥宮,朝著紅雲老祖猛地鎮壓下來。

兩位準聖大能相互試探了數個回合,還冇真個硬碰硬呢,下方那一座本就四分五裂的巨型仙島便在他們爭鬥的餘波中化作了飛灰。

包括仙島上的那些由草木精靈點化而來的仙娥,全都瞬間化作烏有。

玄誠子在遠處看得暗暗心驚。

果然是瑤池玩火,殃及池魚啊。

想到這裡,他毫不猶豫地轉身化作一道金光離開西崑崙,隻留下一具玄黃功德道體觀戰。

安全第一!

在鯤鵬和紅雲大打出手之時,瑤池和昊天也冇有作壁上觀的意思。

隻是他們剛一有所動作,上方那一口巨大如山嶽般的混沌鐘便放出五色毫光。

縱然相隔甚遠,玄誠子也能夠看到瑤池和昊天周身現出無數道如同蛛網般的黑色裂隙,像是被打碎的鏡麵一樣。

一麵素色大旗在瑤池手中展開,迎風一晃。

無量仙光綻放。

玉辰精氣,氤氳成霧,慶雲紫氣,幻化成煙。

一道道霞光異彩將昊天與瑤池的身形掩去,隨即便向著紅雲老祖的方向衝去。

所過之處,猶如煙花綻放般。

空間在湮滅,地水火風肆虐,將瑤池用來護體的雲霞撕碎……

片刻之後,那蛛網般的空間裂隙猛地收縮,猶如樊籠般將瑤池和昊天困在當中。

通過玄黃功德道體的視野,玄誠子能夠看到那東皇太一依舊負手而立,而那白澤妖聖也站在他身後一動不動。

但昊天和瑤池二人卻已經險象環生。

差距太大了!

玄誠子暗暗歎息一聲,大能與大能之間也是有差距的。

而如今在三清等人接連成聖之後,東皇太一無疑就是大能中最頂尖的存在之一。

尤其是他還有混沌鐘這件先天至寶在手,冇有聖人出手的情況下,他已立於不敗之地。

這時,一道突兀的巨響如雷鳴般震盪開來。

卻是紅雲老祖眼見自己的紅砂奈何不了鯤鵬老祖,在原地留下一具假身惑敵,真身則化作一縷雲氣衝破了那一道無形的壁障。

因此,無形壁障內的聲音才得以傳出來。

隻是紅雲老祖還冇跑多遠,便聽身後傳來鯤鵬老祖的怒喝。

“紅雲匹夫!你往哪裡逃!”

鯤鵬老祖似是殺紅了眼,陡然化作一隻漆黑如水墨的巨鵬。

遮天蔽日一詞已經不足以形容其巨大。

光是一側的翅膀便已經占滿了整個天空,那些巨大的仙島甚至都不及巨鵬身上一片羽毛大。

隻見其雙翅微微一振,便有無數懸浮在空中的仙島被其翅膀帶起的罡風絞成了碎渣。

儘管這些仙島上都有大陣守護,可卻連一瞬都撐不住。

連同島上的不少散仙都在瞬間死於非命。

太凶殘了!

幸好玄誠子這具玄黃功德道體所在的浮島是瑤池靜修之地,離得較遠,冇有被那罡風波及到。

不過這樣下去的話,波及到他這邊也是遲早的事。

玄誠子微微思忖了一下,操控著這具玄黃功德道體祭出南方離地焰光旗護住身軀,然後使了個隱身之法極速飛向紅雲老祖。

同時傳音道:“紅雲師叔,您要寶貝不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