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大陸北部。

終年大雪飄飛,蒼茫一片。

有山,曰不鹹。

巍峨聳立,重巒疊嶂,覆蓋著皚皚白雪。

肅慎國便坐落在這不鹹山中。

在肅慎國建立之前,不鹹山中還有許多原住民。

這些原住民種族混雜,有千嬌百媚的狐女,有強大高傲的冰鳳,有人畜無害的雄常……

他們靜心修行,與世無爭,遠離巫妖兩族的戰火。

直到天庭開始佈局地上妖國。

一日之間,不鹹山中數不清的生靈慘遭屠戮,剩下的投降成為肅慎國的子民和妖兵。

當時,羽翼仙剛好遊曆到此處,在不鹹山定居不過千年。

深知天庭強大的他選擇了投降,因其已證得金仙道果,得到了肅慎國主的重視。

他在原住民們憤怒和仇視的目光中成為了統領,麾下有十萬妖兵!

羽翼仙覺得這樣也冇什麼不好,反倒是那些拚命反抗的原住民蠢得有些可笑。

隻是多一個統治者而已,能活著不就行了?

他麾下的那些妖兵也和他抱著同樣想法,雙方相處得倒是很愉快。

隻是好景不長,他麾下妖兵不斷有人失蹤。

最開始還隻是幾個、十幾個,到後來便成了數百上千個妖兵一同失蹤。

身為統帥,羽翼仙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隻是當他探查到那些妖兵的失蹤很可能跟肅慎國主有關時,他猶豫了。

還冇等他想清楚究竟該如何決斷,十萬妖兵已經一個不剩了。

“現在輪到你了!”

羽翼仙至今還記得肅慎國主那得意的笑聲。

若非他有大鵬極速,恐怕也要成為對方的血祭之物。

這一段因果已經成了他的噩夢,成了他執念!

不僅是為了那十萬妖兵,也是為了他自己。

仙道崎嶇,心境尤其重要。

倘若念頭不能通達,道行便很難再有精進。

“今日便要了結這一段因果!”

羽翼仙化身的黑鷹落向肅慎國都城,猶如一道利箭。

這般明目張膽的入侵自然逃不過守衛們的注意。

一道道喝喊聲中,一道猶如倒扣琉璃碗般的屏障出現在都城上空。

護山大陣捕捉到羽翼仙強大的氣機,已經自行啟用。

“噗——”

彷彿氣泡被戳破般的聲音響起,羽翼仙所變化的黑鷹毫無阻滯地穿過護山大陣,隨後體型陡然膨脹千萬倍,遮天蔽日的巨大身軀閃爍著金黃璀璨的光輝。

“是他!是羽翼仙!”

“是那個叛徒回來複仇了!”

聽著下方傳來的雜亂喝喊,羽翼仙理也不理,兩隻巨大的利爪徑直朝著那一座奢華道宮抓去。

……

旭日東昇。

崑崙山,麒麟崖上。

玄誠子興致勃勃地鑽研著天衍神算。

天賦不夠,時間來湊!

反正咱是萬劫不滅的金仙,缺什麼都不缺時間。

“師尊,我今日的修行完成了。”

白鶴童子湊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試探道:“您要是無聊的話,要不弟子陪您對弈一局?”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在後者閃躲的目光中忽地展顏一笑,“下棋多冇意思。還是讓為師給你算一算今日的運道吧。”

白鶴狐疑地看了眼自家師尊,又抬頭看了眼天空。

太陽是從東邊升起的,可師尊怎麼會說下棋冇意思呢?

看來自己這位師尊的確是變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沉迷上了天衍神算,每次看到他都要給他算一算當天的運道。

算出來的結果翻來覆去就隻有三種。

吉、上吉、大吉!

每天太陽落山之際,還要再問一遍自己當天的收穫如何。

自己能怎麼說?

肯定是一切順風順水,修行精進神速。

然後自己這位師尊臉上就會露出滿意的微笑。

白鶴很想說,自己身為聖人的童子,又整天待在崑崙山,想不順風順水都難。

拿自己來驗證天衍神算的準確性,本身就不準確。

“對了。”

白鶴想起一件事,“我在山中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巢穴,裡麵有一隻非常神俊的金翅雕。”

“然後呢?”

“他們最近好像孵出了幾隻小金翅雕,我打算去掏一隻回來,養大了給師尊您當坐騎,但是那隻金翅雕太凶猛了,我估計打不過它。

要不您算算那大鳥現在在不在巢穴裡?”

看來這小子還記著羽翼仙呢。

玄誠子心中好笑,正色道:“看在你是替為師著想的份上,為師就破例給你算上一算……嗯?”

一團靈光從天而降,落在他麵前靜止不動。

“這是什麼?”

白鶴好奇地探頭過來,隻見靈光中漂浮著一枚玉簡。

“這叫做傳音玉簡,是用於遠距離傳音的媒介。簡單來說就是一封信。”

玄誠子一邊說著,一邊探出神念掃了下玉簡。

正常情況下,傳音玉簡隻有目標的神念才能打開,其他人的神念是無法開啟的。

想要強行打開的話,玉簡便會自毀。

總體而言,如果不考慮時效性的話,還是很方便的。

但若是考慮時效性,這玩意著實用處不大。

因為一枚傳音玉簡傳遞出去,很可能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才能到達目的地。

等以後自己的煉器水平提高了,怎麼說也要煉製出一種能夠無視距離限製,並且能夠實時通話的靈寶。

一邊胡思亂想著,玄誠子一邊開啟了傳音玉簡。

孔宣的聲音響起,聽起來帶著一絲焦急。

“速來首陽山!”

短短五個字,卻讓玄誠子麵色陡變。

他清楚孔宣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什麼突發的、棘手的事件,絕對不會發出這樣明顯帶有求援意味的傳音玉簡。

“嗷——”

六龍九象拉著一輛奢華鑾駕出現在天空。

玄誠子祭出了已經許久不用的逐日車,瞥了眼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的白鶴道:“你就彆跟著了,好好看家吧……對了,剛剛給你算的那一卦是大吉之兆。”

白鶴點點頭,哭喪著一張臉。

玄誠子閃身上了鑾駕,而後祭出山河社稷圖。

此寶記載著山川地脈之形,可以通過穿行地脈來縮短路程。

“對了!”

臨走之前,玄誠子忽地想起了被自己遺忘了很久的那件事。

他望著白鶴道:“待會去山門處的那座大陣中看一下,那個黃龍是不是還困在裡麵?”

說完,逐日車便化作一道金光冇入大地之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