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陽山

僻靜的無名幽穀中,孔宣盤坐在清溪邊,雙目微閉,背後五道形似仙劍的神光懸在空中。

赤黃黑青白五色輪轉不休。

隻是並不像以往那樣勻速有序,而是時而緩慢,時而迅疾。

顯然,他內心並不如表麵看起來那般平靜。

突然,一道金光自地麵冒出,落在空中化作一輛奢華鑾駕。

總算來了!

孔宣猛地睜開眼睛,五色神光斂去的同時,起身望向逐日車。

玄誠子出了鑾駕,望著孔宣道:“這麼著急喚我過來,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本來他還以為是人族遇到大的危機,是以他來到首陽山後先去人族聚居地饒了一圈,結果卻發現人族生活得挺不錯的,數量又增長了數倍。

估計要不了多久,首陽山就要容納不下了。

“是我那兄弟出事了。昨日靜修之時突然心血來潮,感覺他可能遇到了危險。”孔宣正色道。

“羽翼仙?”

玄誠子微微一愣,“他去哪了?”

孔宣搖了搖頭,“不知道。自從上次和你去聽道後就再冇回來過。”

“……”

玄誠子忽然有種帶朋友家小孩去玩,結果他回來了,小孩子走丟了的既視感。

問題是,羽翼仙可不是什麼小孩子。

相反,他是一個出生在龍漢量劫末期的不朽金仙。

無論是人情練達,還是對洪荒的熟悉程度,都比孔宣更出色。

孔宣迷路走丟了還有可能,羽翼仙肯定不會。

“要不我來給他算一卦吧。”

玄誠子伸出右手按照既定的節奏掐算起來。

很快,一股朦朦朧朧的感覺出現在他心底。

他微微一笑,望著孔宣胸有成竹地道:“放心,是大吉之兆。”

“大吉?”

孔宣麵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與他之間有血脈感應,能夠察覺到他此刻的氣機非常微弱,應是受了重創。”

“那什麼……”

玄誠子不動聲色地收回右手,望著孔宣道:“那你能感應到他身在何處嗎?”

孔宣搖了搖頭。

“那就難辦了。”

“不過我猜他很有可能是去了肅慎國。”

“肅慎國啊,那國主不是已經被他殺了嗎?還去那裡做什麼?”

孔宣搖搖頭,“我對他這些年在洪荒的經曆瞭解不多,肅慎國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地方。”

說到這裡,他正色道:“我想去尋他,暫時就不能留在此地了。”

玄誠子明白過來,感情找自己過來是想請假啊。

居然還讓自己著急上火地親自跑一趟,這是請假的態度嗎?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

“嗯。”

孔宣張了張嘴,似是想要說什麼卻又難以啟齒。

玄誠子心中一動。

孔宣的實力也就比羽翼仙稍微強上那麼一點,倘若要是也一去不歸,那不就成了葫蘆娃救爺爺了嗎?

想到這裡,他笑著道:“算了,還是我與你一起吧。”

孔宣鬆了口氣。

他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想求玄誠子幫忙。

隻是對他而言,求人幫忙的話著實有些說不出口。

“多謝道友!”

孔宣鄭重地作揖一禮。

玄誠子擺了擺手,“感謝的話就不用多說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喜歡實際的。”

孔宣點點頭,心中默默估算了一下,把自己看護人族的年限又延長了萬年。

玄誠子在山穀中留下一具分身留作預警,而後便登上逐日車,催動山河社稷圖潛入地脈之中。

洪荒浩瀚無垠。

若非有山河社稷圖在手,玄誠子還真不一定能找到肅慎國。

通過穿行地脈,再加上逐日車的極速,他們終於在月餘之後抵達了白茫茫的不鹹山。

剛剛脫離地脈,在一座山峰上顯出身影,孔宣眼中便露出一抹激動。

“我感應到了他的氣息,他來過這裡!而且還在此地與人鬥法!”

“那看來我們是找對方向了。”

玄誠子微微頷首,望著遠處坐落在群山峻嶺中的一座城邦道:“那便是肅慎國都城,咱們先去打探一下訊息。”

說著,他收起逐日車,駕起一朵祥雲朝著都城飄去。

肅慎國都城不大,說是城邦,其實也就是眾多宮殿似的建築聚集在一起罷了。

其中最大的一座宮殿如同山嶽一般,恢弘雄偉,壯麗無比。

不過此刻這座宮殿卻是坍塌了大半,能夠清晰地看到坍塌的部分形似兩個巨大的爪印。

不用說,這肯定是羽翼仙乾的。

隻是讓玄誠子感到疑惑的是,在他的神念掃視之下,這座都城竟是空無一人。

等離得近了些,一股濃鬱刺鼻的血腥味傳來,令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種感覺讓他想起了幽冥血海。

孔宣臉色也有些陰沉,也不知聯想到什麼。

祥雲飄飄蕩蕩,終於是來到了都城上空。

放眼望去,下方是一片慘絕人寰的場景。

大大小小的宮殿倒塌無數,廢墟間散落著無數生靈的屍體。

暗紅色的血液彙聚成湖泊,在這片潔白的天地間,看起來分外得醜陋。

“他難道滅了一國?”

玄誠子麵色微微一沉。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傳授給羽翼仙地煞七十二術,豈不是成幫凶了?

這得牽連上多少因果啊。

難怪前些日子會心血來潮。

孔宣搖了搖頭,低聲道:“不會的……不會是他乾的。”

玄誠子微微頷首,“先調查清楚再說吧,此地殘魂眾多,可以從它們口中問出事情的真相。”

正說著,天色陡然一黯。

瞬息前還是朗朗乾坤,下一刻便已夜幕降臨。

一顆顆明亮的星辰出現在夜空。

數不清的天兵天將從星辰上飛來,同時下方的血色湖泊中升起一麵血色大網,將玄誠子和孔宣團團圍住。

為首的是四名相貌凶惡的妖神。

其中一個背生雙翼,虎首人身的妖神哈哈大笑道:“看來九嬰妖聖說得冇錯,那金翅大鵬雕果然還有幫手!”

他望著玄誠子和孔宣厲聲喝道:“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玄誠子微微一笑,“比人多的話,那應是你們被包圍了!”

那虎首人身的妖神一愣,隨即便聽到“轟隆隆”的濤聲由遠及近,數之不儘的殘魂自四麵八方洶湧而來。

“就這?”

幾位妖神哈哈大笑起來,“一群殘魂而已,能掀起什麼浪來。”

在他們的大笑聲中,一座由七十二麵黑幡組成的大陣自空氣中悄然浮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