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控製著克萊爾的水球也解除,咳嗽了好幾下,克萊爾才稍微緩過來了1點。

讀小說

“那傢夥也是天平的人嗎。”看著那傢夥慘不忍睹的屍體,路西菲爾說道。

“應該是吧,除了他們還能有誰.........”卡門正說著,突然看到在不遠處有個同樣戴著黑色麵具的傢夥在觀察著自己。

“喂!”嗬斥了1聲,卡門直接朝著那兒追了過去,那個麵具男也立刻轉身逃跑。

“我去看看。”克萊爾見狀也追了上去。

“嘖,咱們也要去嗎........等1下,憐去哪兒了?”路西菲爾這時候注意到本該在門口位置的憐不翼而飛了。

“不知道,從剛剛開始就冇看到她。”艾赫斯搖頭說道。

而另1邊,卡門很快就追上了那個戴著麵具的傢夥,立刻召喚出炎魔將那個人撲倒在地,卡門1步上前踩住了他的手。

“彆動,敢動1下我就宰了你!”卡門立刻喊道。

那個麵具男冇有動作,卡門見狀也就冇有讓炎魔發動攻擊。

結果剛1收回炎魔,那個麵具男的另1隻手突然朝著卡門抓了過來,卡門1驚,手上附著了火焰,直接穿透了那個男人的胸膛。

說app—

“戚,本想留活口問問什麼的.........”嘴裡喃喃著,卡門突然感覺胸口1痛,下1秒,大量的鮮血從卡門口中噴湧而出,而卡門的胸口也出現了1個大洞。

“噗啊!”半跪在地上,卡門看到不遠處走過來了1個身影。

“真大意啊,卡門小姐,也對,畢竟你還冇見識過我的力量吧。”欺詐之主步調自然的走到卡門麵前,微笑著說道。

“該,該死。”強穩住1口氣,卡門再次舉起了自己的手對準了欺詐之主。

“不要,彆攻擊他!”這時,趕來的克萊爾看到這1幕後急忙喊道。

但是已經太晚了,下1秒,卡門手中便爆發出來劇烈的火焰直接將欺詐之主所吞噬,而同時,卡門自己身上也燃燒起來了劇烈的火焰,短短幾秒鐘,那個欺詐之主的假身和卡門就全部消失在了火焰裡麵。

“嘻嘻嘻。”而2人消失後,又1個欺詐之主從陰影裡走出來。

“你這該死的傢夥。”看到欺詐之主和死去的卡門,克萊爾不禁攥緊了拳頭。

但克萊爾知道,攻擊假身就意味著自殘,自己冇辦法和他耗,以這傢夥的性格是不會本體出場的,所以說,自己還是先離開比較好。

然而正這樣想著,欺詐之主突然從背後拿出了什麼東西,克萊爾定睛1看是1個小瓶子,瓶子裡麵裝著1些不明液體。

“這些,是艾赫斯的契約書哦。”欺詐之主笑著說道,“想要的話,就過來拿吧。”

“你以為我會上當嗎。”想到欺詐之主的手段,克萊爾冷哼1聲說道。

“嗬嗬,如果讓我自己來做,我確實不會把真貨給拿來,隻可惜,頒佈命令的是我的上級呢。”欺詐之主笑著說。

但克萊爾還是不相信。

“不想要的話,我就倒掉咯。”說著,欺詐之主擰開了瓶蓋,“如果液體被倒掉的話,艾赫斯就再也找不回來了,這你是知道的吧。”

克萊爾依舊冇有動作。

欺詐之主見狀,加大了手中的動作,眼看著就要將液體倒掉。

千鈞1發之際,克萊爾猛地衝刺過來,朝著瓶子就抓了過來。

然而同時欺詐之主的麵前出現了無數的假身將克萊爾給擋住,等克萊爾脫離開這些假身,自己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

“液體在我這兒哦。”這時,1個欺詐之主拿著瓶子站在人群最後麵說道,“想要的話,就想辦法過來拿吧。”

小說@

“順帶1提,如果讓我看到你有使用時間之書的意向,我會直接倒掉這些液體哦。”

“戚!”見自己的想法被說了出來,克萊爾隻能放下了手。

————————————————————————————————————————

“我去找找她們兩個吧。”見克萊爾和卡門遲遲冇有回來,艾赫斯說道。

“嗯,我也去。”路西菲爾點點頭,也跟著艾赫斯走了出來。

然而纔剛1走出來,艾赫斯和路西菲爾2人同時感覺眼前1黑,險些跌倒。

“喂,這,這是怎麼了,艾赫斯前輩你還在嗎?”抓了抓4周,路西菲爾說道。

“我還在。”艾赫斯回答道,“但是我好像看不見東西了。”

“我也1樣,該死,這是怎麼回事,也是天平的襲擊嗎。”路西菲爾咬了咬牙說道。

而在暗處,1個人看著失去了視力的路西菲爾和艾赫斯,嘴角露出了1抹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