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恐怖巫尊 >   第130章:不朽

“她走了,她真的走了,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拚了命想要留住的人,最後都會消失不見呢?”

那信封慢慢劃過李土的手指,他麵色慘白,內心空蕩蕩的,好像丟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一想到那個明眸如水,綠鬢朱顏的女子,他的內心就一陣絞痛。

真的走了嗎?不辭而彆。

李土恍惚好久纔回過神來。

自己失去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

兒女情長,現在不能多想,大敵當前,揹負著天棄神的傳承,威壓之下,讓他難以承受。

……

議事堂。

老禁王有條不紊的頒佈著一條條命令,這些都和佈局有關,有了這位絕世王侯在場,李土渾身上下輕鬆了許多。

看到妝容美麗,杏眼桃腮的楚清霜,李土微微一愣,旋即道:

“白小櫻已經走了,你不要再找她的麻煩了。”

“走了?”楚清霜嬌軟的花顏一怔,神色怯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嗯,不用擔心我,此間事了,我會找到她的,就像當初與你的相遇一樣,我捨不得她,她與我出生入死多少年,絕對不應該有這樣的結果。”

楚清霜眼圈一紅,“李土哥,那你去找她吧,她一定還冇有走遠,女孩子的心思其實就這樣,送君千裡終須一彆,你要見她最後一麵,不要長相思,長相憶了。”

李土心中一緊,低頭悶悶道:“好吧。”

他身上還揣著白小櫻的傳音玉符,隻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到,而且,想必現在她還冇走多遠。

他默默感知,眼神燦燦,朝著一個方向,化作神虹,爆裂的而去,像是要挽回什麼。

雲端,天際之間,夢如流水。

少女的美好背影倩倩動人,墨色的眉宇,散亂的青絲,眉眼如畫,身材欣長而柔軟。

正是悄悄不辭而彆的白小櫻。

李土喘著氣,默默跟在她身後。

白小櫻轉過頭,咬著唇瓣道:“你快走啊,還來乾什麼?你不怕被彆人誤會嗎?反正我在你眼裡隻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角色吧?李土,你真的認識我嗎?你真的瞭解我的心嗎?”

李土沉默。

“彆走了,行不行?”

“我必須走,因為我的路不再這裡,你不要再纏著我了,我要去上界修行,我要永遠離開,去看更遠和更精彩的世界和天地。”白小櫻發狠道,可是她在李土麵前擺出最凶狠的眼神,依然不為所動。

李土擔心她,問道:“你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呢?這不應該啊!你是不是被某種東西附身了?”

男人的眼神瞬間變得危險起來,身上的氣息如淵似獄,沉重駭人,他盯著白小櫻,好似在窺探她的內心。

當初從凡界殺過來的時候,紫火道長的神魂一直在他的識海深處,陷害他。

平常白小櫻都很正常,這突然轉變,讓人很不適應,如果是那種遠古的修行老怪物在脅迫她呢?

在洪荒界,那些奪舍重生的故事幾乎都是真的,流傳甚廣,所以,李土不得不防。

在這樣的質問之下,白小櫻的眼神躲躲閃閃。

李土看她的神情,心頭一沉,果然如此幸虧自己追過來了,要不然這姑娘做傻事,他絕對會後悔一輩子的。

“我冇有,你不用管了,你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非得在這裡糾纏不放一刀兩斷是吧?”白小櫻心煩意亂的怒斥道。

這時,從她的身體內奇怪的飄出了一團神秘的煙霧,重組之後,形成淡淡的人體。

那位女子珠圍翠繞,穿著華衣玉服,十分尊貴和聖潔,眼角有一斜斜的紅紋,梳著螺髻,劍形髮簪,這是一個英氣勃勃的正道女子,格外的風情誘人。

“小輩,你不要纏著我家小櫻,她的體質是俯瞰九天萬界的無垢之體,還有著上古聖座的血脈,這等天賦,無論在哪裡,都是數一數二的,你明白嗎?你以為你在洪荒界很厲害,殊不知天下之大,你也就是個冇有見識的小人而已。”正道的英氣女子鄙夷道。

“你不是這個界的人物?”李土疑問。

幾天下來,他見到了葉淺淺,然後又是這個異界的絕色美婦,認識了很多。

“本座夢華仙尊,來自三千大世界的琉璃幻界,那裡的每一個滔天大能,降臨洪荒,都可以隨手摧毀,所謂的媧皇,盤古,在琉璃幻界,也隻是平平無奇,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懂嗎?這個世界很大,洪荒隻是億萬小世界之一,你確實有亂神山的傳承,但亂神山大勢力已經冇落。”美婦冷冷一笑,語氣中的惡意十足。

“洪荒隻是一個依附亂神山的小界域,而且那些神界之人,一個比一個狂妄自大,敢在大介麵前稱雄,實在罪惡滔天,於是不慎招惹了天外天,一代大聖者出手,將亂神山毀的隻剩一片荒蕪,最後殘餘的八神灰溜溜的來到洪荒,被你們這群土著般的小人給豐作上神,可笑至極啊。”

“八個狼狽之犬卻作威作福,餘威深重,小子,你就算最終擊潰無敵邪母,成就了不世之神位,可是,接下來你難道能打敗天外天嗎?那些究極的強者可是眼裡不容一點無垢,目下無塵的存在,你們這些神靈傳人勢必會成為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被殺害。”

她冷笑著搖頭,看著這位挑起中神風雲的少年天才,冷冰冰的一笑,不甚在意,如同在看著蟲子,冰冷可憐,寒氣逼人。

聽到美婦口中的那一段驚天秘聞之後,李土大吃一驚,原來背後還有這段隱秘,如果自己事成的話,也許就是身死之日。

天外天不允許有蟲子的反抗!

難怪那麼多的荒古大能都對這件天大的禍患不抱希望,並且為後輩子嗣謀劃出路,原來一切的根由都在這裡。

來自神魔界的葉淺淺不懂。

因為洪荒和神魔都是億萬小世界之一,他們的見識淺薄,冇有這位美婦人瞭解的多。

“我知道了。”前路漫漫,憑藉手中的刀,根本殺不出一條路,那麼多的人都選擇放棄了,而自己還在執迷不悟什麼呢?

搞不懂啊!

可為什麼就不能放棄呢?

因為這關乎自己的道心和道基!

此間的天地,有他的友人,有他的故人,有他的歸屬,也有他難以割捨的情感,如果就此毀掉,他又何來歸路呢?

這是他必須要守護的東西,萬死不辭,怒髮衝冠。

我有一刀,可殺天外天!

誰擋誰死!

不朽的是什麼?不朽的隻有夢想!

李土無數次在夢中斬龍,他發誓要憑藉手中的刀,守護這個世界。

“不管怎麼說,死也要死在這裡,我意已決,誰都不能阻止我。”

“好,那就等著看你的結局了。”英氣女子嘲弄的冷笑,很不屑。

白小櫻如杜鵑泣血的悲鳴一聲,“你不能死,等我回來,我們還要並肩作戰。”

李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跟著一代仙尊,我不反對,但白小櫻,你給我記著,彆受傷,彆再哭鼻子了,好嗎?一切有我在,我一直都會等你的。”

“真感人啊。”美婦眼前一陣恍惚,看著這對撕心裂肺的少年少女,好像想到了自己的青蔥歲月,似乎也是那樣,情意綿綿,動人心魄,宛如盈寸之翠。

“哎,小子,我已經隔絕了傳音,接下來說的話,小櫻她聽不見,本座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麼運氣,竟然得到了無垢仙體的青睞,不過,這不是你開心的,因為這意味著將來你要麵對巨大的挑戰,三千大界的天驕如雲,人人如龍,而無垢仙體勢必要爭奪一世的永恒仙位,你如果能夠成為她一臂之力的話,那麼本座還看得起你。”絕色美婦嫉妒道,她的雙眼碧綠如翡翠,看起來美好而又純淨。

“但你若拖拖拉拉,是她斬不掉的羈絆,本座會親手斬了你,不念舊情,所以,你必須活著,還要變得很強大,你身上有東西在保護著你,那就是連我都看不透的氣運之力,你說你是從凡界一路殺過來的,可你福澤深厚,必然是在強大的仙玉世家,很怪,除此之外,你身上所有的秘密我都能看懂。”美婦人帶著深深的疑慮道。

“這遠遠不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好。”李土漠然。

“如果不是這福澤庇護著你,你能活到現在已經是邀天之幸了,很不凡。”

“我走了,白小櫻,等我。”

“嗯。”

“這妮子對你感情很深,知道她為什麼會選擇我嗎?因為她覺得你太難受了,責任太重,所以她想幫你分擔,想從我這裡獲得非凡之力,這是一個對你真心實意的姑娘,好好珍惜吧。”美婦人撂下這句話,帶著臉蛋暈紅的白小櫻,突然消失不見。

隻留下悵惘不安的李土。

“好好等我吧。”

他頓時充滿了鬥誌。

回到天棄酒樓之後,一隊穿著漆黑鎧甲,渾身冰冷的侍衛正在急匆匆的趕來。

“客卿大人,大事不好了,太古凶獸襲擊,已經化作浩劫,根本抵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