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機叫囂著,可還是乖乖的坐進了汽車,開始“叭叭叭”地亂按著喇叭,把車開到了停車區。

茹玥還吩咐門衛:“老趙,注意著點,不是我們工廠的人,決不能進入廠區!要是有什麼食品安全問題,一般人擔不起這個責任。”

然後就施施然往辦公室去了。

一走進門,就看見一個大背頭中年男人,穿著毛呢的中山裝,端坐在她的辦公位置上,貌似悠閒地看著報紙。

隻是,他麵前的玻璃杯裡,茶葉已經發黃,水也已經見了底,而牆上的鐘,已經指向十二點四十分。

男人裝作冇看見茹玥進來。

但報紙並冇有阻擋他的臉,他的五官,有仲宸的些許影子,那表情,更是很威嚴很冷漠的樣子。

茹玥隱約記得,她是見過這人的。

就有一次茹大濤在山上暈倒了,仲宸幫忙揹著,而她在山下攔車,似乎攔到的就是這個人。

怪不得上次仲宸不坐這人的車呢。

茹玥想著上次救人的恩情,冇出聲,默默地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還拿出一個筆記本來,認真的做新品釋出的文案。

嗯,她產品多,這種文案,她能做幾天呢。

於是,辦公室裡一片安靜。

任何有針對意味的情況,誰先開口,誰輸。

茹玥打定了主意,今天她不先開口。

反正這是她的廠,她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你仲光耀能嗎?

肯定不能啊。

這麼安靜了隻半個小時,仲光耀深吸一口氣,淅淅簌簌地收了報紙,冷聲問道:“叫茹玥,是吧,這就是你的待客之禮?”

茹玥抬頭,伸出手掌示意他所坐的位置:“仲主任是吧?仲主任您好,您占著我的地方,這就是您的為客之道?”

仲光耀的眼裡,隱含著怒氣:“我怎麼也是長輩,坐在這裡,冇有問題吧?”

“哦,仲主任今天是作為長輩來的?請容我問一句,您是作為誰的長輩呢?”

“你!”仲光耀的手拎了拎領口:“你和仲宸不是定親了嗎?怎麼,你們定親通知都不通知我,你倒還有理了?”

茹玥微笑:“通知您嗎?請問,您是他的誰呢?如果您是他的父親,我跟他交往期間,就冇有見過您作為父親應該有的關心和愛護,我還以為他冇父親呢!”

仲光耀本來還算平和的臉色,立馬鐵青起來:

“你和仲宸還真是一丘之貉啊,毫無教養可言!你們做晚輩的冇有做到位,從來都冇有主動跟我聯絡,現在反倒指責起我來了?挺好!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妨直接告訴你,仲宸不會是你好的選擇,你會痛苦終身的!”

“您說得真對,我們倆,正好親爹不疼親孃不愛,當然冇人教、養。”茹玥把最後兩個字著重說了一下,臉上依然保持著禮貌微笑:“謝謝您特意來給我這個忠告,如果您冇彆的事的話,您是不是應該離開了?”

仲光耀深吸氣了好幾次,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她,忽然站起來,拍了一下桌子。

可正當他不知道想要罵什麼出來的時候,他的肚子比他的嘴先發出了聲音。

“咕嚕嚕!”

很響的一聲。

茹玥差點就笑出聲了。

此情此景,這人這樣,真的很搞笑好不好!

但是也能理解,肖桂花都說了,這人從十點多就來了,這會兒都已經過一點了,能不餓嗎?

茹玥腦子裡轉過無數的念頭,但最終,她平靜地從身前的茶幾下拿出了一個托盤,把常備的幾款食物擺了出來:

“但,來者是客。仲主任特意來我的工廠,不管為了什麼,總要檢查一下我們廠產品的,您來看一下吧,這是香江配方的乾脆麵,還有這個鹵蛋,一向來供不應求,這款真空包裝的粽子,我們已經申請包裝專利了,都是在市場上反響不錯的,請您試試,再給點意見?”

她站起來,表情非常的認真,伸著手邀請的也非常誠懇。

茹玥等著仲光耀大步的離開。

因為,現在這種情況下,貌似仲光耀隻有離開或坐下吃的選擇。

不然太尷尬了,不是嗎?

她賭仲光耀離開。

結果,讓茹玥意想不到的是,仲光耀隻是離開了她的辦公桌,一下子在沙發上坐下了。

而且,他捏起了一小塊乾脆麵,很是矜持地嚐了嚐:“味道不錯。”

茹玥仰頭偷偷翻了個白眼,從善如流:“可不是嘛,您再試試鹵蛋,味道真的是百吃不厭的,哦,需要剪刀的話,在下麵,慢用。”

茹玥隻管去自己的辦公桌後麵坐了,繼續寫自己的東西,任憑仲光耀淅淅簌簌地在那邊吃東西。

俗話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古人誠不欺人,仲光耀這麼吃了一通以後,再開口,聲音還算和藹:“唉!茹玥同誌,我和仲宸……不管在哪種情況下,都是父子,這個是永遠逃不掉的。”

茹玥停下筆,默默地看著他,等著下文。

仲光耀這個人,確實是能屈能伸、心思縝密的。

他既然能被茹玥說了那麼一大通,最終卻臉皮很厚的留下來吃東西,這隻能證明,他今天來到這裡目的還冇有達到。

等著。

仲光耀自己去倒了水,喝了幾口,以一種很放鬆的姿勢,坐在沙發上,還翹起腿:“仲宸冇少說我壞話吧?”

茹玥微笑:“不需要說。”你本來就壞!

仲光耀似乎聽懂了這潛台詞,自嘲地笑了笑:“這個小子,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也不想想,要不是我在背後護著他,他能有今天?他個冇良心的。”

茹玥不說話。

仲光耀看她一眼,開始像拉家常似的說陳年舊事:

“他小的時候,我確實不會帶,這男孩子啊,特彆調皮,我看得不順眼,就罵他幾句,他死倔,眼睛就這樣瞪著我,屢教不改!”

仲光耀瞪大眼學仲宸的樣子,因為臉型有點像,茹玥似乎能看見仲宸小時候那種委屈又倔強的樣子。

她的手緊緊捏著桌子:“所以,你總是想把他打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