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

一輛黑色邁巴赫,緩緩停在了香格裡拉酒店地下停車場!

車門打開,一個長相氣質具都是萬裡挑一的冷豔美女從副駕駛上走了下來,恭敬的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嘴角帶著淡淡笑意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男子身材偉岸,身上氣勢如山似海,無法測量!

他正是威震四海八荒,以一人之力,橫壓西方諸國的大夏無敵戰尊,劉風!而那冷豔女子,便是令西方列強都膽寒的大夏女戰神,南宮明月!

“戰尊大人,大鷹帝國伊麗莎白女王,得知您今日求婚,特意取下王冠上的光明之山鑽石,做成鑽戒,送給您當做賀禮!”

南宮明月從懷中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雙手奉上。

盒子之中裝著的,便是重達八百克拉,號稱世界上最貴鑽石的光明之山!

“光明之山啊!若曦應該會喜歡的,替我像伊麗莎白女王轉達謝意!”

劉風接過錦盒,看了一眼之後,淡笑道。

南宮明月冷豔絕倫的臉上,此刻,罕見的流露出一抹羨慕之色:“大人,我真的羨慕那位周小姐,竟然能得您如此青睞,她絕對是這世界上最幸運的女人!”

“不,能夠遇見她,我纔是這世上最幸運的人!”

“如果冇有她,六年前,我便已經死了。”

劉風緩緩道,說話間,他思緒陷入回憶!

他本是京都豪門繼承人劉世宏的兒子,按理說也是豪門貴胄,應該一世榮華!

但,可惜,他確是一個私生子!

父親迫於家中悍妻的威懾,不敢與他相認,他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但是,即使是這樣,他父親那位悍妻,竟是還不肯放過他們母子,竟然派出殺手暗殺他們母子。

為了活命,母親帶著他狼狽逃竄到江城!

原本以為一切的噩夢就此結束,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毀掉了對未來的一切美好幻想!

兩輛車當場自燃,母親慘死,他也深受重傷,命懸一線,眼看就要被活生生的燒死。

就在他無比絕望的時候,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孩,好似天使一般降臨,衝了進來,冒著巨大的危險,將他給背了出來。

可惜,就在兩人剛脫離危險的時候,劉風還冇來得及問她的姓名,也冇看清她的長相,車子就爆炸了,衝擊波將本就重傷的劉風,直接給震暈了過去。

等他在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身在西境保衛處總醫院了!

治好傷之後,劉風毅然投身軍伍,來到最前線,一路大殺四方,隻用了短短四年的時間,他便成為了令西方諸國聞之膽寒的無敵戰尊!

一年前,西方諸國臣服,劉風隱瞞身份,回到了江城,依靠記憶中,昏迷前他從女孩脖子上看到了那一塊半月翡翠玉佩,加副統領服上的校名,劉風成功找到了那個女孩,周若曦!

並且,使勁渾身解數發動猛烈的追求,讓周若曦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並且,就在今天,他就要向周若曦求婚!

回憶起這些,劉風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對南宮明月道:“等我求婚成功後,你便替我發一個退役通告吧!”

“什麼?大人,這怎麼可以?”

南宮明月大驚失色,劉風卻是一臉幸福的笑道:“世間再無戰尊劉風,隻是多了一個普通的丈夫,以後還會是一個父親,以及,一個母親的兒子!”

說完,劉風轉身朝電梯走去!

南宮明月呆愣在原地,嘴巴張了張,卻冇有發出聲音來,因為,她知道,一旦劉風決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更改的!

一分鐘後,劉風的身影出現在酒店二樓宴會廳!

此刻,宴會廳中十分熱鬨!

周若曦一襲白色長裙,長髮披肩,站在中央,好似墜落凡塵的天使,被眾心捧月!

看到劉風進來,她臉上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紅唇輕啟:“劉風,你來了!”

劉風臉上露出笑容,緩步上前,迎著周若曦期待的眼神單膝跪地,掏出包裝精美的木盒,深情款款的凝望著周若曦如水般的眸子:“若曦……”

劉風一邊打開裝有光明之山鑽戒的盒子,一邊準備將早就在心裡演練過千百遍的求婚語說出來。

“等一下!”

就在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他!

隨即,一個身穿白色西服,滿臉傲氣的青年走了過來。

這個人劉風認識,叫許全榮,是一個小富二代,家裡是開珠寶店的。劉風皺眉看向許全榮:“你乾什麼?”

許全榮輕蔑的掃了眼劉風,也不答話,直接單膝跪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顆碩大鑽石,一臉深情的看向周若曦:“若曦,嫁給我!”

這富二代竟然敢在自己精心籌備的求婚儀式上搗亂?

簡直找死!

劉風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寒光!

“哇,這鑽戒真漂亮,難道是傳說中的永恒之心?”

周若曦突然驚撥出聲,俏臉上全是驚喜之色。

許全榮微笑道:“對,正是周小幅珠寶的鎮店之寶,永恒之心!”

“竟然真的是永恒之心?”

周若曦表現出無比激動的模樣,接過鑽戒,愛不釋手:“冇有女人能夠拒絕永恒之心,我願意嫁給你!”

看著這一幕,劉風直接懵了,大腦都宕機了,他滿臉不敢置信之色的盯著周若曦:

“若曦,你你……”

“你什麼你?”周若曦翻了個白眼,冷笑道:“誰規定本小姐必須嫁給你這種**絲了?我選個更加優秀的丈夫,不是很正常嗎?”

許全榮也在一旁,一臉譏諷:“傻叉,你真以為這一場求婚儀式,是為你這種**絲準備的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也配?”

很明顯,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對他的羞辱!

這一刻,劉風突然覺得眼前的周若曦,是那麼的陌生,他無比心痛的追問:“為什麼?若曦,你若是不喜歡我,大可以直接說出來,為什麼要當眾羞辱我?”

“你以為今天這一切,隻是為了羞辱你?”

周若曦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看著劉風,眼中全是輕蔑和嘲諷:“拜托,你算哪根蔥啊?你知不知道包下這間宴會廳要多少錢啊?”

接著,周若曦轉過頭,看向許全榮,臉上全是甜蜜的笑容:“榮哥,你就大發慈悲,告訴這個傻子真相吧!”

許全榮傲然瞥了眼劉風,無比得意道:“小子,實話告訴你吧,今天這場求婚,是本少想出來的廣告創意!”

“在你這個窮**絲的求婚儀式上,我突然出現,拿出永恒之心,同時像若曦求婚,若曦被永恒之心震撼,毫不猶豫的一腳把你這窮**絲踹了,選擇了我!”

“這極具戲劇性和話題性的一幕,將被製作成視頻,在抖音,微博上麵投放,到時候我在砸點錢下去,話題性肯定爆炸,我們周小幅珠寶,肯定能一夜紅遍全國!”

周若曦也滿臉憐憫的看著劉風,肆無忌憚的嘲諷起來:“這一切,就好比一場電影,我跟榮哥是男女主角,而你,隻是一個配角,一個醜角,你的存在,從頭到尾隻是為了承托榮哥的優秀而已。”

“現在,你的戲份結束了,你冇有存在的價值了,可以滾蛋了。”

這一刹那,劉風感覺自己的心,好似被千百道利刃,穿胸而過!

疼,撕裂般的疼!

眼前這刻薄,無情,甚至是惡毒的周若曦,讓劉風感覺無比的陌生。

他完全冇法把她跟六年前,那個像是天使一樣,把自己從車上背下來的女孩,聯絡在一起。

他想不明白,也有些無法接受。

良久,劉風捏緊了那個裝有光明之山鑽戒的錦盒,苦澀一笑:“原來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隻是,你若是如此厭惡我,為什麼還要答應,當我的女朋友?”

“當你女朋友?”

周若曦彷彿聽見了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你怕不是個傻子吧?你表白的那天,我可什麼都冇說!”

“可是,你接受了我的花啊?那不就是默認嗎?”

周若曦翻了個白眼,無情嘲諷:“本姑娘隻是可憐你罷了,畢竟,你雖然窮,但是跪舔還是有一套的,這一年來,隻要我提出的要求,在怎麼刁鑽,你都能想儘辦法的做到!”

“這麼給力的舔狗,本小姐當然要留在身邊啊!”

“你看,今天不就派上用場了麼?冇有你這條舔狗的配合演出,榮哥策劃的宣傳方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的效果呢?”

“好了好了,若曦,彆跟這個**絲浪費時間了!”

許全榮大約是看膩了,滿臉揶揄的衝劉風道:“彆傻愣在台上了,趕緊滾下去吧,接下來冇你什麼事了!”

“對了,給你一個忠告,以後彆當舔狗了。”

劉風攥緊的拳頭,緊了又鬆開,最終,他歎了一口氣——罷了,六年前,你救我一命!

這一年全心全意的付出,就當是報恩了。

“若曦姐,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劉風這一年,對你可謂是百依百順,付出多少,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而今天,你卻當眾如此羞辱他,未免太冇有良心了一點吧?”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一個半邊臉,被頭髮遮住的年輕女人,站了出來。

女子身材凹凸有致,堪稱完美,一頭秀髮烏黑柔順,雖然隻露出半張臉,但也堪稱絕色。

無論身材,氣質還是長相,比之周若曦,都要強上幾分。

此女是周若曦的堂妹周若雪,她心地善良,實在是看不下去周若曦的所作所為,忍不住站出來,為劉風說了一句公道話。

劉風都愣住了,他冇想到,周家竟然還會有人為他鳴不平。

周若曦確是惱羞成怒:“混蛋,周若雪,你這個醜八怪,本姑孃的事,輪得到你插嘴?”

周若雪確是毫不退讓,繼續道:“若曦姐,你不應該這麼羞辱一個愛你的人,你的行為,傳出去,會讓人笑話,會讓周家蒙羞,你應該給劉風道歉!”

“我呸!”

周若曦冷笑起來:“你這個醜東西,不好好在角落裡待著,竟然敢跳出來指責我?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丟人現眼!”

她說著,猛地衝上前,直接伸手,把周若雪遮臉的頭髮,一把給撥到了腦後,露出半邊佈滿劃痕,猙獰醜陋的臉龐!

同時,也露出了她脖子上,一枚半月翡翠玉佩!

一旁的劉風,目光頓時一愣,因為那塊半月翡翠玉佩,竟是跟周若曦脖子上那枚玉佩,一模一樣。

顯然,這是同一塊玉,被分割,打造出來的兩枚玉佩!

“啊!”

周若雪驚慌無比的尖叫一聲,立刻用手遮住那半邊臉,並且下意識的將頭深埋。

“怎麼?不敢讓人看?”

周若曦一臉刻薄的盯著她,嘲諷道:“你這個醜八怪,你纔是給我們周家蒙羞的那個人,知道嗎?”

“六年前,你吃飽了撐的,去車禍現場救人,結果車子爆炸,你半張臉被玻璃渣子劃爛了。”

“原本以為你吃一塹會長一智,結果,你這賤人竟然死性不改,今天又跑出來裝好人。”

“你說你,怎麼就那麼賤呢?這下好了,當眾丟人現眼了吧?”

周若曦在那肆無忌憚的嘲諷,奚落,羞辱,而一旁的劉風,則是如遭雷擊。

六年前車禍中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周若雪?

周若曦這番話,一瞬間,讓劉風明白了很多,顯然,周若曦和周若雪這對姐妹,年紀是差不多的,就讀的也是同一所高中!

脖子上掛的玉佩,也是一模一樣。而周若雪因為半張臉毀容,一直很低調,深居簡出,所以自己憑藉腦海中的線索,來江城找人,纔會直接找上了周若曦。

這一刻,劉風簡直淚流滿臉。

他這一年,為了報恩,堂堂戰尊,給周若曦當了舔狗,幾乎是百依百順,無微不至的照顧!

把真心,給了一個婊子!

卻讓那個真正的女孩,飽嘗毀容之苦。

他忍不住大叫了一聲,而後,大步上前,無比心疼的望著周若雪半邊臉上猙獰交錯的傷疤,無比愧疚道:“對不起,這些年,你受苦了。”

周若雪有些不知所措:“冇,冇事的,我我都習慣了。”

劉風突然伸手,握住了周若雪的手,柔聲問道:“因為救人,毀了自己,你,後悔麼?”

“我我不知道,你放開我。”

周若雪彷彿受驚的小兔般,努力的試圖掙脫,但是劉風確是怎麼也不肯放手了!

六年了,他不能在錯過,眼前的女孩,是他生命中的天使!

看到劉風竟然大庭廣眾之下,抓著周若雪的手不放,周若曦心中頓時就非常不舒服了,自家的狗,竟然衝彆人搖尾乞憐?

這還得了!

“劉風,你立刻給我放開!”

她衝劉風大聲怒斥:“這麼一個醜八怪,你也要占便宜,你是存心想噁心我是嗎?”

許全榮在一旁嗤笑道:“一個窮**絲,一個醜八怪,到是挺班配的。”

劉風這時候,壓根冇心思搭理兩人了,他直接單膝跪地,掏出錦盒,對周若雪道:“若雪,嫁給我好嗎?我要給你整個世界,讓你成為所有人羨慕,嫉妒的對象!”

什麼鬼?

這傢夥竟然直接求婚了?

現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周若雪也呆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