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意縱橫之間,不過片刻那無頭法相遮天蔽日的身軀便驟然斷裂。

然而,在天空之中那近乎無窮無儘的魔障卻在無時無刻的向它輸送著力量。

不過片刻,那被懶腰截斷的無頭法相便瞬間恢複了過來。

無頭法相本就是靈氣造物,靈氣不斷,則不死不滅。

而天空之中那近乎無窮的魔障則更是幾乎賦予他們不死的能力。

但是,不等真崖二人反應過來,一道深邃的半月形空洞驟然展開,一股恐怖的吸力也隨之驟然爆發。

頓時,那遮天蔽日的法相周身瀰漫的魔障也在一點一點的被撕裂而下。

霎時間,一道淒厲的哀嚎聲至那法相之中發出。

“啊!!!”

這一刻,真崖苦海二人隻感覺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瞬間至元神之中傳來。

瞬息之間,二人略顯猙獰的麵孔便至那無頭法相之上浮現而出。

“北淵王!殺了我!”

“快殺了我們!”

這一刻,二人將元神融入法相之中的弊端暴露無遺。

伴隨著無頭法相的元神之中那一點一點被撕碎的感覺宛如千刀萬剮一般。

非人的痛楚直達元神,避無可避。

而蘇長歌麵無表情,神色淡漠的盯著二人,卻完全冇有任何想要動手的意思。

“吼!”

“該死!”

“北淵王!你不得好死。啊!!!”

一時間,二人就連一句完整的話都無法講出,更遑論是控製身軀去反抗。

隻能是任憑那淒厲的慘叫之聲,無時無刻的迴響在聖城上空。

城中,無數淩雲宗弟子,聽到著陣陣哀嚎,瞬間便感覺一陣不寒而栗。

由心的恐懼讓眾人,渾身顫抖不已

究竟是何等痛處,才能將兩位化神逼到如此境地。

而佛門眾人與之相比卻截然不同。。

“阿彌陀佛!”

雖說出家人,講究大慈大悲,不可妄動殺戒。

但是真崖二人實在是罪行累累。

囚禁文殊菩薩,妖言惑眾,肆意製造魔障。

這些年當中不知有多少佛門弟子因接觸那魔障從而走火入魔,徹底淪為一個廢人。

更何況,近些年來,二人更是強行至下位麵之中不知擄走了多少平民百姓。

因此,縱然二人聲音如何淒厲,佛門眾人依舊不為所動,甚至神色之中還隱隱浮現出一抹快意。

忽然,空中那持續不斷的哀嚎驟然停止。

抬頭望去,隻見那無頭法相周身原本被撕裂,不斷逸散的魔障竟忽然之間詭異的停止了被逸散。

而與此同時,真崖二人的元神緩緩凝聚而出。

此時縱然真崖羅漢依舊滿臉瘋狂,但是苦海羅漢卻是平靜了一些。

“北淵王,我承認,這一次是我們栽了!”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爾等就充斥高等無憂了!”

看著身體淩空而立,仙姿卓約的蘇長歌,苦海忍不住感慨。

“冇想到啊,不過區區一個下位麵,龍鳳兩族,殘缺神級劍訣,還有這大成佛法!”

“甚至還出了像你這樣的妖孽人物!”

“而你們卻不過隻是區區一個下位麵罷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淩雲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苦海羅漢說話之間,天空之上那遮天蔽日的魔神法相卻在緩緩收縮,隱約之間一股狂暴的力量正在緩緩積蓄而出。

蘇長歌看著無頭法相的變化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

自爆!

他們二人竟是通過如此決絕的方式,來結束這痛苦的折磨。

而與之苦海的沉穩不同,真崖羅漢此時已經幾乎完全陷入了癲狂。

“北淵王,等著吧,我等死亡訊息傳回,不日宗門必將大軍壓境!”

“屆時整個下位麵都得給我等陪葬!”

“現在,整個佛門就陪我等一同上路吧!”

“轟!”

真崖羅漢聲音落下瞬間,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瞬間響起。

刹那間,那壓縮到極致的魔障頃刻間爆發而去。

“封!”

驟然,蘇長歌清冷的聲音隨之傳出,空間驟然凝固。

這一刻,那漫天魔障甚至還未來的及向四周逸散,便猛然間再度收縮。

蘇長歌神念一動,天地間海量靈氣蜂擁而來,瞬間便將那魔障儘數環繞其中。

與此同時,在蘇長歌的刻意控製之下,那道黑洞再次開啟了鯨吞模式。

恐怖的吞噬力瞬間毫無保留的釋放開來。

刹那間,天空之上,無儘魔障這一刻在那黑洞之前竟是化作一道黑色漩渦,源源不斷被吸入其中。

蘇長歌見此,終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真崖,苦海二人聚集洞天之中的魔障,形成化身,在另一個層麵上來講,倒是讓他省下不少力氣。

縱然這魔障清理起來並不困難。

但是無論是選擇佈陣,亦或者是不斷轉移各處清理魔障都要花費一番功夫。

眼下倒也是最好的結局了。

至於淩雲宗。

敢來,殺了便是!

在下位麵之中,有我無敵!

便隨著,天空之上最後一縷魔障被吸收,蘇長歌緩緩揮了揮手,天空之中的黑洞也隨之緩緩消散。

而這時的佛門洞天,太陽高掛於天空之上,一道道耀眼的陽光宛若聖光一般,時刻照耀著大地。

諾達的聖城,人山人海的街道,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著這一幕,渾身狂顫不已。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天空之上,那困住了佛門近百年的魔障在這一刻終於是徹底解決了!

這一瞬間,由齊元華所帶領的諸多佛門弟子在這一刻瞳孔之中都不禁有些熱淚盈眶。

他們等今天這一幕等了太久了。

久到他們甚至都快忘了是為什麼,好在這一切在今天終於徹底結出了果實。

“砰!”

“砰砰!”

忽然,一陣清脆的聲音不斷傳來。

無數佛門弟子在這一刻儘數跪倒在地。

“師祖!”

“多謝師祖指點迷津!”

“倘若不是師祖出手,我等恐怕至今依舊還在被矇在鼓裏,鑄成大錯而不自知!”

“師祖……”

鋪天蓋地的呼聲,千人敬仰,萬人跪拜,崇拜之意無以言喻。

這一刻,蘇長歌就是他們佛門唯一真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