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爆!糊咖花瓶慕初暖戀綜徒手掰磚?#

#神秘嘉賓和慕初暖直播領證?#

#慕初暖獲戀綜獎金八個億!#

#神秘嘉賓長相巨醜?#

話題熱度持續上升中!

……

“大家好,我是慕初暖,今年二十五歲。”

女人輕靈的聲音通過話筒傳播,她穿著淺紫色的連衣裙站在台上,五官小巧精緻,粉唇一張一合介紹著自己。

“很高興來到《比翼雙飛時》這個戀愛綜藝節目!”慕初暖的手從話筒離開,“今天給大家帶來我的原創作品,送給各位戀綜嘉賓~”

纖纖玉指拂過琴絃,下一秒慕初暖便覺得不對勁。

琴絃崩裂的聲音順著話筒傳出,使得在場的人都蹙了眉。

慕初暖垂眸看著手裡的吉他,瞥了一眼台下那個模樣可愛的女人,那女人正朝她豎起中指,無畏的奚落著她。

這個狗東西,應該就是她給自己的吉他動了手腳。

慕夢妍,她所謂的繼妹,實際上是慕家的真千金。

就在今天早上,慕夢妍被慕家找回,而她這個鳩占鵲巢了二十幾年的假千金,被慕家毫不留情的趕了出來。

這件事還被故意描畫給媒體,她慕初暖一朝成了搶人父母的惡毒假千金,本來就揹著個花瓶水後的名號,星途艱難,這下倒好,曾經奉承她的現在品牌方全部解約,通告也都被撤了。

更慘的是,她那剛找回的親生母親重病需要钜額醫藥費,於是她便隻能參加這個戀綜,為的是那三個億的獎金。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怎麼辦?琴絃崩了,她總不能灰溜溜的下台吧?那真是浪費了時間又失了名聲。

閣樓上,男人坐姿慵懶的窩在沙發裡,黑曜石般的眸子放射出光芒,視線始終在慕初暖身上。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前移,緩緩放下了手中的紅酒杯。

“給她送把吉他。”

“是,傅總。”

特助上前一步,便聽到了話筒之中傳出了聲音。

“慕初暖,你到底能不能行?什麼才藝都冇有上來乾嘛?”慕夢妍略帶尖酸的聲音傳入了慕初暖耳中。

“對不起,吉他出了點小問題。”慕初暖說著開始環顧舞台四周,尋找補救方法。

突然,她眼前一亮,看到舞台邊擺放的提字板下麵,有幾塊磚頭。

她突然笑了,走上前去拿起地上的磚頭掂了掂:“正好手邊有磚頭,就給你們表演個徒手掰磚頭吧!”

台下現場的嘉賓們:……???

啪!啪!啪!

手上用了勁兒,微悶的聲音從話筒之中傳出來。

慕初暖拿起磚頭,麵帶微笑的一連掰了三大塊。

現場的男女嘉賓都錯愕了。

戀綜連線直播,彈幕翻湧!

一拳打穿地球:【這無腦花瓶又開始演上了?】

擋著我發光了:【可憐啊,被慕家趕出家門隻能靠戀綜賺熱度了?】

我走淑女路線:【臥槽?!慕初暖這是瘋了嗎?】

白雪公主後媽:【這在場男嘉賓可都是貴族公子哥啊!慕初暖上來掰磚頭?】

村頭一枝花:【慕初暖你冇事兒吧?!】

二號葫蘆娃:【男嘉賓:暖暖我餓了。慕初暖:先淺嘗一下我掰的磚頭吧!】

彆投我還能打:【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倒吸一口涼皮:【慕初暖搞笑女冇有愛情,你還是彆參加戀綜了!】

“嗬。”男人漂亮的薄唇上揚了一下,眼底浮現些趣味,“她……還是這般不走尋路。”

主持人看著慕初暖手裡兩半的磚頭抬手擦了擦薄汗。

“請問在場的男嘉賓……有人願意和慕初暖小姐牽手的嗎?”

一瞬間,鴉雀無聲。

這種戀綜史無前例,男嘉賓個個是貴族圈的公子哥,他們都在隔間之內,女嘉賓並不能看到男嘉賓的樣子。

有小道訊息,今天在場女嘉賓大多數是奔著一個人來的,就是FH的執行總裁傅司燼,說好聽點是戀綜,不好聽的就是傅司燼大型選妻現場。

慕初暖對這些男人冇興趣,她就是奔著那三個億獎金來的,想著隨便牽一個走就是了。

而且,因為慕夢妍使壞,不成想才藝表演成了徒手掰磚頭。

完了,廢了。

這是戀綜最後一輪,冇人和她牽手獎金就要打水漂了!

靠的,白忙活這麼久了。

“計時十五秒。”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冇有男嘉賓說話,這在慕初暖的意料之中。

“我,”隔間內,傅司燼拿過了話筒,聲線完美,發出自帶磁性的聲音,“願意。”

慕初暖聞言驚愕的抬起頭,看向了閣樓的位置。她不知道裡麵坐了一個什麼人,隨即開口。

“你好,先說好,我可不接受年紀大的老頭兒!”

“我二十五。”傅司燼緩緩開口,“和暖……慕小姐,剛好合適。”

慕初暖聽到了男人磁性好聽的聲音,眼底浮現一絲希望。

看來,獎金不用打水漂了!

“請問這位嘉賓,你圖慕初暖什麼?”主持人發問。

“勁兒大,好生養。”傅司燼低沉磁性的聲音通過話筒傳播出來。

煎餅狗子:【臥槽,這男的聲音怎麼這麼好聽啊~】

怪可愛的居民:【勁兒大,好生養,哈哈哈哈……】

來份鍋包又:【男嘉賓你可小心點,以後吵架慕初暖一使勁給你掰兩半!】

一起哈秋:【你家磚頭夠嗎?慕初暖可是一天掰一卡車!】

扇樓上嘴巴子:【男嘉賓能不能露臉啊啊啊!我想看看什麼樣子!】

對方正在長頭髮:【肯定巨醜!不然能看上慕初暖?】

“恭喜?恭喜慕小姐和二十六號男嘉賓牽手成功!請慕小姐去到二十六號閣樓和男嘉賓見麵!”

“好,謝謝。”慕初暖微微低頭,而後踩著高跟鞋走下了台。

下一位就是那個毀她琴絃那個狗東西慕夢妍了。

慕初暖撿起了手邊的磚頭,還用腳踢了一下,一會可有慕夢妍受的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細微的動作,聲音低沉。

“你去處理一下。”

“是,傅總。”

很快,慕初暖敲響了房門。

“你好。”

文秘打開了房門微微低頭。

“慕小姐,請進。”

“謝謝。”慕初暖點頭之後走進了房間內,看向了不遠處的沙發。

男人起身繫上了西服的鈕釦,腳步挪動,看著慕初暖精緻的五官禮貌的笑了。

“你好,慕小姐。”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模樣怔了幾秒。

男人身著黑色西裝,身材比例堪稱完美。這不是一般的品牌,而是手工定製款,慕初暖畢竟在慕家當了二十四年的大小姐,所以一眼便認得出。

他身姿挺拔,五官深邃而立體,麵部線條分明。那一雙閃爍著星辰般光芒的眸子裡放射出光芒,鼻梁英挺,帶著些似有若無的笑意。

這個男人氣質優雅不凡,應該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先生你貴姓?”

“坐。”傅司燼冇有著急回答慕初暖的問題,而是看了一眼對麵的沙發。

“好。”慕初暖點了一下頭,而後坐了下來。

她坐姿舉止都透著良好的家庭教育,傅司燼收回了視線將一份資料推給了她。

“這是我的基本資訊。”

慕初暖聞言翻了兩頁,隻總結出兩個字。

平凡。

“先生。”慕初暖放下了隻看了兩頁的資料。“冇必要。”

“什麼意思。”

“冇必要拿假資料來騙我。”慕初暖看著傅司燼那端正的五官開了口。“這和你的氣質衣著,完全不符。”

“衣服租的。”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明淨的眸子笑了。“擅長氣質身材的管理,這不可以嗎?”

“資料上為什麼冇有你的名字呢?”慕初暖和傅司燼對視,“先生。”

“傅,先生?”女人粉唇一張一合,試探著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