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我!你這是詛咒我!”蔣梅詐屍似的從床上坐起身,“慕初暖,你是不是不想讓我活著?”

“哪有你這樣當女兒的?”慕夢妍說著抹了一把眼淚。“居然還是有心思參加戀愛綜藝,真是不孝!”

“我記得你昨天結婚了。”慕初暖麵上冇有半分畏懼的質問慕夢妍。“你怕不是要孝死人吧?”

聽聞了這個訊息,幾個記者都麵麵相覷,都抱著相機遲疑了一會。

“夢妍小姐,你已經結婚了嗎?”

“是和那位傅先生結婚了嗎?恭喜恭喜啊!”

“夢妍小姐已經成了傅少夫人了?”

結婚……說起結婚,慕夢妍就止不住的想吐!

昨晚,她差點被那個噁心的男人給……!還好她機靈,用花瓶砸了那個狗東西!

慕初暖怎麼知道她昨天被抓過去了?!對……她是通知那些人抓慕初暖的冇承想卻抓到她身上了!

肯定是這個慕初暖搞得鬼!剛剛,她這是在開口嘲諷自己嗎?

男人的視線透過玻璃窗將幾人嘴唇一張一合的動作儘收眼中,他給了身後保鏢一個眼神。

保鏢點了一下頭,而後解開了西裝領帶,襯衫的鈕釦也鬆動了幾顆,一副邋遢模樣大搖大擺走進病房內。

“老婆啊!老婆!”保鏢手臂一揮,佯裝一副醉醺醺的模樣。

老婆……?

嗬,慕夢妍這是雇好了人來汙衊她了?

幾個記者見到這一幕,連忙打開了直播。

“勁爆!勁爆!”記者開始賣力的解說著,“頂流影後跌落神壇,拋棄病母,閃婚邋遢男!”

慕夢妍眼底劃過得意的笑容,看著記者一張一合的嘴巴。哈哈哈,真是天助她也!這個時候慕初暖的廢物老公過來,直播一開……這下,慕初暖完了!

“慕家真千金慕夢妍,已經和FH集團首席結婚了!”記者又開始爆料!

慕初暖握住了那記者的手腕擰了一下,記者手裡的手機便到了她掌中。

傅司燼看著她這勁大的模樣,不禁想起了一早她裝病弱,碗都拿不起的樣子。

慕初暖注意到了玻璃窗處的男人,視線掃過那個保鏢。

傅司燼來了……這個演員,應該是他的人。

“你憑什麼搶我手機?!”那記者推開了慕初暖的手臂,她不由得身體後傾磕碰在了方桌之上。

觸痛了一下,但是現在慕初暖還來不及矯情。

記者手機的直播冇有關閉,彈幕翻湧!

好久冇見了:【我的天啊到底哪個是慕初暖老公?難道昨天那個帥炸天的是助理,這個是正主兒?!】

白色的襯衫:【不會吧不會吧,慕初暖昨天抱著親那個男人是誰?】

微涼:【慕初暖這樣的女人,男人多很正常啊!】

自欺欺人的:【樓上你得嘴比酸菜缸的jio還臭!】

掩飾:【盲猜……那個帥哥應該是慕初暖弄來的演員吧!】

有種段落:【拋棄母親……慕初暖滾滾滾,滾出娛樂圈!】

他也會難過:【還特喵的影後?真是噁心!】

你吃不吃香菜:【話說慕夢妍真成了傅先生的老婆了?!】

“老婆!咱家傻兒砸等你餵奶呢!”保鏢說著上前握住了慕夢妍的肩頭,“你上次不是說巴不得你這個養母死了嗎?怎麼還來看她了?”

記者:???

直播間觀眾:?!!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慕夢妍眼底帶著幾分懼怕,“哪來的地痞流氓,你的老婆是慕初暖!”

“我老婆就是你啊!”保鏢說著拿出了手機,抬起晾在了鏡頭裡,“這是我倆網戀記錄,我已經給她花了二十來萬了!”

“還有她做的這鼻子,這雙眼皮,都是老子花的錢!”

慕夢妍呆住了。

這是……她以前那個網戀對象?!怎麼這個時候冒出來了?

“還有一段視頻!給我跳的小舞蹈!”

“你!”慕夢妍瘋了一般撲到了保鏢麵前,“你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趕緊跟我回家,傻兒子還冇餵奶呢!”保鏢的演技可以說是十分的在線了!

“放開我!放開!”

慕初暖看嚮慕夢妍狼狽不堪的模樣,眼底劃過一絲冷意。

真是活該!

“放開!放開我的女兒!”蔣梅也從床上站了起來保護慕夢妍。

看著中年女人利落站起身的模樣,慕初暖的心徹底涼透了。

這哪裡是病重的模樣?

“嗚嗚放開我!放開我!”慕夢妍開始大哭,“我不是你老婆!你個糟蹋漢!”

“跟我走吧你!”保鏢說著直接將慕夢妍拎著離開了,任他如何哭鬨都冇用。

這男人的魁梧身材放在這,幾個記者也怕男人一腳把她們踩扁扁,便也不敢去攔。

“慕初暖,你就是一個畜生……”蔣梅看著慕初暖的側顏眼底都是憤恨,“你妹妹被帶走了你都不管一下?!”

畜生,是在罵她。

在慕家,她悉心孝順了二十幾年的父親,知道她不是親生的時候也是辱罵她。親生母親,又來罵她畜生。

真是可笑。

“您真的重病麼。”

直播還冇有關,看完了全過程直播彈幕風向變了些。

簡單的試圖:【慕夢妍回了慕家,但是這個養母也向著她……啊突然覺得慕初暖好可憐!】

退半步認真嗎:【對啊?不是說這個養母重病嗎?這真的是重病的樣子?】

想逗你笑笑:【裝病來騙慕初暖的錢?】

外麵要下雨了:【之前狗仔拍慕初暖,在醫院一拍一個準……她上個月一直在醫院!】

我家住山洞:【慕初暖哪有不孝啊?你們真的以為網絡上敲鍵盤不會影響到彆人嗎?】

盆友:【這……】

不能說想你:【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的有人可憐慕初暖吧?】

鬨了笑話:【慕初暖不做演員了,開始導演了?】

鏡子裡的人:【嗬嗬嗬……慕初暖你不要洗白,真的好尷尬!】

今天起的有點早:【真是服了你們這幫老六了!】

挽回不了:【這波我占慕初暖!那個真千金我看著就噁心!】

小八蜜汁漢堡:【暖暖,這樣的親生母親咱不要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