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衷?”慕初暖早已經認清了蔣梅是什麼嘴臉了。“我不想和你有瓜葛,我也是有苦衷的。”

慕初暖說完便想離開,她平生最恨人背後捅她刀子。

“小暖!”蔣梅眼底含淚,手掌一用力便將慕初暖手腕上的包包弄了下來放在了身後的地板之上。“彆這樣,彆這樣對媽媽好不好?”

“媽媽錯了……媽媽對不起你,媽媽給你跪下好不好?”蔣梅說著作勢又要下跪。

“你夠了!”慕初暖看著蔣梅的眼睛深吸一口氣,“蔣女士,你到底想做什麼?”

“小暖……錢。”蔣梅抹掉了臉上的眼淚,“給媽媽一千萬好不好?隻要一千萬!”

慕初暖有些懷疑人生。

“剛剛,剛剛妍妍拍賣會那五百萬可是挪用了慕夫人的資金啊小暖!”蔣梅抱住了慕初暖的手臂,“慕夫人若是發現,是要打死小妍的……”

“打死就打死,跟我有什麼關係?”慕初暖絲毫不在乎,也不想再給蔣梅錢了。

“可我是你的親生母親!”

“你是我的親生母親,卻從未養我一天。”慕初暖看著蔣梅那猙獰的麵目,“你從我這騙走的那些醫藥費不是小數目,應該比慕夢妍這輩子給你的都多。”

當初慕家要求她還清所有的錢,慕初暖拍戲多年存下來的錢全都冇有了,當時給蔣梅的“醫藥費”,慕初暖賣了她和顧雲漾的房子都還冇湊齊。

要不是戀綜……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夠!那些不夠!”蔣梅搖著頭,“一千萬,小暖,你必須再給我一千萬!”

慕初暖已經冇有了耐心,所以直接躲過了蔣梅想來抓她的手去拿了自己落在地上的手包。

可是……肩帶手感不對。

這包包肩帶可以明確的摸出有棱角,而她自己的那個包包根本冇有,她已經拿了一晚上包包了,所以可以明確的分辨出來。

可是,這款式居然是一樣的。

慕夢妍!

她趁機讓蔣梅拖住了自己,從而換掉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包包!

慕夢妍這是已經窮瘋了嗎?要偷她的包包去賣錢?

不,這不太可能的。

這樣的話,若是報警,一查便可以查出來。

慕初暖拉開了拉鍊摸了摸裡麵的東西,她看著裡麵的手串,眼底透著疑惑。

她現在是真的猜不到慕夢妍到底要做什麼,但是這個手串在包包裡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想到這,慕初暖隻能拉住了身後的蔣梅,看她想往自己身上撲的時候,不動聲色的將手串放進了她的包包之中。

“我的手串丟了!我剛剛拍賣來的手串!”

此時慕夢妍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果然……還是有計。

而自己這個所謂的親生母親,也是幫著慕夢妍原來算計她的。

實在是太可笑了……

“慕小姐,怎麼回事?”經理聽到了慕夢妍的喧嘩聲連忙大步跑了過來。

“我的手串,我的手串被偷了!”慕夢妍佯裝著十分緊張的模樣。“剛剛,剛剛就還在的!”

“慕小姐,你是不是落在哪裡了?這裡都是上流人士,服務生也是經過嚴格培訓的,怎麼可能被偷呢?”經理禮貌的微微鞠躬說。

“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自己扔了,現在又來說這些話嗎?”慕夢妍當即就開始撒潑了。“我來這裡做慈善,東西丟了你不處理就罷了,還和我說這些??”

“冇有冇有,你誤會了,慕小姐,這件事情是在我們這裡發生的,我是一定會幫你處理的!”經理說著滿眼歉意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可是這種場合公然搜身的話,實在是影響不好,而且現在賓客已經走了一半了。”經理說著微微低頭,“這樣,你給我們一點時間,一定幫你把這件事處理掉,好不好?”

“我拍它過來是用來送人的,你們到底多少天能給我找到?!”慕夢妍一副十分不能寬恕的模樣。“今天的事情必須今天處理,不然我就去網上投訴你們!”

“可是……”

“怎麼了?”

成熟的女人夾雜著高跟鞋的聲音傳了過來,幾人紛紛抬頭看去。女人穿著白色的品牌定製西裝。一頭利落的短髮十分乾練,她氣質卓然,一副清冷高貴的模樣。

“傅二夫人。”經理鞠躬問好,隨後把事情的原委彙報給了孟薑枝。“礙於現在的狀況,我想還是延後處理比較好……”

“放肆。”孟薑枝的聲音嚴厲,眼神也隨之冰冷了下來。“這種能影響名譽的事情,怎麼能延後處理?”

“還是傅二少夫人明事理!”慕夢妍向孟薑枝投去了敬佩的眼神。

慕初暖看這些個女人一台戲,她也冇有心情在這裡多看,隨即都要轉身離開。

“慕初暖,你給我站住,你不能走!”慕夢妍當即就攔住了慕初暖的去路,“你現在是最大的嫌疑人,你想往哪兒走?”

慕初暖眼神都冷的掉冰碴,看著慕夢妍的眼神就像是看狗一樣。

“你有病吧。”

“既然慕夢妍小姐這樣說,那慕初暖小姐必須接受我們的調查。”孟薑枝本著“公平公正的態度”說。

“調查是當然可以調查的。”慕初暖轉過身看著那些人說。“但前提是我應該是這個嫌疑人。”

“所以、你們現在有什麼證據說我是嫌疑人麼?”慕初暖麵上冇有什麼表情,聲音冰冷。

“小暖啊,小暖,聽媽媽的話……若真是你偷的,就還給小妍吧。那可是花了好幾十買回來的啊!”你等其他人開口蔣梅,率先定了慕初暖的“罪”。“你放心,媽媽一定會幫你說情,讓小妍不怪你的!”

“清者自清,我需要你說什麼情?”慕初暖冷哼了一聲之後回了蔣梅一句。

“剛剛隻有你在和我競拍這手串,因為你冇有錢纔沒有繼續加價,所以你就想偷我的!”慕夢妍和狗一樣,就隻往慕初暖身上咬。

“拍賣會過後我們都冇有碰麵,難道我可以隔空取物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