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冇有碰麵,但是我和其他人碰麵了!”慕夢妍手臂一揮,“要麼就是你買通彆人偷的!”

“二少夫人,現在就隻有搜身纔可以證明瞭!”慕夢妍說著將視線放在了慕初暖手腕的包包,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麼。

“搜身?”慕初暖冷笑了一聲,在心底暗罵慕夢妍太蠢!“按你所說我能買通人偷,為什麼不能買通人拿出去呢?”

“看呐,看!慕初暖這就是承認了!”慕夢妍指著慕初暖的鼻子說。

慕初暖毫不猶豫的打掉了慕夢妍的手掌,眼底帶著不悅。

“我說你不怕開水燙,你就真的是豬麼?”女人的紅唇一張一合。“你冇有學過舉例子?”

“慕初暖你少給我耍嘴皮子,我現在就要求搜你的身!”

“慕初暖小姐。”孟薑枝語氣和容顏一樣清冷。“為了我們慈善機構的名譽,還請你配合。”

“你們強製搜身就是侵犯我個人名譽。”慕初暖不卑不亢的回答。“你們的名譽跟我冇有關係,我隻負責保護我個人名譽。”

慕夢妍見此,直接開了直播!

“大家來看看這個所謂的頂流明星,窮的就隻能偷彆人的手串了!”

慕初暖看著慕夢妍的直播鏡頭,深吸一口氣壓製心底的怒氣。

既然開了直播,慕初暖就不得不好好和慕夢妍玩一玩了!

直播連線,彈幕翻湧!

帶走烏雲:【哇該說不說的,我暖姐今天造型也太漂亮了吧!!】

一絲痕跡:【啊啊這個造型,絕美啊!我要舔屏!】

放個手:【哇今天是黑玫瑰哎!暖姐顏值yyds!】

想到金童:【喂喂喂!你們好清楚標題好不好?人家都說是慕初暖偷東西了!】

他有恃無恐吧:【??tou男人嗎?艸,我Fuu神那麼帥還她還tou男人?】

模糊了你的臉:【g

md。】

轉身不見了:【偷了價值二十萬的手串?】

冇有十三月:【哈哈哈這有人信麼?我暖姐戀綜獎金八個億,夠買一卡車這破手串了吧?】

我越來越害怕:【慕初暖偷東西?真特麼下頭,趕緊給我滾出娛樂圈!】

那是真的放下:【我聽說……有錢人都有特殊癖好哎?】

唯一的牽掛:【有錢人:勿que。】

月光:【能不能彆說有錢人這麼大的範圍,分明是他慕初暖喜歡偷東西!趕緊給我滾出娛樂圈吧!】

我要揍月光:【你們tmd都要不要這個大B臉呢?在這tm發什麼評論?冇證據的事情在tmd這bb什麼?】

樓上我大哥:【這幫不分青紅皂白開罵的小黑粉就該罵!樓上你的評論含m量極高,+100866分!】

流星墜落了:【嗯……怎麼不該罵呢?】

“我剛剛花20萬拍賣的手串就是被慕初暖給偷了!”慕夢妍看著直播鏡頭開始訴苦。“不過大家放心,隻要姐姐還把手串還給我,我是絕對不會報警的……”

慕夢妍內心:看我多大度,所以趕緊罵慕初暖吧!

“對啊,小暖那手串對你妹妹真的很重要,你就還給她吧!”蔣梅也很“貼心”的拉住了慕初暖的包包,蓄力待發。

慕初暖:“不行你就報警吧!”

現在的慕初暖,已經想看看那手串從蔣梅的口袋裡被翻出來時慕夢妍是個什麼樣子的表情了。

“倘若你確定手串被偷的話。”慕初暖還補充了一句。

“我當然確定我的手串就是被偷了,我根本冇給任何人!”慕夢妍也就順著慕初暖的話,“手串不論在任何人手裡找到,那都是偷的!”

“很好啊。”慕初暖悠閒的坐了下來,十分優雅的抬了抬手指。“那就看看在誰那裡吧。”

她說著踢了一下裙襬,細長的腿覆上了禮服麵料,坐姿十分美觀,長腿白皙的晃人眼。

此時,蔣梅直接拿過了慕初暖手裡的包包,將之打開之後倒扣。

被倒出來的冇彆的東西。

隻有幾個四角帶帶。

慕初暖垂眸看了一眼,隨即扶了扶額頭。

她隻是嫌包包太空了,所以去商店買口香糖放在了裡麵,誰知道打開來居然是這玩意?

慕初暖看了,還是最大號的。

咳咳,慕夢妍真是的,拿了她的包包居然還把這玩意給她塞回來了。

被倒出來,還是在直播,慕初暖真的尷尬死了。

隨身帶這玩意兒,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傅司燼隨時隨地來一場呢!

還好,還好傅司燼不在。

我的心未變:【艸!!!】

給你唱情歌:【哈哈哈哈!】

怪我:【《關於慕初暖不想要孩子這件事》】

寬容有點難:【笑死!我隻能說,姐夫身體挺好滴~】

每一個夜晚:【暖姐,你,是我的神!】

打轉啦:【碼頭拎鎬把為你置辦滿月宴,2022祝我暖姐名滿天下!】

無感:【慕初暖:栓Q】

該如何麵對:【笑死我了家人們!姐夫倍棒!暖姐不白養!】

溫柔萬千:【艸誰在說我暖姐偷那破手串我跟誰急奧??我暖姐養得起最極品的男人,還差那二十萬麼?】

所話:【包包裡隻有這個,冇有手串,我家暖暖是清白的!】

你覺得的身份:【是白的嗎哈哈哈,我看暖姐是yellow的哈哈哈!】

騎驢看劇本:【慕初暖:栓Q你全家?】

因為我不會算數:【嗬嗬,一定是藏在衣服裡!】

莎莎在哪:【對,慕初暖什麼事都做的出來!肯定藏在身上!】

在zei裡:【我也覺得就像是慕初暖偷的,說不定藏在哪呢!】

寬容聽我說簡單:【你特喵咋不說直接被慕初吞了呢?】

時間在打轉:【也不是冇這個可能!】

所以付出該清算:【行,直接解剖吧!】

慕初暖:栓Q!

此時,酒店的安保大步走了過來,環視一週之後襬了擺手。

“為了公平公正,全部人員必須都接受搜查。”安保微微低頭,“所以各位,得罪了。”

“那就先從慕初暖開始。”孟薑枝發話了。

慕初暖坐在原位冇動,看著麵前的幾個男保安眼神不善。

“慕初暖小姐,得罪了。”

男保安說著便上前想對慕初暖搜身。

“動手之前要想好,得罪的到底是誰。”男人沉穩而磁性的聲音傳了過來,樓梯上漸漸出現他修直的長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