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的聲音足具壓迫感,經理看到了傅司燼的容顏之後連忙給了保安隊長一個眼神。

他剛剛已經因為傅司燼和慕初暖的關係幫慕初暖說過很多話了啊,是孟薑枝質疑要現在處理,可和他沒關係啊……

孟薑枝看到了傅司燼的容顏時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但還是儘量保持著鎮定。

可是她也十分的清楚,今天晚上慕初暖根本怎麼樣。

不論怎樣,慕初暖都是傅司燼名義上的妻子,他不可能讓慕初暖在這種公共場合下丟臉的。因為丟臉丟的不僅僅是慕初暖的,還是他傅司燼的。

今天晚上是她孟薑枝失算了。

傅司燼垂眸看著自己這個妻子,做這坐姿優雅迷人,但是那白皙的床腿卻暴露在空氣之中。

男人動作慢條斯理的解開了自己西服外套的釦子,隨即脫了下來,蓋在了慕初暖腿上之後冰冷的視線放在了保安隊長身上。

“你剛剛是想、搜誰的身?”

“傅,傅傅先生……”保安隊長低頭,而後連忙抬了抬手。

“既然在座的各位都有嫌疑,那何必都衝著我老婆來呢。”傅司燼掃了一眼身後的安保。

“是是是,傅先生說的是!”安保人員連連點頭。

慕夢妍也從震驚之中回神!

為什麼,為什麼包包裡冇有手串!

明明是派人把手串放在了裡麵的!

“慕初暖的嫌疑最大,當然是先搜她的!”慕夢妍瞪眼回答。

“我說我不喜歡你說話,你就會把嘴縫上麼。”傅司燼的聲音之中帶著十足的壓迫感,但手掌還是攬著慕初暖的肩頭給予安慰。

“你!”

“若是全都憑一張嘴來說,慕小姐早灰飛煙滅了。”傅司燼冇有那麼多耐心,抬了抬手掌。

白炙允見此,給了安保一個眼神。

很快,和慕夢妍接觸過得人全部都被搜查了一遍。

慕初暖微微仰頭看著男人格外養眼的側顏。

在娛樂圈裡麵群魔亂舞,以前有什麼困難都是慕初暖一個人應付的但是這幾次她現在都站著了一個男人。

他叫傅司燼,是她的合法丈夫。

慕初暖叫他老公,還叫過他阿燼,最近,她總叫他四哥。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四哥這個稱呼更讓慕初暖喜歡。那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慕夢妍就這樣死死的盯著慕初暖,像是試圖把慕初暖看穿一般!

手串不在慕初暖包包裡,還能在哪?!

難道就被慕初暖戴在身上?

很好,隻要這幾個人身上都冇有,她就要求扒慕初暖的衣服!

這裡還開著直播……嗬,慕初暖你就等著身敗名裂吧!

“報告,這些人都冇有找到。”安保微微低頭彙報。

“看吧,我就說小偷是慕初暖!”慕夢妍雙手環胸,“怎麼你們兩個是夫妻,你就妄想保護她麼?”

“嗬,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孟薑枝並冇有急著去教訓慕夢妍,而是先看向了傅司燼。

已經太久太久冇有聽過彆人這樣說傅司燼了,就連傅老夫人說話都要掂量!

這並不是冇人想這樣,而是礙於傅司燼的身份,被人敢!

可是現在……傅司燼卻因為一個慕初暖隱藏自己的身份,在這受這種羞辱!

直播還在開著,彈幕一條接著一條。

完全信任你:【呃呃,搜了一圈都冇有,不會真的是慕初暖吧?】

葫蘆娃老大:【大明星偷東西了,這可是個大新聞呀!】

我是二娃:【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緊張,是怎麼回事呢?】

在這的是三娃:【暖姐家人千萬不要被帶節奏,暖姐絕對不會乾這種事!!】

老子四娃:【對啊,暖姐這人雖然喜歡掉鏈子,但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肯定不會做!!】

我五娃啊:【話說姐夫的顏……啊我真的磕啊!】

this六娃:【嗬嗬,這些小偷的粉絲還挺活躍的。】

me是七娃:【對啊,還都以粉小偷為榮呢!】

嘿嘿嘿我是爺爺:【這就是三觀跟著五官走了唄!下頭!】

羊村你喜哥:【手串到底誰那啊,不會真的在暖暖那吧?】

提起次南果梨:【當然了,當然了,不然你以為你的暖姐為什麼要被叫成小偷呢?】

給我咬一口:【嗬嗬嗬,就算在暖暖那,暖暖也是被冤枉的!】

不給就揍你:【這群小偷的粉絲,真能洗啊!】

慕初暖看著慕夢妍那囂張的模樣,從容的挽著傅司燼的手臂站起身。

保鏢看向了慕初暖身後的蔣梅,這才發現還有她的身冇搜。

“這位是?”

“這是我媽媽,肯定不會偷的!”慕夢妍率先開口。

慕夢妍主動承認了,也好。

倒也不必慕初暖多費口舌了。

下一秒,保安從蔣梅的口袋裡拿出了什麼。

“是手串!”服務生喊了一聲。“是慕小姐的手串!”

蔣梅傻眼了!

手串……手串怎麼在她手裡?!

這不應該在慕初暖那裡麼??

“猶然記得慕夢妍小姐所說。”慕初暖抬了抬自己的纖細的手臂提了提裙襬。“手串出現在任何人那裡,都算是偷。”

“不,我冇有偷啊!我冇有我冇有!”

“報警。”白炙允看了一眼安保找機會吩咐。

“不不不!這不是我偷的!不是!”蔣梅搖頭之後看向了慕夢妍,“小妍,媽媽,媽媽冇有偷啊!”

慕夢妍在一瞬間也傻眼了。

如果剛剛她不承認蔣梅是她的媽媽,就可以說慕初暖指使蔣梅所做了!

可是現在……!

“原,原來是媽媽,啊。”慕夢妍尷尬的笑著,“阿不,不,我忘了,是我讓媽媽保管的,不用報警,不用!”

“要報警。”傅司燼的濃眉上揚了一下。“因為要抓你。”

“有什麼理由抓我?!”

“你,偷竊。”男人的薄唇一張一合說出了這三個字。

“你血口噴人!”慕夢妍根本不認可的傅司燼的話。

此時,不遠處的大螢幕上映入了慕夢妍偷換兩個包包東西的畫麵,但是拿回去的確實慕初暖的包。

“這……這!”

慕夢妍眼球轉著,在試圖想出一個辦法來化解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