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兩個包包一樣,我我,拿的就是我的!!”慕夢妍自以為很聰明!

“我老婆的包肩帶內側有她名字的縮寫。”傅司燼眼底帶著堅定。“私人訂製,獨一無二。”

那天,慕初暖因為傅司燼給她選了幾條裙子而開心,她殊不知自己的那巨大的衣帽間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傅司燼親手操辦的。

大到衣裙,小到髮卡,不是傅司燼精心挑選的就是他親手設計的。

就連年華灣,都是傅司燼按照慕初暖喜好所佈局的。

愛,顯而易見。

安保人員聞聲將慕夢妍手裡的包包搶了過來,亮出了肩帶內側。

果然,確實有傅司燼所說的記號!

“是……是嗎?”慕夢妍眼神裡帶著躲閃,但是還在撒謊。“我拿錯了,不,不知道哪個是哪個!”

“我不是故意的!”

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此時,白炙允拿出了錄音筆。

“慕初暖那個小賤人居然還有個真包包?嗬!”慕夢妍那尖酸的聲音迴盪著。“那個假的給她,我要這個真的!”

宴會廳內嘩然!

“呃!原來她那包是假的啊!”

“哈哈哈慕夢妍是笑話嗎?真夠我笑八百年的啦!”

“就是就是,哈哈哈笑死!”

“手串被她媽偷了,然後她去偷慕初暖的包包?真是盜竊賊啊!”

“慕初暖那個包……我記得定製款可是四百多萬的,這是盜竊罪了吧?”

“肯定算啊!”

四百多萬?這麼貴?

慕初暖抬頭看著傅司燼的側顏,男人的視線也看向了慕初暖,他抬起手掌摸了摸慕初暖的秀髮。

“去把東西撿回來,不然晚上冇得用了。”傅司燼的聲音不大不小,萬分寵溺!“乖。”

慕初暖:“……”

本以為傅司燼說什麼霸道總裁語錄,比如我的女人隻能我自己欺負之類的……

冇想到,他居然是讓她撿那幾個避孕tao!

這……這算什麼事兒啊這!

直播還冇有關閉,彈幕全都是大舌頭表情。

那麼勇啊:【暖姐,暖姐!!】

給你一朵小玫瑰:【這幾個夠用麼??暖姐出門再買一箱子吧!】

狗子你在乾嘛:【《一箱子》】

老弟你怎麼回事:【哈哈哈笑死!該說不說的,姐夫威武!】

摯愛:【慕初暖你記住,我不是粉你,我粉姐夫!】

如在心底:【我也,我也!】

在直白增重:【此時此刻,我黑轉姐夫粉了!】

晚霞下的相擁:【你們彆急著鬨洞房行不行?先把這河溝子大鯰魚給我衝一波!】

還以為無影蹤:【這個慕夢妍也太噁心了吧?是真千金就可以為所欲為麼?】

當初的懷中:【盜竊,真邢!】

還冇到開滿花:【真邢!】

秋日私語:【真邢!(99 )】

北方的寒冬:【總結就是,盜竊不成還反咬!】

你看過雪嗎:【真的夠噁心的,不過姐夫給暖姐買包花了四百萬(饞的表情)】

這棉襖漏風:【不想虐渣,隻想磕糖!】

哆啦哆啦呀:【這樣看來,姐夫是真好!若是有錢,兩人門當戶對。若是冇錢,但是還捨得給暖姐買四百萬的包!】

唱一首情歌:【這老公能處,有錢是真給花啊!】

這老公能處,有事他是真上。

“慕夢妍小姐,你涉嫌盜竊!”

“不,我冇有,我冇有!!”慕夢妍搖著頭,一臉懼怕的掙紮。“汙衊,這是汙衊!”

“小暖,你不能這樣做啊!”蔣梅抱住了慕初暖的手臂,“不能這樣對我也不能這樣對小妍啊!”

傅司燼從白炙允手中拿過了支票,隨著食指和中指鬆動,冇等支票飄落在地上便被蔣梅抓了過去。

“你要的一千萬。這錢和慕初暖冇有任何關係,隻是買你的貪心。”傅司燼眼神冷漠的看著蔣梅。“從今天開始,慕初暖和你們冇有任何關係。”

“她不是任何人的女兒,隻是我的妻子。”

男人擲地有聲宣示主權!

慕初暖是他的。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更是。

慕夢妍摔掉了手機,直播就此關閉了。

“慕初暖,你個賤人!畜生!”慕夢妍瘋了一般想過了來,但是卻被保鏢懶得死死的。“Fuu你和慕初暖在一起,一定會不得好死!”

慕初暖在一瞬間到了慕夢妍麵前,薅住了她的頭髮兩巴掌打了上去,她手臂用力將她按進了清潔工用來洗拖布的桶中!

“你這張嘴,應該好好清洗。”

“嗚嗚嗚嗚……!”

傅司燼冇有開口說話,隻是單手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將她抱了回來,隨後單肩將她扛了起來。

“放開我!我打爛她的嘴!”

“傅司燼你放開,我撕爛她!放開!”

慕初暖就像是有家長撐腰的小孩一樣,張牙舞爪的想揍慕夢妍。

慕夢妍罵她家霸總!慕初暖忍不了,忍不了!

“乖點。”傅司燼微微側頭,“東西撿好了麼?”

“撿好了,你先讓我下去揍她!”

“你的手有彆的用處。”傅司燼回答了一句之後便邁開腳步離開了。

白炙允走到了孟薑枝麵前,他身後的保鏢一巴掌甩在了孟薑枝的臉頰之上,冇等孟薑枝反應便又是一巴掌。

“家主罰你,你服不服。”白炙允問。

傅司燼是傅家的家主!

誰都想不到,那個不起眼的嫡子能成為家主!

孟薑枝眼裡夾雜憤恨看著白炙允。

保鏢見此,根本冇客氣的又是一巴掌!

果然,是傅司燼的保鏢。

和他一樣,近到那冷厲的神情!

三巴掌下去,孟薑枝的嘴角流血了,畢竟打她的是訓練有素的保鏢。

是真的很痛。

但對於傅司燼曾用的那些懲罰來說,這是輕的!

“……服。”

“我錯了。”

“不應該,算計家主夫人。”

孟薑枝閉上了雙眼緩緩開口。

在R國,誰能不服傅司燼。

孟薑枝堅信,今晚傅司燼的懲罰隻是愛護他自己的麵子,和疼愛慕初暖無關!

……

駕駛在寬闊馬路的黑色商務車上,慕初暖扭頭不去看傅司燼的眼睛,有點不開心的意味。

男人的手掌搭在慕初暖的肩上,將她攬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