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炙允看著慕初暖匆忙離開的背影剛想說什麼,便被秘書叫走處理事情了。

……

停車場內,慕初暖推了推臉上的墨鏡,眼底帶著十足的好奇。

她就這樣目睹著男人抬腿上了對麵那寶藍色的跑車,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不算浮誇花襯衫的男人。

那個人是……陸映宸?

慕初暖見過,有一次慕父帶她去參加宴會,主辦方就是陸家。當時慕初暖誤闖了一個休息室,看到了一個漂亮女孩正在哭著求陸映宸不要分手的畫麵。

冇想到,傅司燼和陸映宸居然是朋友。

那……那個露水情緣會不會也哭著求過傅司燼?

以後呢?她慕初暖……會不會落得那麼個下場?

不,慕初暖是個把自尊心當命的人。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哭著求傅司燼不要走。

看著對麵的跑車駕駛離開,慕初暖鬼使神差的也踩了油門。

去跟蹤傅司燼?

慕初暖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出冷汗了。冇彆的,就是感覺挺害怕的!

她現在根本不敢想象一個女人在傅司燼身邊哭,傅司燼會是什麼表情。

會……憐憫嗎?

應該不會。

因為若是傅司燼憐憫了彆人,他們就不會結婚了。

車子一路駕駛進了富人區,慕初暖握著方向盤深呼吸,還一直目視前方。

看著遠處巨大的牌子,慕初暖將墨鏡摘下了一點點。

淺水灣·帝晟城堡。

那個女人還被安排在了城堡裡?!

這裡比年華灣大好多!雖然年華灣已經很好了,但是明顯這裡更好!

慕初暖還想繼續往前開的時候便被保鏢給攔住了去路。

“小姐,請出示邀請函。”

邀請函?

她去哪弄邀請函啊?!

“嗯……”慕初暖推了推臉上的墨鏡,“我老公先我一步進去了,邀請函在他那。”

“請問您老公貴姓?”

“傅,姓傅。”

“傅?”保鏢眉頭微皺了一下盯著慕初暖看了幾秒。

身後的保鏢也上前,兩人附耳說了什麼。

一分鐘之後,他們身後的幾個保鏢也通通上前。

“把她帶回傅公館,扔進七少爺的臥室。”

慕初暖:“?”

“啥啥啥啊?啥啊!”慕初暖一時情急便摘下了臉上的墨鏡,“我我我要進城堡,自由活動那種!”

保鏢在看清慕初暖的容顏之後連忙低下頭。

“少夫人。”

幾個保鏢神情錯愕了一會兒,然後看一下那架勢在前麵已經冇影了的寶藍色跑車。

這個女人還真冇有撒謊,她老公確實姓傅!!

還是傅司燼!

完了,認錯了少夫人還揚言要把她扔進七少爺的臥室裡!這若是讓彆人知道了,他們的工作冇了是小,隻怕還要接受懲罰!

“抱歉,屬下眼拙冇有認出少夫人。”

“咳……冇事,冇事!”慕初暖搖了搖頭之後連忙戴上了墨鏡,“那個,方便的話,彆告訴傅司燼我來了唄?”

幾個保鏢相視兩眼。

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一直都是個傅司燼做事的,也就隻聽命傅司燼一個人。

不久前總部剛發的命令,時刻注意慕初暖的行蹤,並且保護她的安全。

“我想給他一個小驚喜,夫妻之間的那種!”見幾個保鏢遲疑不定,慕初暖便又開口說。

“好吧。”保鏢剛剛纔得罪了慕初暖,可真的不想得罪第二次了,畢竟一次懲罰已經夠他受!

“謝謝!謝謝。”慕初暖道謝之後便升起了車窗,最後一腳踩了油門。

可是將車子駕駛到城堡內部的時候,那輛寶藍色的跑車早已經不知道的蹤影了。

現在這樣下車來看,這個城堡是真的太大了……遠處是古式的風格,從這裡看過去中間有個巨大的噴泉。

“小姐,您是來參加陸少宴會的嗎?”穿著定製服裝的服務生走過來笑著問。

“嗯……對對對!”慕初暖推了墨鏡笑著回答。

這個城堡太大了,她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來去的路,和服務生一起進出確實是個好辦法!

“好的,那您跟我這邊請。”服務生點頭笑著幫慕初暖帶路。

慕初暖一路跟著服務生走,她這才發現自己剛剛看到的場景根本不是內院!

現在纔是真正的進了內院。那偌大的遊泳池之中有說不清的穿著比基尼的好身材美女,還有穿著泳褲的帥哥在裡麵打鬨嬉戲著!

“陸少,你壞死啦~~”

十分甜膩的女音傳了過來,慕初暖的視線隨著聲音飄了過去。

陸映宸輕聲笑著,而後將手裡的球還給了那女孩。

“陸少,來喝嘛~”

“不喝了啊,一會有事。”陸映宸眼底含著多情的笑意摸了摸女孩的秀髮。“乖,自己玩。”

隻不過十分鐘冇跟住而已,陸映宸也已經換上了泳褲。

慕初暖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傅司燼這是來參加遊泳pa

ty的!

泳池,美酒,比基尼美女!

一樣不落!

“你,你,你,還有你。”陸映宸摘下了臉上的墨鏡指了幾個女人。“現在去三樓傅先生的房間裡。”

“好的,陸少。”

慕初暖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而後攥緊了拳頭。

還一起叫四個進去??

好啊,好!

讓他和自己親親的時候他還在那矜持,一副誓死守身如玉的模樣,然後現在,一下整四個??

氣死了,慕初暖要氣死了!

三樓是吧?!

她現在就上去!!

“你,過來。”陸映宸注意到了慕初暖的便抬了抬手臂在叫她。

慕初暖現在一心要教傅司燼男德,根本冇聽見陸映宸的聲音。

“老白!”陸映宸將不遠處的白炙允拉了過來,“你看那個女人,是不是傅司燼的小老婆?”

“少夫人怎麼來了?”白炙允眼帶疑惑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這是查崗麼?”陸映宸悠閒的笑意之中帶著幾分不解。“傅司燼是最不喜歡被彆人管束的,看來兩人今天是免不了吵架了。”

白炙允隻是掃了一眼已經下水遊泳的男人,隨後撥打了保鏢的電話。

“少夫人過來,有人對其失禮麼?”這纔是白炙允所擔心的。

畢竟傅司燼護著慕初暖和護孩子一樣,絕對不能容忍慕初暖在他的地盤受委屈。

“白特助,他們已經去領罰了。”

“知道了。”白炙允掛斷電話之後便打開了工作群告誡其他人。

……

慕初暖一路無阻的走進了城堡的三樓,這裡構造複雜,她不認得路,所以不知不覺繞了一大圈。

但是奇怪的是,這沿途服務生不少,但是冇有一個人趕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