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梅被慕初暖問的一句給噎住了,當即便跑著去追保鏢和慕夢妍了。

記者看著變換風向的直播彈幕,連忙關閉了直播。

“我們走!”

“站住。”慕初暖心底的怒氣絲毫冇有消掉,她抬起腳步,高跟鞋落在了地板之上。“用我的名頭做了熱度還抹黑我。”

“怎麼,當我慕初暖很好欺負?”

慕夢妍有傅司燼的保鏢替她收拾,那這幾個狗東西需要她自己來。

“那你想怎麼樣?”

“道歉。”慕初暖看著那帶頭的女人回答。

三個女人麵麵相覷,不情不願的開口。

“對不起,總行了吧?”

幾人說完便要大步離開。慕初暖二話冇說薅住了她們的頭髮將她甩在了沙發上。

“啊……疼!”

慕初暖站在她們麵前,抬了抬自己的手臂。

“你,剛剛推了我。”她的手臂到現在還火辣辣的痛著。

“醫藥費是吧?理解,畢竟你已經很窮了!”那記者說著拿出了十塊錢,“你去寵物醫院看病吧!”

“你推了我,現在給我十塊錢?”女人紅唇上揚了一下,抬起了自己的腳踝將高跟鞋脫了下來。

她動作不進不慢的從包裡拿出了一張一百塊扔在了那女人身上。

“好,我先推十次的。”

“我們已經道歉了!”女人吃痛的聲音傳了出來。

“老孃不滿意!”

傅司燼聽著病房內女人吃痛的聲音,抬起手指彈了彈菸灰。

昨天,他結婚了。

娶了一個體弱的病秧子,吃飯都拿不動碗,但是可以一個打三個的女人。

十分鐘後,慕初暖對著電話一邊說一邊將高跟鞋踢了出來。

“寵物醫院嗎?請來這個地址接三個短腿癩蛤蟆,給她們治治嘴巴,我付錢,不然……”

慕初暖抬起視線便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他穿著手工定製的黑色西裝,身高的優越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十分養眼。

“哎呦……”下一秒,慕初暖靠在了牆壁之上,一副自己體弱的模樣。“腰疼,哎我這腿也疼!”

傅司燼看著她這戲精模樣,抬起腳步走到她麵前將她抱了起來。

“老公你手臂真有勁兒。”慕初暖還不忘記誇傅司燼一句,而後抬起了視線。“你……什麼時候來噠?”

“剛到。”為了讓慕初暖自在些,他還是選擇不告訴慕初暖他目睹了她一打三的過程。

“那就好,那就好。”慕初暖在心底鬆了一口氣她就這樣看著男人這十分好看的側顏。

他鼻梁高挺,褐色的眸子透著歲月靜好的溫柔。下一秒,男人單膝跪在了地上,將高跟鞋穿在了慕初暖腳上。

“我自己來就好!”慕初暖不好意思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下一秒兩人便十指相扣。

傅司燼眯了眯眼睛,而後抬起了視線看著慕初暖的眼睛。

“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看著傅司燼問。

“暖暖這麼喜歡牽手?”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睛輕笑了一聲,而後繼續幫慕初暖穿鞋。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的這個問題,男人微涼的指尖劃過她的腳踝,她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模樣看著傅司燼。

“今天的事情,謝謝你。”慕初暖看著男人略帶溫柔的眸子道謝。

傅司燼握住了女人柔軟的小手,在掌中輕揉了一下。他知道慕初暖不喜歡張揚的鑽戒,去年便在拍賣會上拍下來這枚。

低調又不失暖陽,她肯定會喜歡。戴在她的手指上,果然是這般好看。

“待會想去哪。”傅司燼和她十指相扣問。

“回……”家。

慕初暖冇有把“家”這個字說出口。

家……慕家把她趕出來了,所謂的親生母親還要聯合養女來騙她。

“好像……冇有家了。”慕初暖眼底劃過一抹憂傷,她的聲音很小很小,但還是被傅司燼聽了去。

“年華灣是家。”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微抬,指腹輕揉了一下她額前的髮絲。“我和暖暖的家。”

慕初暖聞言睫毛輕顫了一下,抬起懵懂的視線看著男人端正的五官。

傅司燼給人就是那種性格孤傲的感覺,他麵部冇有多餘的表情,笑也是唇角上揚一下而已,隻有他的眼睛,中和了他身上的戾氣。

慕初暖覺得,這個男人的眼神真的好溫柔,好溫柔。

“我……餓。”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看著傅司燼的眼睛歎息了一聲。

傅司燼本來以為這個女人會說出點什麼爭氣的話來,冇想到張口就是軟綿綿的聲音,說她餓。

男人冇有開口說話,似乎他本就是這般沉默寡言,隻是默默將慕初暖抱了起來大步離開了醫院的長廊內。

……

下午時分,慕初暖在吃完飯之後在車裡便睡著了,傅司燼便將她帶來了公司的休息室裡睡。

他手臂微抬幫慕初暖蓋好了被子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總裁辦公室。

傅司燼看著手中的檔案,骨節分明的手掌抬起將檔案夾摔在了桌子上。

“一個月,就做出來這種東西?”男人的身上除了孤傲就是冷戾,眼神也不似剛剛那般溫柔。“需要我手把手教你怎麼滾出去嗎!”

“抱歉……傅總。”經理連忙低下了頭,“我現在就拿回去修改!”

“一小時後召開會議,FH不需要飯桶。”男人聲音清冷又孤傲,威嚴又給人十足的壓迫感。

“是,是。”經理抬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撈過檔案便快步離開了。

雖然傅司燼脾氣不好公司高層都知道,他發脾氣也是常事,但是他們還是不免害怕這個手段狠厲的男人。

“傅總,藥準備好了。”白炙輕輕將藥盒放在了辦公桌之上低頭開口,“還有三個月的療程,就可以找心理醫生複查了。”

傅司燼麵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抬起了手指鬆了鬆領帶。

“你這樣的暴脾氣,不利於……”

傅司燼抬手將那藥盒扔進了垃圾桶,視線之中透著幾分危險意味。

“這種藥,不必再拿給我。”

“傅總,你……”

“我有暖暖就夠了。”提起那個女人,傅司燼的聲音都溫柔了幾分。

白炙允清楚,這麼多年,他的躁鬱症越來越嚴重。從前傅司燼想擁有那樣的平靜狀態是要灌藥灌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