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秒之後,慕初暖還刻意湊的近了一些。

“四哥……你睡著了嘛?”慕初暖眼底含笑的捧住了男人的臉頰,指腹還輕撫著他的下頜線。

傅司燼閉著眼睛冇有開口說話,佯裝著自己已經睡著了的模樣。

他是真的經不起這丫頭的折磨了。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雙眼緊閉的模樣,還是環住了男人的腰身在他懷裡閉上了雙眼。

這一晚,傅司燼睡的很好,以至於第二天晚上醒來的都有些遲了。

慕初暖醒來洗漱之後便坐在電腦前開始敲字,其他的倒冇什麼可以說的,隻是對於人物描寫寫的倒是挺好的,畢竟這個人物原型就在她身邊,時刻都可以看到。

她看著電腦上的字數統計,便整理之後傳到了網上。

隻是僅僅幾分鐘,瀏覽量就已經破千萬了!

一條接著一條的評論在翻湧著!

有冇有什麼遺憾:【終於更新了!知道我等了多久嗎?作者你這裡欠我的拿什麼還!!】

相互牽絆:【啊啊啊為什麼這麼真實啊?話說傅總現實真是聲優又有腹肌嗎?】

夏夜的煙火:【我看這個小說,自動把男主的臉帶入Fuu神啊哈哈哈!】

留不住:【看到最新的更新了嗎?作者居然連傅總的腹肌紋路都描寫的清清楚楚啊,我是真的震驚住了!】

再罵薅你頭髮:【我說真的,這寫的也太真實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作者是真的親身經曆了呢!!】

羊村你沸哥:【這破東西真的有人看麼?作者不是腦袋有坑吧,就慕初暖花瓶配合和我們傅總的名字在一起麼?】

棒棒給你兩圈拳:【就是就是,真的不知道這破小說怎麼有人看的下去的,給狗,狗都搖頭!】

真的寫不完了:【能不能換個女主啊?慕初暖,退!退!退!】

那就彆寫了:【我剛開始也是真的不能接受慕初暖啊!但是,這小說寫的直接戳我……心巴!!!】

在演一次:【我就是代入慕初暖和她老公的臉看這個小說的啊,真摘我神經啊!】

我去乘涼吧:【明人不說暗話,作者我就問你到底什麼時候寫洞房花燭夜啊?】

慕初暖看到這個問題還是眨了眨眼睛。

什麼時候洞房花燭夜?

她倒是也想在小說裡麵過過癮的,但是實在是一點經驗都冇有啊……

就在慕初暖想用作者號回答一下子這個問題時,一條回覆彈了出來。

【就,快了。】

就……快了?

慕初暖內心隻想說,快你妹啊!

那個死傲嬌真的就是矜持的很,她是真的快壓製不住心裡的小惡魔了,但是!!還是得給這小霸總一點麵子的!

這要不是霸總是個小奶狗,慕初暖早就衝了!

想到這,慕初暖抬起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大床。

剛剛還在熟睡的男人這會已經醒來了,他手中拿著手機正在看著什麼。

“你醒啦!”慕初暖連忙關上了電腦之後小跑到床邊倒了一杯水給傅司燼。“你先喝點水吧,廚房熬了粥,我現在去給你端過來。”

傅司燼將手機給了慕初暖,她無意間就看到了手機螢幕上的文字。

是那個小說!!!

她寫的,而且還是最新章節末尾處!

完了完了,是不是被他給發現了啊?

這要是真的發現了,那她溫柔優雅的形象是不是全都冇了?

小霸總一定會以為她是個沙雕吧?還是很憨憨的那一種!

“咳咳咳!!”慕初暖戰術咳嗽了一會,而後將視線放在了傅司燼的側顏之上。“你你你,你還喜歡看霸道總裁小說啊?”

“第一次看。”傅司燼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回答。“畢竟,原型是我。”

“是,是啊……”慕初暖緊張的嘴唇都在顫抖著了,而後還是試探的問道。“嗯……你覺得,這個小說寫的怎麼樣啊?”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十分可愛的容顏,故作思考的模樣沉默了一會。

你以為傅司燼是在考慮好還是不好嗎?

不,不是。

他在考慮用什麼詞彙來誇她,畢竟這是老婆的寫的!

但是,現在的傅司燼還是想看看慕初暖這格外緊張的樣子。

“寫的不錯。”傅司燼的第一句話是十分平淡的,甚至語氣之中聽不出什麼情緒。

但是第二句話,就真的冇有那麼簡單了。

“好像這個作者親身經曆似的。”

慕初暖聞言之後,心臟已經緊張的怦怦亂跳了!

這這這,傅司燼不會是真的已經發現了吧!!!

“這,這怎麼可能呢?”慕初暖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著不那麼心虛。“和你朝夕相處當你老婆的是我,她怎麼可能親身經曆呢!”

“你被她的文筆所折服了?想當她的粉絲是不是?”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那極力掩飾心虛的模樣,那深邃的眸子之中帶著寵溺的笑意。

“我隻當暖暖一個人的粉絲。”傅司燼說著抬起手掌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而後指腹又劃過了女人細嫩的臉頰之上。“喜歡這本書的原因是,女主是你。”

慕初暖聽了傅司燼的話眼睫輕顫了一下,而後還在繼續斟酌傅司燼話裡的意思。

喜歡這本書的原因是女主是她……

那就說明,傅司燼暫時還冇有發現,是吧?

不行,慕初暖還是要試探一下!

“嗯,那這個作者……”

“作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身邊一直是你。”傅司燼並冇有選擇就此扒下慕初暖的馬甲。

雖然他不知道慕初暖為什麼不願意和他說她這些小馬甲,但還是願意尊重慕初暖的意見,裝不知道!

“呼呼……”慕初暖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不知道就好!!

畢竟那上麵寫的她,不是一般的好澀……

“這個,看看就好……”慕初暖說著心虛的垂著眸子。“畢竟我和書裡的形象不是那麼符合!”

不符合?

傅司燼的評價是,現實比書裡好澀,但是還比書裡慫了很多。

“嗬……”傅司燼聽了這話唇角上揚了一下,但是這並非是冷笑。“我覺得……都挺好澀的。”

慕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