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你彆亂說好不好??”慕初暖隻是聽了這一句話臉就紅了起來,便還想和傅司燼辯解什麼。

可是男人從床上起身之後便進了浴室,留在慕初暖視線之中的便隻有一個背影了。

“傅司燼,我在你心裡就是這麼個形象嗎?”慕初暖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大步追上了傅司燼的腳步激動的問。

傅司燼站在浴室門口轉身看著慕初暖十分激動的模樣,隨後用手掌揉了揉女人的髮絲。

“我要洗澡,你一起麼?”

慕初暖內心:嗯……怎麼不可以呢?

但是,現實:“我纔不想呢!”

“那你還抱著我手臂不放?”傅司燼垂眸看著自己被慕初暖握著的手臂反問。

慕初暖反應過來之後連忙收回了自己的手,還緊張的後退了兩步。

“用,用熱水,彆再著涼了!”慕初暖提醒了一句之後便要轉身離開。

“你不引誘我,當然要用熱水。”傅司燼說著便解開了睡衣的鈕釦,毫不避諱的在慕初暖身後脫。

慕初暖聽了這話,轉身便看到了男人裸著的上半身。

“!”

這分明是狗男人誘惑她!

“臉這麼紅呢。”傅司燼隻是看了她一眼,男人的眼底帶著無限玩味。“眼睛都看呆了。”

慕初暖聞言連忙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真不知道是誰引誘誰!”

“你自製力不行。”傅司燼半眯著眸子感受著水溫,“還要怪我麼?”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百無聊賴的模樣,紅著臉的模樣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洗澡不關門,你暴露狂嗎?”

“不喜歡不看就是。”傅司燼背對著慕初暖,笑的沉魅。幾秒之後他轉過身看著慕初暖的眼睛,“還看?那就是很喜歡了。”

“纔不!”慕初暖說著便關上了房門,靠在房門背部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處。

不,不就是看了背部嗎?心跳怎麼還這麼快?

慕初暖,看你那冇出息的樣子!又,又不是冇看過!

霧氣覆上玻璃門,傅司燼抬頭還可以看到女人靠在門上精美的蝴蝶背,他手臂微抬,指腹觸碰到了玻璃。

這個高度,剛好到慕初暖的發頂。

比起之前,她倒是長高了不少。是啊,小姑娘長大了。

慕初暖這纔想起浴室是玻璃門,心裡已經有了壞心思了……

偷偷,偷偷看一眼啵?

就一眼!嗯,對!

反正也是合法有證的,他身材那麼好皮膚那麼白,不看真的可惜了!

想到這,慕初暖慢慢轉身將眼睛湊的近了些。

哎……可惜有霧哎。

隻是一秒,男人的指腹劃過玻璃門上,那塊玻璃馬上就清亮了。

可以看啦!

不,不對……

怎麼突然少了一塊霧啊?

芭比Q了,被髮現了!!

想到這,慕初暖下意識就是趕緊逃跑,可是她剛轉身要走浴室的門便被推開,她的腰身也被男人的手臂給攔住了。

“唔……”

慕初暖驚了幾秒,隻感覺自己的已經被男人的手臂帶進了浴室之中,他手掌稍微用力便把慕初暖按在了玻璃門之上。

“偷看?”

“冇……我冇有!!”慕初暖一臉心虛的搖頭,而後視線緩緩下移。“你洗澡,怎麼不脫褲子呢……”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的問題手臂微曲,那深邃的眸子之中含帶玩味。

“知道你會偷看。”男人的薄唇落在她的臉頰之上,微涼的手掌放在了女人腰間。“怕嚇到你。”

慕初暖內心:我不怕!我不怕!!

“咳……我,我先出去了!”慕初暖說著便要抬起腳步離開。

“偷看完就想走?”

“我說了我冇偷看!”慕初暖還是不承認這件事。

傅司燼手臂收緊,低頭靠的慕初暖很近很近,水聲依舊,但是難掩男人帶著欲味的呼吸。

“我是,光明正大的,看。”慕初暖磕磕巴巴的開口說,“合法有證,看你兩眼,怎,怎麼了……”

有點理直氣壯,不確定,再聽聽!

“你少,少矯情!”

嗯冇錯,理直氣壯!

“唔……!”

慕初暖隻感覺自己的身體騰空,而後被男人的手臂拖起之後放在了洗手檯之上,男人的手掌就這樣攬住了她的後頸,薄涼的觸感在慕初暖唇上綿延。

霧氣四散,水滴落在了地板之上發出略微沉悶的聲音,室內的溫度逐漸上升,慕初暖隻覺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親,親的太累,了……”女人靠在傅司燼的肩頭一邊呼吸還一邊吐槽。

“還有更累的、”男人的聲音極儘沙啞,指腹輕撫女人的下頜線開口問。“要、試試麼。”

更累的……

親親之後就是……!!

慕初暖內心:啊哈哈哈!搞澀,我就愛搞澀!哈哈哈哈我要試,要試!

隻不過……大白天的,不太好啵?

此時,慕初暖腦海裡的黑白天使在打架!

白天使:就無語無語無語!慕初暖你必須矜持一點!這像什麼樣子?霸總都喜歡小白兔那種的可愛類型!

黑天使:暖姐,衝!!這麼極品的男人真的冇有了!你再慫我真要薅你頭髮了!

慕初暖:其實真的不是我想衝,主要是為了以免我頭髮被薅!

“試試吧!!”

“好。”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而後在慕初暖眉心落下一吻。

慕初暖臉頰微紅,環住了男人的腰身。

想不到初夜……哦不不,現在大白天的,難道算是初白麼?

想象很豐富。

現實給慕初暖一個大比兜。

十分鐘後。

“嗯……舒服。”男人的聲音低啞,“重一點。”

“往下,慢慢動。”

慕初暖都快哭了!

試試,試試個屁!!

她現在成了按摩小妹了,在這給傅司燼捏肩揉背!

離譜,這太特喵離譜了!!

“舒服麼!!傅老闆?”慕初暖對於這件事越想越氣,隨意手上用了力道。“嗯??”

“嗯……”男人帶著曖昧的低吼傳入了慕初暖耳中。

好好聽的聲音啊……

慕初暖還想聽,所以用用力按他的肩。

可是後麵的幾下,傅司燼根本不為所動!

難道……傅司燼害羞?

“叫出來吧,我愛聽!”慕初暖將頭湊了傅司燼身邊一臉寬慰的說。

傅司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