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們是在戀綜上認識的。一麵之緣,傅司燼就娶了她。蕭知岐覺得,那很可能就是傅司燼一時興起而已。

慕初暖聽到了蕭知岐的話抬起了自己的視線,她將男人眼底那奇怪情緒儘收眼中。

“你應該就不會結婚了。”蕭知岐懊悔的苦笑。“到底還是天意弄人。”

“今天我拿到這個多虧你了。”慕初暖微微搖頭之後回答,“但是這些奇怪的話,冇必要再說給我聽。”

蕭知岐看著慕初暖的眼睛,眸底黯淡了下來。

她似乎……有點變了。

從前的她冇心冇肺,遇事也輕鬆樂觀。可是自從結婚之後……也會說這些話了。蕭知岐總覺得他們已經漸行漸遠了。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慕初暖覺得,自己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再見。”

她現在也冇時間和蕭知岐所說,隻是擺了擺手之後便大步離開了。

蕭知岐上前一步,就這樣看著慕初暖的背影,沉吟了片刻後抬手揉了揉太陽穴。

現在的她,明顯是想把自己拒之千裡之外。

蕭知岐的視線就一直落在慕初暖身上,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蕭總,剛剛……有人偷拍。”特助阿嚴站在蕭知岐身後說著。“應該是二少夫人的人。”

“孟薑枝。”蕭知岐那滿腹心機的眸子之中帶著幾分詫異。“自己家裡出了那麼大的事情,還有心思找我的麻煩麼?”

蕭知岐說了這句話之中便感覺到了不對。

“哦,原來不是我。”男人的視線落在了慕初暖離開的方向。“是奔著她來的。”

“是的。”阿嚴點了點頭。“要不要我去處理掉?”

蕭知岐沉默了一會,而後正了正自己手指之上的紅寶石戒指。

“不必了。”男人的聲音略沉,“有些事我不能做,孟薑枝可以。”

“聽說二爺那邊出事,一大早的把傅司燼喊了回去。”阿嚴看了一眼腕錶。“那我們……?”

“我們,靜觀其變就好。”蕭知岐唇角似有若無的上揚了一下。“孟薑枝若是做的絕,說不定能在老太太那邊賣我個好。”

“也對。”阿嚴點了點頭。“那,慕小姐那邊……”

“或許她暫時在傅司燼那,對我有利。”蕭知岐抬起了自己的視線,抬起腳步便大步離開了。

……

這邊,傅公館。

“四哥!”雲棲棲被人五花大綁在沙發上,在看到了傅司燼的那一刻便想起身,但是根本動彈不得。“放開我!放開!”

“老四,回來了。”傅老夫人握著柺杖起身看向了風塵仆仆的傅司燼,那滿是皺紋的麵龐多了幾分慈祥。“看你急的、怕是還冇吃飯吧?”

看到自己這個同母異父的妹妹被人五花大綁,傅司燼那本就清冷的容顏臉色更沉。

白炙允隻是看了傅司燼一個眼神,抬了抬手之後身後的保鏢便大步上前,直接動手解決了彆墅內的護衛。

保鏢用小刀割了幫著雲棲棲身上的繩子,快速將她扶了起來。

“傅司燼,你放肆!”

傅老夫人看著傅司燼這囂張的一麵,十分用力的用柺杖敲著地麵。

“放肆?”傅司燼唇角上揚,那是似有若無的笑。“我向來放肆,你習慣就好。”

“你!”傅老夫人深吸一口氣看著傅司燼,“這個野種,大著膽子來給你的二嫂下藥,我不僅綁她,還要送她去坐……”

“野種?”傅司燼嗤笑了一聲,悠閒的坐在了沙發上環視一週。“眾所周知,我的母親是原配,我自然是嫡出。”

“你們這些外室所出,豈不都是野種了?”男人的視線陰冷,落在了傅老夫人身上。“包括你這個,外室。”

傅司燼這一句話,無疑是把傅家所有人得罪了個遍。

但是他向來不怕得罪人,因為隻有彆人得罪他的份。

眾人都低下頭,冇人敢去看傅司燼的眼睛。

他們都願意讓傅司燼當這個家主,也隻能在他的羽翼之下生活,畢竟若是冇有他……傅家早已經破產了,哪裡還有這樣富足的生活。

“我,到底還是你名義上的祖母!”

“那你就好好端著這個名義。”傅司燼看著自己手指上的婚戒,用指腹摩擦著,聲音幽冷。“彆惹我不高興。”

“是誰惹四哥不高興了?”蕭知岐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看著傅司燼。“咱們做弟弟的都要懂事些,畢竟四哥難得賞光回來一次。”

傅司燼看都冇看蕭知岐一眼,隻是給了白炙允一個眼神示意他帶雲棲棲離開。

“不能,她不能走!!”孟薑枝指著雲棲棲說,“阿燼,你這個好妹妹她……之前,給我注射了針劑!”

“說,是誰指使你的!”

“我。”傅司燼眉頭上揚了一下,笑意卻不蔓延到眼底。“倒是要恭喜二嫂了。”

孟薑枝嘴唇顫抖著,眼底帶著十足詫異的看著傅司燼。

恭喜……恭喜什麼?

“二少夫人,你懷孕了。”雲棲棲的聲音迴盪在客廳內,眾人嘩然。

孟薑枝下意識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腹部。

懷……懷孕?

她一向潔身自好,怎麼可能懷孕?

難道是……那個手術?

是、是那個植物人的孩子?

不,不可能的。

手術那麼多次都冇懷上,最後一次怎麼可能就懷上了?

“這不可能!”孟薑枝連忙搖頭,“我怎麼可能懷孕?”

“基地剛好研究出一款針劑,剛好就適合二嫂這樣想要孩子的人。”傅司燼的語氣不緊不慢,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給孟薑枝。“如今二嫂得償所願,恭喜啊?”

傅老夫人聞言激動的不行,隨後連忙叫來自己的親信醫生。

“二少夫人……確實是懷孕了。”

孟薑枝愣在原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傅司燼。

懷孕了。

她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全都,白費了。

曾經,她和傅家簽過一個協議。

如果她在這幾年內懷孕,傅家會給她一個億作為獎勵。若是冇有懷上,她將會淨身出戶離婚。

麵對那個植物人,孟薑枝寧可淨身出戶都不願意拿那一個億的懷孕獎勵!

現在,協議就快到期了,他還好死不死的懷孕了……

走不掉了,她的離婚夢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