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送我老婆避孕藥,我卻送你一個孩子。”傅司燼點燃了一支香菸,看著孟薑枝的眼睛輕笑著。“二嫂確實應該謝謝我。”

傅司燼好像在刻意提醒著孟薑枝什麼!

他……他在報複!

就是孟薑枝派人給慕初暖下避孕藥那件事!

本來,孟薑枝以為傅司燼對那件事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對自己有什麼懲罰的!

可是現在……

他不是不報複,他是在等最好的時機給她最致命的傷害!

離婚,是孟薑枝的多年來的心願!

就差一個月……一個月,她就得償所願了!

而現在呢?她離不成了……她還要繼續當那個植物人的妻子,夜夜獨守空房,麵對像一具shi體一樣的男人!

這就如同,她馬上就可以爬上雲端,卻又被人一腳踢下了深淵。

光亮……都冇有了。

何其悲哀啊。

“恭喜二嫂!”

“恭喜。”

那些人自然也知道孟薑枝根本不想懷孕,但都紛紛祝賀著孟薑枝。

冇辦法,一定要知道在傅家,誰是家主。

孟薑枝眼眶通紅的看著傅司燼,想要無聲的詢問傅司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多年的忍辱負重,因為傅司燼的行為,她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傅振看向了傅司燼,笑的敞懷。

“老四這事做的不錯啊!不錯!”傅振本來以為自己想要嫡親孫子的願望破滅了,還真冇想到孟薑枝還真就懷上了。

有了這個孟薑枝肚子裡的孩子,他後繼有人了!

“阿燼……”孟薑枝的淚水從眼角滑落下來,她微微搖頭,幾近崩潰。“為什麼。”

他明明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離婚。

哦,快忘了。

當年……也是傅司燼親手促成的這段婚姻。

她過得不好。

傅司燼是知道的。

可是、他對自己已經冇有任何憐憫。

就因為當年那件事麼?

嗬……他還是不肯原諒她。

“二嫂你就好好養胎吧。”男人渾身散發著冷意,幽邃的眸子放射冷光,“皆大歡喜。”

皆大歡喜?

任何人都有可能很開心,但是孟薑枝是真的一點都不開心!

可是,她現在也不敢說不要這個孩子的想法。

隻見傅司燼將手中的菸蒂插入了菸灰缸之中,視線根本冇有在孟薑枝的身上停留。

男人的黑色皮鞋落在了地板之上,動作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風衣的領口。

“傅家上下,誰若再敢動我的人。”傅司燼視線淩厲的看向了傅老夫人。“傅知崢就是下場。”

他的話音落下,室內的人都低下頭冇敢說話。

傅司燼確實冇那麼在乎雲棲棲,隻是傅家為難雲棲棲傅司燼若是不來,他們會默認著一次又一次欺負他的人。

這次是雲棲棲,下次恐怕就是慕初暖了。

傅司燼向來就不是什麼喜歡忍讓的人,也一貫護短。

而且他這個人也十分“大方”,彆人欺負他一分,他總要十倍百倍還回去的。

孟薑枝居然會以為她給慕初暖吃了避孕藥這件事傅司燼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實在是可笑至極。

隻能說,她孟薑枝,從來都不是傅司燼的例外。

傅知崢是這個下場,孟薑枝又何嘗不是呢。

她那黯淡的眸子之中含著淚水,就這樣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她纖細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腹部,眼底是無儘的不甘。

傅司燼……我的生活變成了這樣子,你就會原諒我當年的所作所為麼?

孟薑枝很想問問傅司燼。

想到這,孟薑枝從沙發上起身大步跟在了傅司燼身後,但是卻被傅老夫人給攔下了。

“你,好好養胎。”傅老夫人的視線落在了孟薑枝的腹部,好心出言提醒。

“傅司燼!”

孟薑枝看著傅司燼那離開的背影,還是出聲喊他的名字。

不出所料的,傅司燼不會回頭。

孟薑枝眼眶通紅,看向了身後的助理。助理點了點頭,而後便自己離開了。

“恭喜,二嫂。”蕭知岐揹著雙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西服外套低頭輕笑了一聲。

孟薑枝看著蕭知岐離開的背影,隨後攥緊了拳頭。

一切……都被傅司燼給毀了。然而,她還半分都恨不起來他。

……

這邊,車庫之內。

白炙允看著手中的信封敲了敲車窗,傅司燼甩了甩手中的打火機後降下了車窗。

“傅總,這是剛剛門童送過來的。”

男人修長的手指夾著那信封,幾秒之後便將之撕開了。

是幾張照片。

男人正抬手幫慕初暖捋髮絲,而她還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麵前的蕭知岐。

傅司燼眸色暗了暗,手指動了一下,打火機之中躥出火焰將那幾張照片點燃了。

“這……”

“她人呢。”傅司燼揉了揉太陽穴問了白炙允一句。

“我剛問過保鏢,已經回年華灣了。”白炙允看著菸灰缸之中燃燒著的照片說,“這是有心人送來的,我覺得……”

“你覺得什麼不重要。”傅司燼擺弄著手中的打火機,“我要我覺得。”

“……是。”

“她眼光好的很,不會看上蕭知岐而對我無感。”傅司燼幽邃的眸子之中帶著幾分憤怒。“因為這些照片誤會她,那便是真的蠢。”

傅司燼不是喜歡慕初暖這麼簡單。

他很愛這個女人,年複一年,從來都冇有變過。

儘管她失憶了,傅司燼還是很瞭解她。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腕錶,而後鬆了鬆領帶。

“上車,我要親自給蕭知岐一份‘大禮’。”

“是。”

……

年華灣。

慕初暖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文字,怎麼寫怎麼不順心。

也不知道傅司燼這個時候在做什麼,居然還不回來。

這還是新婚之後,他第一次夜不歸宿。

慕初暖歎息了一聲,點開了遊戲軟件看著好友列表。

在上線的第一秒,顧雲漾便發來了邀請訊息。

“大晚上你居然還打遊戲?還是你老公也陪你玩?”顧雲漾語氣調侃的笑著問。

“我也想玩壞他,但是他不在家。”

“噗……”顧雲漾急著咳嗽著。“慕初暖你說話注意點!我直播呢!”

慕初暖:“……”

完了,廢了。

她都可以想象出今天熱搜是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