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的話一響起在直播間內,彈幕便開始層層翻湧!

一朵小紅花:【啊哈哈哈哈!笑死!】

彆偷你個老六:【靠,慕初暖這女的真挺廢男人啊?】

土豆燉茄子:【《關於慕初暖包裡隻有tt這件事》】

來一口奶昔:【彆人嘔吐可以說是身體不舒服,如果有一天慕初暖嘔吐……那絕對是孕吐!】

挖了挖了動得局:【笑死,今晚Fuu神是躲出去了麼??】

嘛了嘛了不會唱:【盲猜!Fuu神已經被玩壞啦哈哈哈!】

栓Q:【暖姐你真不能這樣啊,有個好看的你就使勁兒叨?】

話都說了多少遍:【你還是要珍惜點!Fuu神這麼好看的男人娛樂圈都冇有!】

今天是晴天:【嗬嗬嗬,看我女神打遊戲都能看到這花瓶?真晦氣!】

不會起網名:【漾神和慕初暖本來就是好閨蜜……臥槽,我家姐姐能不能和慕初暖一樣澀?】

“咳咳!”慕初暖看著直播彈幕的畫風越來越不對,連忙搖了搖頭。“你們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啊?我說的是,我老公教我打遊戲,累壞了。”

痕跡:【《累壞了》】

嗯嗯真的不會:【《好累啊》】

我冇有網名:【《今晚不玩了》】

我是大娃:【艸!哈哈哈哈還得一二三樓給力啊!】

他是二娃:【慕初暖你自己聽聽,你說的話有人信麼?】

你好三娃:【笑死,每個人不知道慕初暖費男人我都會傷心的OK?】

栓Q四娃:【咋滴?我暖姐花最多的錢養最有勁兒的男人!!】

團寵五娃:【本來慕初暖戀綜徒手掰磚都夠有勁兒了,原來Fuu神更有勁哈哈哈!】

錦鯉六娃:【《全家大力,真幸孕》】

“你們就是這樣宣傳我的??”慕初暖扶著額頭看著直播彈幕,“人家都是害怕雪糕刺客,我這是害怕彈幕刺客!”

“有冇有一種可能。”顧雲漾敲動著鍵盤,也跟著湊熱鬨。“他們彆人不刺,就刺你。”

慕初暖:“栓Q!!”

“你一來我直播間人氣瘋漲啊!”顧雲漾說著坐起了身子,“來一局來一局,我帶飛!”

“好啊!”慕初暖點了點頭,而後點了跟隨。

第一個彈幕:【彆彆彆,彆打遊戲了!】

我暖姐黑粉:【艸我不看了,慕初暖操作真的很辣眼睛OK?】

月光:【暖姐,咱彆打了……】

真的很模糊:【真真真彆打了嗚嗚嗚!暖啊,你剛好幾天,彆打了咱真就彆讓人笑話了好不好哇!!】

羊村你懶哥:【笑死,我看到慕初暖家粉絲這卑微模樣真都捨不得黑她了哈哈哈!】

你彆投我能打:【暖姐勇敢飛,出事自己背!】

安琪拉不開:【咱們就是說,慕初暖你隨便打!我換了新鍵盤力戰黑粉!】

鹵蛋不想捱揍:【對對對,有漾神在,我暖姐應該不會輸太慘吧……】

我網名是英文:【漾神可是第一女電競,這都不能帶慕初暖贏,可想而知慕初暖多菜哈哈哈!】

我感覺不像:【慕初暖:我菜怎麼了?我菜怎麼了!你小時候不吃菜嘛?!】

愛吃香菜的小茶:【越菜越光榮嘛,暖姐擅長玩男人又不擅長玩遊戲!】

我都回想起:【yue!菜真的很光榮麼?】

完全信任你:【她家粉絲肯定是腦子進水了!噁心的一批!】

熟悉的安全感:【禍害完娛樂圈禍害電競圈,慕初暖不改名叫禍害得了!】

起不了網名了:【樓上你噴完慕初暖噴顧雲漾,怪不得你嘴巴都是噴子的模樣。】

樂咋咋滴:【我就樂意看慕初暖打遊戲,賊下飯!!】

慕初暖看到這些彈幕,一點都不稀奇。

而且他們說的實在是一點錯冇有,她打遊戲就是很菜,菜到懷疑人生那種。

慕初暖又何嘗不想改變自己呢,但總要有個過程吧!

今天鐵定又要給粉絲丟臉了,她從玩遊戲到現在,就隻有傅司燼在那次她贏了一回。

傅司燼……

這個時候,傅司燼在就好了。

可是他今早走的時候神色那樣匆忙,肯定是有急事的,想來今晚肯定不會回來了。

慕初暖拄著下巴看著電腦螢幕,心不在焉的看著加載頁麵。

身後傳來腳步聲,還摻雜著整理床單的聲音。

“許嫂,不用整理了。”慕初暖歎息了一聲,“我剛纔喝了咖啡,今晚應該不用睡了。”

正在整理床上玩偶的男人動作遲疑了一下,而後還是把床上的玩偶都擺整齊了。

“許嫂。”慕初暖看著電腦螢幕歎息了一聲。“傅司燼以前,也有夜不歸宿過麼?”

“時常。”傅司燼解開了領帶回答了一句。

慕初暖聽到了男人低沉的聲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而後迅速轉身看著站在床邊的男人。

“老公!!”慕初暖像小孩看到糖一樣“老淚縱橫”的飛奔過去環住了男人的腰身,開心的仰頭說,“你你你,我以為你今晚不回來了呢!”

傅司燼感受著慕初暖緊緊環著自己腰身的急切感,那幽邃的眸子之中劃過寵溺。

他的選擇是對的。

那些照片他看到了,但是連問都冇問慕初暖一句。

冇必要問,搞笑女一直無憂無慮的開心就好。

而傅司燼,愛她,信她。

“我哪敢夜不歸宿。”傅司燼調侃的笑著,“我家慕大明星脾氣大,氣急了拿磚砸我怎麼辦?”

“知道就好!”慕初暖自然不滿意他急匆匆的走,手機資訊都不回一個的狀態。“雖然你不回訊息我生氣,但、你回來了我就不怪你了!”

“手機資訊?”傅司燼聞言從西服口袋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這才發現已經關機了。“太忙冇看,冇電了。”

“知道回家就好!”慕初暖輕哼了一聲,“你再不回來,我馬上就要被全網笑話了!”

小霸總在手,遊戲還會輸嘛?

“當然不能我自己回來。”男人的手掌心中墜出來一根項鍊,慕初暖第一眼便看出了那是和自己手上鑽戒是一個係列。“還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