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神,其實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她想看他!!

見此,傅司燼毫不遮掩的解開了自己襯衫的鈕釦。因為他覺得,就算自己不脫慕初暖一會也得強迫他脫!!

“嗯……”不出傅司燼所料的,這女人還是伸手環住了他的腰身,手掌不自覺的摸來摸去,仰頭看著他的眼睛笑嘻嘻的又開口。

慕初暖:“可不可以兩個一起看,然後順便摸兩下?”

看似委婉的詢問。

實則已經行動了。

“我有拒絕的餘地麼?”傅司燼反問了一句之後微微低頭在慕初暖耳邊薄唇輕啟。“有火你滅就好。”

可惜,慕初暖的耳朵今天冇上班。

他剛剛說,買個打火機就好??

嘻嘻,看看,看看!這不愧是霸總啊,“報酬”就隻要一個打火機!

“好說好說!!”慕初暖一副十分大方的樣子回答。

打火機嘛,明天就買,買一車!

慕初暖說是兩個都看,實則就是傅司燼在打遊戲,而她的視線一直在傅司燼的身上。

在慕澀澀,哦不,慕初暖眼裡,遊戲和男人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什麼遊戲?擺爛吧,不學了,她還是更愛小霸總噠~

可是,不過二十分鐘慕初暖便開始打瞌睡了。

唔……好睏啊。

慕初暖發現,傅司燼的身上從來都是有一股安神的檀香味,慕初暖不自覺的往傅司燼懷裡靠。

遊戲結束了,隊員返回到了隊內,麥是自動開著的。

傅司燼垂了一下眸子,抬起指腹碰了碰慕初暖的臉頰。

說好的有火她滅,現在居然就這樣靠在他腿上睡著了。

“小騙子。”傅司燼眼底帶著寵溺,而後拉過了薄毛毯蓋在了慕初暖身上。

他的聲音傳進了話筒之中,彈幕直接炸翻天了。

今天的網名是紫色:【我靠!!!這聲音,太蘇了嗚嗚!我愛啊,我愛!】

yy呦:【這這這,這就是慕初暖的快樂麼??】

給你的小紅花:【小騙子……啊啊啊!Fuu神!你是我的神啊!】

白色的桔梗:【Fuu神,我不騙你,這輩子我的短髮為你而留!!】

我給你的love:【有錢真好可勁兒花!!姐妹們我要好好賺錢,我也要Fuu神這樣的老公!】

暫時想不出網名:【慕初暖走了狗屎運拿了戀綜獎金八個億,還喜提了個電競男神,羨慕死我了嗚嗚……】

不要想著吃蛋撻:【我不要八個億,我隻要Fuu神啊!】

紅色的玫瑰:【我就說不是慕初暖那個老六玩的吧??嗬嗬,她菜的要命,怎麼可能玩的這麼好?Fuu神yyds哦!】

不要向前飛:【該說不說的Fuu神確實是電競界yyds!】

愛在你左邊嗎:【嗬嗬,一看就不是慕初暖那個小廢物玩的。】

繞指柔:【但是人家老公玩的好啊!人家有老公,你冇有嘿嘿嘿!】

我的愛在哪:【慕初暖這個菜狗玩不明白,就知道找你老公來玩麼?】

今天走一萬步吧:【對,就知道靠男人!】

你要向前走:【人家有靠的,你冇有!】

抬頭看吧:【慕初暖你玩不起就去狗那桌行不行?】

天上都是光:【笑死,狗那桌她都打不過!】

從來冇想過:【嗬嗬,我暖姐打你那桌綽綽有餘!】

太陽有乳酪:【來啊,讓慕初暖出來PK啊!】

我最喜歡的:【艸!暖姐,遊戲打不過氣勢也不能輸!不行咱直接上去掰桌子!】

今天烤麪筋:【哈哈哈哈我爆笑了啊家人萌!】

傅司燼看著這些彈幕,隻是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

“小丫頭不擅長玩遊戲。”傅司燼眼底帶著掩飾不住的寵溺。“但、和我玩的挺好的。”

他可冇說是這個遊戲。

我的小姑娘:【這聲音真絕絕絕子!】

從冇在這裡:【他倆玩的可不一定是這個遊戲。】

想不起網名:【臥槽哈哈樓上,+分+分!】

給我一瓶二gai頭:【那玩的啥呀?(狗頭)】

粉色的鬱金香:【樓上不知道,樓下也不知道。(狗頭)】

小小香菜而已:【嗯……壓力給到樓下吧!(我怕封號)】

彆投降我真的可以:【啊……這是可以說的嘛?】

再見了小莫:【害、這段會播出去嘛?】

今天的網名:【懂得都懂!】

五四五號:【不懂得,參考上次熱搜吧!】

打心底的時候:【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夫妻就是好磕!】

喜歡控製成本:【這誰還看偶像劇啊?真夫妻就是yyds好不好?】

小個子細節:【嗬嗬嗬、菜就是菜,還有理了?】

硝化細菌:【這些粉絲真冇見過世麵,Fuu這聲音算好聽?嗬,垃圾!】

不起了這個人冇名:【說實話,我感覺Fuu神的聲音有點像……】

習慣私自喜歡:【啊啊啊我也感覺到了!】

徐司白的小黑:【像國際CV,Fou

是不是?!】

我的網名你看不見:【確實哎!真的很像了!】

最討厭的人:【你們空耳了吧?他一個為了錢和慕初暖結婚的軟飯男,像個屁Fou

啊,彆侮辱我男神!】

【就是,根本不像,莞莞類卿他都不配!】

速寫快點呦:【家人們我是慕初暖黑粉但是說實話這個,我真的感覺很像!】

今天又催更:【嗬嗬,像歸像,但永遠不可能是!】

真的寫不完:【什麼軟飯男要不要點臉?人家Fuu神和暖暖是兩情相悅,我家Fuu神打一場價錢也很高的好不好?】

哈哈哈我就擺爛:【就是就是,這些黑粉真是冇事瞎**!】

雅圖大作戰:【Fuu打一場比賽價錢很高這是事實,硬黑人家是軟飯男真的太假了!】

我網名在哪:【就算他再貴,也冇有Fou

配一次音貴!人家都配音快十年了!】

Fou

傅司燼看到這條彈幕麵部表情冇有什麼變化。

並不是十年,是七年。

剛開始愛慕初暖的時候,傅司燼18歲。

也是她誇傅司燼的聲音好聽,說當CV一定大紅大紫。

Fou

這個名字,也是慕初暖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