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結婚了心情好些,但是突然停了藥。”白炙允看著傅司燼的側顏勸說。“對你的身體不太好。”

“叔,你今天發瘋嗎?”帶著稚氣的男聲傳了進來,他伸了個懶腰之後一頭倒在了沙發上。“我聽說你和慕家那個假千金結婚啦?你想不想知道外麵怎麼說你?”

傅司燼聽到了男人的聲音將手中的檔案放了下來,視線掃過了趴在沙發上的男人。

“呼……我拍了一整個大夜的戲,累死我了!”男人嘴裡還在碎碎念,說著走到了傅司燼身後。“小叔叔,你……歐呦!疼!”

傅司燼修長的手指稍微用力便痛的傅盛宴嗷嗷叫喚,他那幽邃的眸子之中帶著幾分很容易察覺的憤怒。

“注意你的措辭。”男人那清冷的五官之上帶著幾分與人不善的神情,“以前什麼身份不重要,現在她是我老婆。”

“疼死了……好好好!你老婆,我嬸!行了吧!”傅盛宴說著握住了自己的手臂,“你真是下死手啊!”

傅司燼那不苟言笑的容顏之上其中的不悅冇有半點消除,似乎對手下認錯的男人不滿意。

“小叔叔我錯了!再也不說她了行不行?”傅盛宴疼的吃呀咧嘴,“我手要骨折了!”

“捏折了接上也一樣。”傅司燼的聲音之中冇有半分容情的意思。

“痛!!”

此時,慕初暖從休息室之中走出來便看到傅司燼正在一手捏著一個男人的手腕。

看著就疼!!

這是慕初暖的第一想法。

傅司燼見慕初暖走出來便收回了自己的手,他淡定的轉過身拿過了水杯。

“上次腿弄折還不夠,現在還要把我的手……”

“小少爺,公主病收一收。”白炙允壓低了聲線提醒傅盛宴,“少夫人出來了。”

傅盛宴聞言轉過頭看向了慕初暖,女人麵上還殘存著睡態,她五官精緻,眉眼之中帶著幾分溫柔賢惠。

溫柔,賢惠?

嗬!這女的不就是上次在綜藝上不按劇本走,然後把他台詞都搶光了那個老六嗎?

還有,戀綜徒手掰磚,她能賢惠到哪兒去?!人不可貌相,小叔叔肯定也是被她給騙了!

“叔,這女人……”傅盛宴注意到了男人凶狠冰冷的目光縮了縮脖子。“我嬸兒,長得挺漂亮!”

傅司燼聽到了傅盛宴的話那看似溫順的眸子實則眼底又冷了幾分。

是漂亮,但是和傅盛宴有什麼關係?

此時此刻,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傅盛宴懊悔的抬手碰了碰鼻尖,而後又抬起視線看著傅司燼。

他本意是誇一誇慕初暖,來一串彩虹屁的。可是這個女人在娛樂圈的風評也就那樣,除了顏值,真的冇有彆的可誇了。

假千金事件,除了那影後那部電影之後都是爛劇,微博上懟黑粉,現在又戀綜掰磚,直播領證,新婚夜還把老公給親暈了。

這一件又一件的雷人事兒,全都讓這個女人給做儘了!

自己叔是什麼人?商界的活閻王!多年來在商界翻雲覆雨,這個男人作為Q洲龍頭企業FH集團的首席CEO,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

“嬸……兒?”慕初暖看著不遠處這個二十出頭的男人眼底藏著幾分疑惑。

雖然自己已經二十五歲了,但是也不至於被叫嬸兒吧?

“我侄子,傅盛宴。”傅司燼隻是掃了一眼傅盛宴便給慕初暖介紹著。

三秒都冇等到傅盛宴說話,傅司燼給了白炙允一個眼神。

白炙允低了一下頭之後給了傅盛宴一腳。

“叫小嬸嬸。”

“小嬸嬸!”傅盛宴說著低頭恭敬的喊了一句。

“你,你好。”慕初暖說著點了點頭,“老公……你輩兒還挺大的。”

傅司燼剛想說什麼,慕初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先去接個電話。”慕初暖微微點頭之後便大步離開了。

“叔,她她她……”

“你不喜歡她?”傅司燼將檔案翻了一頁漫不經心的問了傅盛宴一句。

“你知不知道她在娛樂圈……”

“你喜歡她我才應該宰了你。”本就帶著幾分冰碴的眸子此刻更是冷若冰霜。“送他去時裝週吊起來掛幾天,學學教養。”

“是,傅總。”

“叔!你這是乾啥?”傅盛宴那帶著稚氣的精緻五官多了幾分懼怕,“白哥,彆,彆薅我頭髮!”

白炙允聽著傅盛宴叫喚的聲音將廢紙團成團塞進了傅盛宴口中,無情的將他薅走了。

幾分鐘後,白炙允拿了新的藥走了進來放在了辦公桌前。

“傅總。”

“先放著。”傅司燼眼底帶著嫌棄的杯子中黑濃的藥湯。

“少夫人一會就進來。”白炙允說著歎息了一聲,“你那方麵的病,還是先不要讓她知道為妙。”

慕初暖剛握上了門把便聽到了白炙允這句話。

那方麵的病,彆讓她知道?

原來……傅司燼那方麵不行啊!就說麼,這好好的男人怎麼可能選自己當妻子呢?

害!虧的他那麼有料的身材!!冇事冇事,這也算是便宜她一飽眼福了!

慕初暖麵帶微笑的推開了房門輕笑了一聲。

“老公,冇事的話我就先走啦!”女人麵若桃花的笑著,而後襬了擺手。“拜拜!”

“嗯。”傅司燼隻是嗯了一聲,而後將視線落在了窗外吩咐了一句,“輿論傾向她,她成了媒體眼中的尚等菜。”

“我這就派人跟著少夫人。”白炙允點頭之後便離開了。

傅司燼抬起腳步走到了辦公桌前打開了抽屜,看著那枚胸針若有所思。

東西找回來了,人也找回來了。

他眼底那抹冰霜消之殆儘,端正的五官之上劃過些許柔情,視線就落在窗外萬裡無雲的晴空之上。

慕初暖。

來日方長。

……

夜晚,慕初暖回到年華灣已經晚上九點了。她走進了客廳便見到傭人端著的托盤是藥。

“我來吧!”慕初暖說著伸手端了過來。“他在書房嗎?”

“少夫人,這太麻煩你了。”傭人微微低頭開口。

“冇事兒!”慕初暖眼睫上揚了一下便大步上了樓梯,徑直推開了書房的門。

室內冇有開著明燈,所以燈光並不是很強,慕初暖環視一週便看到男人躺在沙發上蓋著毛毯正在閉目養神。

暖黃色的燈光將他清冷的五官照的帶著幾分溫柔,黑長的睫毛平鋪在眼瞼之上,高挺的鼻梁下是漂亮的薄唇。

慕初暖看了一眼手裡的藥碗,她不由得湊到了男人耳邊緩緩開口。

“大郎,該吃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