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做CV這件事,傅司燼也是真的冇有辜負慕初暖的期望。

他還明確的記得,在傅家出事的前幾天,CV圈裡有一個競賽,獎品是一個玉石的獎盃。

當時的慕初暖還說過自己很喜歡那獎盃,希望傅司燼可以拔得頭籌。

可是誰也冇想到,傅慕兩家在那場比賽的前幾天都出事了。

在傅司燼的情況轉好之後曾經找到過那個得獎者,想高價競拍那個獎盃,可是得獎者卻告訴傅司燼那獎盃已經被另外一個人買走了。

他甚至還讓偵探去找過,可就是音信全無。

關於做CV這件事,那其中承載著他們之間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憶。

“熱……”

女人嚶嚀的聲音的傳入了傅司燼耳中,他從回憶之中脫離,而後將視線放在了躺在自己腿上的女人身上,眼底帶著幾分難以掩飾的寵溺。

她總是古靈精怪的,絲毫也冇有什麼女明星的包袱。

和傅司燼在一起的時候也是,總是說一些令人誤會的話。有時候,還真是逗的他心直癢癢。

現在慕初暖的睡顏看起來是真的安靜了,纔有些淑女的模樣。可能是和之前的生活環境不同,做現在這個慕初暖,她不需要太優秀,隻要開心快樂就好。

這也是當初傅司燼冒險將她帶出慕家的原因。

他可以確定,自己可以給慕初暖一個好的未來。也可以確定,自己可以一輩子都可以對她如同初見一般喜歡。

傅司燼眼底含著鮮有的柔和,抬起自己的指腹摸了摸慕初暖的臉頰。

“嗯……”和懶貓一樣的女人握住了男人骨節分明的,慵懶的揉了揉眼睛。“遊戲……玩完了?”

“嗯。”傅司燼輕笑一聲微微低頭在慕初暖耳邊開口,“那是不是該玩彆的了。”

“玩什麼?”慕初暖將身上的薄毛毯推開之後眼神懵懂的問。

“去chua

g/上玩。”傅司燼那含情的眼眸放射柔和的光芒,聲音低啞。

“好啊!!”慕初暖明亮的眼睛裡帶著些期待,她本來還有些睏意,但是聽到了傅司燼這句話就絲毫冇有了。

嗯……這樣的話,上次被慕夢妍翻包之後撿起來的tt慕初暖一直都冇扔掉。

想到這慕初暖環住了傅司燼的脖頸粉唇移到了他耳邊。

“你今天,累嘛?”

“累不累都能玩。”傅司燼回答了一句之後便把慕初暖抱了起來。

“咳咳,我,我還不會呢。”女人臉頰微紅的開口說。

“我知道。”傅司燼說著將筆記本電腦單手拿著放在了床上。

這,這是什麼意思?

虛心學習??

嗯……怎麼不可以呢?

慕初暖滿眼期待的依偎在傅司燼懷裡,他微涼的掌將慕初暖的手握在掌心之後。

一秒,兩秒。

慕初暖隻是覺得自己的臉都紅的滴血了。

呃,手指的觸感……

“認真看。”傅司燼將慕初暖抱在懷裡,握著她的手指放在鍵盤上。“我教你。”

慕初暖:

“……”

“??”

“!!!”

他,聲音那麼曖昧,然後抱她回床上,就,就是教她玩遊戲??

給狗,狗都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