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學!我不玩!”慕初暖抽回了自己的手掌之後背過身子,滿臉氣憤。

人家深夜做什麼,他深夜在做什麼?!

她這臉,這身材,傅司燼就一點都不心動?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抬手用指腹碰了碰自己的鼻尖。

他,又怎麼惹著這小祖宗了?

男人的手臂稍微用力,便把慕初暖撈進懷裡,四目相對了幾秒,他便低頭吻上了她柔軟的唇瓣。

嗯……慕初暖還是比較喜歡玩這個遊戲。

室內的燈光昏暗之中透著暖意,熱情的曖昧衝合了空調的冷風,那是灼熱的炙陽打在溫暖柔和的海浪之上,郎情妾意綿延不斷。

“寶寶。”傅司燼溫柔的嗓音一點點消化了慕初暖心底的怒氣。“是在生我氣嗎。”

“冇……”慕初暖看著男人柔情似水的眸子,吞了吞口水之後回答。“冇有。”

傅司燼撐起手臂,笑聲低沉抬手摸了摸女人的髮絲。

“是冇生氣,還是親過之後就消氣了?”男人的語氣之中帶著無限調侃的問慕初暖。

慕初暖的手掌緊緊的攥著身下的被子,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撥弄著慕初暖的心絃,她捲翹的睫毛輕顫了一下。

“你身上……很香。”慕初暖咬了咬唇,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傅司燼好像知道慕初暖的話冇有說完一般,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

“可,可饞死我了……”

“嗬……”傅司燼唇角上揚了一下,這並非是冷笑。他微涼的手掌沾染了溫度,而後就這樣揉了揉她的髮絲。

慕初暖看著他足具魅惑的眼神,伸手勾住的了男人的脖頸吻了上去,還很過分的翻身將傅司燼撲倒了。

不怪她不怪她,她是清心寡慾的女明星,全是,對,全是傅司燼的意思……

慕初暖內心:親吧,親老公又不會胖。這麼帥不親他實在對不起我自己,嗯,接吻還減肥呢!

她這青澀的吻技,甚至連換氣都不會。

“呼……好累。”慕初暖緊緊的環著傅司燼的脖頸,將臉頰貼在男人的喉結之上大口喘息著。“親累了,先睡了。”

傅司燼:“……”

“老公……晚安。”慕初暖摸了摸傅司燼的臉頰笑嘻嘻的說了一句之後便貼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傅司燼隻是抬手揉了揉太陽穴。

這覺給狗,狗都不睡。

但是她儘管晚上喝了咖啡,她該睡還是睡。

雖然他知道,慕初暖從來不熬夜,但傅司燼滿身火的看著她睡還是很不舒服。

也好、總比弄了一半她呼呼睡著了強!!

“寶寶。”男人雙眸微眯低頭看著自己懷裡的女人。“我難受。”

傅司燼等了半分鐘,就隻有熟睡的呼吸聲。

男人的喉結滾動了一下,骨節分明的手掌握住了熟睡女人的小手在唇邊輕吻了一下。

當天晚上,慕初暖做了個夢。

她變成窮鬼了,然後進廠擰螺絲,累的手都要折了!!回想之後,慕初暖睜開眼睛時已經熱淚盈眶了。

“哇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