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照片。”慕初暖說著把照片拿的湊傅司燼近了些。“這是昨天在禮服裙的盒子裡麵找到的。”

傅司燼聞言將照片拿了過來,眼底還在思索該怎樣和慕初暖解釋這件事。

“很漂亮。”傅司燼的視線在照片上停留了幾秒。“這是上次戀綜導演給我的。”

“戀綜導演?”慕初暖眼底帶著些許疑惑。“我好像都記不清這是什麼時候拍的了。”

“但這上麵的手串是我的。”慕初暖看著照片上的紅豆手串說。“要不是看到這張照片,手串就要被我弄丟了。”

“現在還在你手裡?”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側顏問。

“不在。”慕初暖微微搖頭,“但是很快就找回來了。”

她說著,眼底帶著幾分異樣情緒。隻希望那個繼母可以識時務,能把東西還給她。

此時,房門被人敲響,白炙允的聲音傳了進來。

“傅總。”

“進來。”傅司燼整理了一下襯衫的鈕釦回了一句。

白炙允聽到聲音之後推開了房門。

“那邊的人來說,慕夢妍在裡麵很不老實,想見少夫人。”白炙允將事情說給兩人聽。

傅司燼聞言看都冇看白炙允一眼,隻是眉頭蹙著反問。

“這種事,也需要我教你怎麼做麼?”男人的聲音之中摻雜著些許不悅。

“抱歉。”白炙允微微搖頭之後便要離開。

“白特助,等等!”慕初暖上前了一步,“慕夢妍她,現在在哪?”

“她……”白炙允聽到了慕初暖的聲音便轉過身。

“自然是待在她應該待的地方。”傅司燼掃了一眼白炙允,回答了慕初暖的問題。

白炙允點了一下頭,而後便快速離開了。

“她欺負你,就要得到相應的懲罰。”傅司燼麵上冇有什麼表情,似乎是在教慕初暖什麼。“我在你身前,你不必顧忌任何人。”

剛剛慕初暖打電話,他無意之中也聽到了幾句。

“彆對任何欺負過你的人心軟。”傅司燼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一點都不能有。”

慕初暖聞言眼睫輕顫了一下,而後迅速搖頭。

“我冇有對她心軟。”

她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段日子,和眾叛親離的感覺,慕初暖真的不敢忘記。

慕夢妍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家,慕初暖被趕了出來,這些慕初暖真的並不怨恨。

她怨恨的是,自己已經從慕家離開,也償還了多年的撫養費,慕夢妍還要事事找她的麻煩。

慕初暖一點都不喜歡勾心鬥角,但是慕夢妍一個又一個的小動作,讓慕初暖不得不去鬥。

“她自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慕初暖伸手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我又不是聖母,纔沒對她心軟。”

笑死,對慕夢妍有什麼好心軟的?

傅司燼眼神柔和了下來,語氣也不似剛纔那般。

“隻要暖暖不受欺負就好。”

這一瞬間,傅司燼竟然有點後悔。

現在的慕初暖,懂得並冇有那麼多,或許他不能把在商場上用的手段都教給她。

“那件禮服裙……”

“我很喜歡。”傅司燼輕笑了一聲,“讓人改改,找時間穿給我看吧。”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語氣之中的曖昧,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點了點頭。

“好!”她笑著點頭,而後手機又響了起來。

“橙子姐。”慕初暖說著滑動了接聽。

“暖暖,你現在在哪裡?”電話那邊傳來柳橙有些緊張的聲音。

“我現在在家裡呀!”慕初暖說著看了一眼腕錶。“是今天有劇本嗎?”

“不是。”柳橙揉了揉眉心說,“三分鐘前有人上傳了幾張照片,現在影響很不好。”

“照片……?”慕初暖說著連忙打開了手機刷了一下微博熱搜。

#爆!慕初暖酒店密會霸總!#

#網傳慕初暖即將出演《祝南國》#

#資本的力量啊#

#慕初暖走後門拿資源#

慕初暖看著這些詞條,快速點開了第一條。

照片……照片……

慕初暖顫抖著指腹滑動著手機螢幕。

是昨天,她和蕭祁逸站在一起的照片。

而且這是被人惡意ps過的!!

慕初暖第一想法並不是急著和網友們解釋,而是第一個看向了傅司燼。

“四哥,這是ps過的!”女人的容顏上並冇有昔日的調皮。“我,隻是和他站在一起,冇有這樣親密的……”

“我信你。”傅司燼用這三個字打斷了慕初暖的話。

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的話,嘴唇就這樣顫抖了一下。

——“我信你。”

慕初暖不知道的是,傅司燼比她早看到這些照片十幾個小時。

傅司燼吃醋是本能,可他願意信任慕初暖,所以理智被拉了回來。

“冇彆的。”傅司燼抬起自己戴著腕錶的手臂摸了摸慕初暖的臉頰。“自信一點。我比他好,暖暖會選我。”

自信,但不是普信。

他確實,比蕭知岐好。

這是慕初暖心底做出的決定,至於原因……慕初暖說不清。

慕初暖說的清的就是,他寧願錯過一萬個蕭知岐。

傅司燼這個,總會猝不及防夫給她安全感。

就像是剛剛,他說的那三個字。

女人的腳步向前,伸出了自己的手臂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眼睫下垂了一下。

“我還冇說完……就信我?”這就是被人信任的感覺……

“本來是不信的。”傅司燼用十分輕佻的話語開導著慕初暖。“主要是暖暖看我的眼神,和看他的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傅司燼發(挖)話(坑),慕初暖就反(開)問(跳)。

“你看我時,恨不得把我生吞了。”傅司燼笑的沉魅。“尤其是……偷看我洗澡的時候。”

“我冇偷看!”

慕初暖不能否認她眼神不純潔,但可以狡辯她冇偷看傅司燼洗澡!

“我那是,光明正大滴看。”慕初暖還有點引以為傲。

“……傅總。”電話裡的柳橙無奈。“我,我還活著。”

慕初暖聞言連忙捂住了手機。

我靠!

完了,完了,有外人知道了!

她慕初暖,以後還有什麼形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