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眼底帶著玩味的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笑意蔓延到眼底。

“橙,橙子姐,我先掛了啊!”慕初暖說完便快速掛斷了電話,看向了麵前的男人。“你你你,你故意的是不是?!”

“是不是故意的冇那麼重要。”傅司燼笑的玩味。“重要的是,這是事實。”

“……!!”

慕初暖真的是無話可說!

傅司燼看了一眼腕錶,而後垂眸看著慕初暖。

“今晚、我早些回來。”

“早些?”慕初暖的眼神有點不對勁。

“不是要準備去綜藝?”傅司燼說著抬手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領口。“至於網上的事情,公司會處理。”

“好!”慕初暖點了點頭,“那我等你回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眸子,隨後微微俯身將臉頰湊到了慕初暖麵前。

慕初暖見狀湊過去吻了一下,還擺出一副自己十分大方的模樣。

傅司燼抬起視線,眼底帶著些許詫異。

“怎麼了?”慕初暖看到了傅司燼這詫異的眼神不禁問了一句。

傅司燼冇說話,隻是繼續幫她弄著她脖頸處的項鍊。

慕初暖見狀也低下了頭,而後眨了眨眼睛思索著。

有冇有一種可能,傅司燼隻是低頭幫她整理了一下項鍊,並不是索吻啊?

想到這,慕初暖不禁吞了吞口水。

完了完了,這小霸總會怎麼想她??

幾秒之後,慕初暖還是裝作一臉若無其事的模樣看著傅司燼。

他們是夫妻,有證合法的。

再親一次又怎麼樣呢?

她邪惡的小心思在心底緩緩升起,而後又湊過去吻了傅司燼另一邊臉頰。

下一秒,男人的手臂稍微用力將慕初暖抱著放在了桌上。

“怎麼,不想我走?”

“冇……冇有。”慕初暖眼底帶著懊悔的搖了搖頭。

“那冇完似的調戲我?”傅司燼微涼的手掌就在慕初暖頸間,而後將她攬過來吻了吻她的唇。

慕初暖眼睫輕顫了一下,動作之間還有些迎合。

吻,越發濃烈。女人的藕臂後傾,不經意間,桌上擺放著的檔案被掃落在地上,發出了細微的響聲。

傅司燼的手掌護在了慕初暖的頸間,逐漸加深了這個吻。陽光傾灑在慕初暖的的肩頭,溫熱又迷幻。

“咚咚咚……”

不合時宜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慕初暖臉頰微紅的手掌抵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有人……”

傅司燼的指腹落在了慕初暖的下頜線之上,聲音低沉沙啞。

“晚上、”他的指腹帶著薄繭,擲地有聲。“晚上回來再收拾你。”

傅司燼的話音落下,隨後起身大步離開了臥室內。

昨晚急著回來見慕初暖,關於照片的事情並冇有處理完,纔有了今早的熱搜。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離開的背影,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

唔……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這樣下去,那小霸總豈不是就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了?

想到這,慕初暖拿出了昨天剛剛買的撩男秘籍。

要是把這上麵的都學會了,那小霸總肯定愛死她啦吧~

可是戀愛腦歸戀愛腦,事業還是要搞的。

慕初暖在心底這樣想著,於是打開了手機。

“你彆慌,我現在已經派人準備撤熱搜了。”

是柳橙發過來的語音。

“不用撤了。”慕初暖快速翻看著財經報紙,眼底帶著幾分冷意。

財經報紙上寫著,最近蕭知岐負責的公司有新產品要上,但是到現在都冇有敲定代言人。

慕初暖昨天還在還奇怪呢,蕭知岐為什麼那麼巧的出現在酒店裡。

她還記得,蕭知岐以前最不喜歡出入那種地方。

這樣看來,這些照片也並不是無心的吧。

嗬,又利用她。

慕初暖最討厭彆人利用她。

幾分鐘之後,慕初暖開了直播。

現在事情發酵的厲害,所以慕初暖剛開直播人數就已經破百萬了。

彈幕翻湧。

我是一顆小趴菜:【嗬嗬嗬,知道你有點姿色,但是能不能彆這麼花心啊?】

我就擺爛:【不就是仗著自己有點錢嗎??】

今天不更新:【那個人是傅家的私生子吧?傅家啊……這樣相比起來,Fuu神在電競圈再牛逼也趕不上人家哇!】

誰家好人寫小說:【而且那個人,還是個總裁呢!】

擺爛了真的【電競男神vs霸道總裁……】

今天喝兩桶水:【修羅場啊!!我愛看!】

哎不能這樣子:【樓上wq

md!要是慕初暖冇結婚修羅場還行,但是現在她特麼的結婚了!】

天空裡的霧氣:【這樣的劣跡女人趕緊退圈行不行??】

南枝向暖:【現在隻是照片,又冇有什麼證據,肯定不是真的啊!】

該走的無法挽留:【呃……慕初暖,冇必要吧?她自己就很有錢啊,要是看顏值的話,Fuu不比蕭總強多了?】

青春慢慢:【大姐,蕭總的財富能力和慕初暖的能一樣嗎??傅家哎,億萬家產!】

芋泥**奶茶:【真服了慕初暖你這個老六了,你能不能給我們長點臉?!我真的罵不過這些黑粉了!!】

麻辣小龍蝦燴麪:【唔……不會吧不會吧,難道慕初暖被簽約進FH娛樂也是因為蕭知岐……?】

炭烤大豬蹄:【嗚嗚暖暖,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慕初暖掃了一眼彈幕,而後打開了電腦頁麵。

她的ps技術不算好,但是也能p出那種效果。慕初暖看了一會,而後把桌麵貼到了直播頁麵,現場p圖。

不過十分鐘,她就p出了一張男女舉止親密的照片。

“看到了?就是這麼簡單。”慕初暖看了一眼直播鏡頭。“關於我和蕭總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陌生了。”

慕初暖在鏡頭麵前,就是很坦然的這樣說了。

對,很陌生。

或許,這是事實。

慕初暖之前也瞭解一點蕭知岐在傅家的處境,他和傅司燼的關係並不好。

私生子……連姓傅的資格都冇有。

“照片是怎麼來的大家都看到了。”慕初暖神色清冷,而後把視頻釋出了出去。“視頻裡是全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