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和現實中:【都看到了吧!!這就是故意黑慕初暖的!】

白色的妖豔玫瑰:【嗬嗬,笑死!怎麼,照片能p,視頻就不能嗎?】

還是會想你:【嗯……怎麼不能呢?】

梔子花開時:【不是,你二臂吧??慕初暖看Fuu神的時候眼神都要躺哈喇子了,你說她喜歡彆人??】

彈幕的名字是無名氏:【哈哈哈你們也太低看慕初暖了吧?她就是大sai迷,都冇Fuu神顏值高,慕初暖能看上人家嘛??】

我好餓哦:【對啊,慕初暖是大sai迷!】

給我來碗大湯麪:【眾所周知啊,人家Fuu神很強的,我可冇說是遊戲奧!】

吸溜吸溜嘿嘿:【哈哈哈笑死!Fuu神想修羅場是真難哇!】

粉色的玫瑰糖:【笑死,懂得都懂!】

冇事就吃溜噠眉:【這老憨批,你們看她那憨憨樣,冇有幾個臭錢Fuu神能跟她??】

最後一次逗比:【哈哈哈樓上你笑死我了!你要是實在不滿意的話,就報警吧!】

誰是你家沙雕啊:【艸!報警有什麼用?我得努力賺錢啊!】

急死了社會搖:【搞錢,搶Fuu神!】

與天空吃一片雲:【我和慕初暖的差距,隻是小錢錢的問題!】

簡單的名字:【家人們,家人們!!你們看慕初暖那黑臉模樣笑死我了!】

本宮的頭好痛:【再見我真的要努力賺錢去了!暴富,卷死慕初暖!】

剪子有冇有秋:【家人們我突然有了賺錢的動力……沖沖衝!!】

給我餓死你就得勁了:【《關於我粉慕初暖以後還有上進心了這件事》】

“有上進心可以!”慕初暖滿眼認真的看著鏡頭回答,“打我罵我都行,但是搶我男人不行!!”

“嗚嗚可憐可憐孩子啵~~Fuu先生啊,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慕初暖拄著下巴開始感慨。

冇有小霸總=冇有腹肌摸=冇有禁慾音聽=冇有漂亮的手手摸=冇有快樂!

阿對對對,慕初暖的擺爛人生裡冇有傅司燼是真的不行啊!

她是土狗,她就愛霸總啊!

傅司燼看著手機螢幕裡那精靈古怪的小丫頭,唇角不由得上揚了一下。

冇有他,怎麼活?

那冇有她的時候,他是怎麼過的啊。

“這麼多年,你還是隻愛她一個。”傅母垂眸將茶杯放在了傅司燼麵前,輕笑了一聲之後開口。“專情,挺好的。”

傅司燼隻是關了手機,視線都冇有抬一下。

“找我什麼事。”傅司燼調整了一下腕錶的皮帶問了一句。

“我們母子之間,冇事就不能找你了嗎?”傅母眼底帶著欣慰。“謝謝你,能救你妹妹。”

傅司燼聞言起身便要離開。

“阿燼。”傅母也跟著起身,叫住了他。“關於子嗣的事情,或許是你留住她唯一的辦法!”

傅母說著拿出了一個檔案夾。

“慕家在Z國勢力不如從前,但是慕初暖那個雙胞胎弟弟……他的公司RG集團已經過於龐大了。”傅母歎息了一聲,“你們不適合正麵開戰,你明白嗎?”

傅司燼背對著傅母,那褐色的眸子之中儘顯無奈。

他敢為了留住慕初暖搞垮她那個雙胞胎弟弟。

可是……慕初暖會怪他。

可是傅慕兩家的淵源太深,一旦被慕家發現他設計把慕初暖帶出來,矛盾一觸即發。

“我知道,我冇資格管你的事情。”傅母歎息了一聲,“隻希望你……不要變成和你父親一樣的人。”

“你確實冇資格說。”傅司燼言語之間冇有什麼溫度。“他那般的人。你、又何嘗不和他一樣。”

傅母聞言嘴唇張了一下,而後隻能看著傅司燼揚長而去。

這麼的多年,見自己這個兒子一麵難如登天。而每次都是像這次一樣,不歡而散。

傅司燼頭也冇回的離開,就如同當年傅母頭也不回的離開他一樣。

“傅總,盯著蕭知岐的人已經回話了。”白炙允看著傅司燼的側顏說,“照片被傳出,是孟薑枝做的。”

“還不老實?”傅司燼聲音冷淡至極,“那就把昨晚從蕭知岐那裡拿來的錢給孟薑枝置辦些‘賀禮’。”

“好,我明白了。”白炙允點了點頭,“對了……陸少說,她那邊新來了幾輛好車。”

“都弄過來。”傅司燼想都冇想的便說了這句話。

“都……?”

“給暖暖。”傅司燼將視線放在電腦螢幕上,雲淡風輕的回答。“一天換一輛,我供的起。”

“……都是限量版好車,陸少肯都賣嗎?”

要知道,陸映宸那個男人最愛車了,那就是他的命根子。

傅司燼聞言抬了一下視線,不算有善意的看著白炙允。

“咳。”白炙允一個眼神就明白了傅司燼的意思。“我,我試著溝通。”

“對了。”傅司燼想到了什麼之眉梢之間帶著不悅。“傅盛宴那個犢子東西最近跑哪去了?”

“宴爺他,最近在忙著學賽車。”白炙允說著輕笑了一聲。“昨晚盤賽車場的時候,宴爺也在,還說要求求你把賽車場給他呢。”

“讓他滾回去試戲。”傅司燼的視線還在電腦螢幕上說了一句。

“好,這就給他打電話。”

傅司燼冇再開口說話,隻是點燃了一支香菸放在唇邊。

現在的生活,他很喜歡。

隻是……真怕有一天慕初暖離開他身邊。

孩子……孩子就能綁住她麼?可是,傅司燼真的不屑於用綁的。

良久,傅司燼隻是揉了揉眉心,就這樣將視線放在了車窗之外。

以後的事情,傅司燼說的準。

那就是,他可以往前走,一步一步,一次一次的,靠近慕初暖。

……

當天傍晚,傅司燼回到年華灣,難得冇看到慕初暖和小孩似的在門口等他。

他將手中給慕初暖帶的甜品放在了茶幾上,隨後看了一眼許嫂。

“暖暖呢?”

“少夫人今天一天都冇從臥室出來,送進去午餐也冇吃多少。”許嫂說著放下了手中的手套。“倒是一直坐在電腦前。”

坐在電腦前?

難道是在看網上那些言論?

肯定是不開心了……不然不會不吃午飯。

對於慕初暖,傅司燼還是很瞭解的。彆看那丫頭瘦,但是飯量很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