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少不準時吃飯的。

傅司燼垂眸看了一眼腕錶,眉頭微皺了一下。

難道,又有什麼小脾氣了?

傅司燼在心底這樣猜測著,而後抬起腳步走上了樓梯。

臥室之中,慕初暖坐在電腦前看著她更新的最新章節。

——“晚上。”

——“晚上回來收拾你。”

她眉梢上揚了一下,點擊了釋出。

不愧是一天看了十本撩男寶典的女人!!!今天寫的超級甜甜甜!

慕初暖一臉的成就感,還把自己寫的東西看了幾遍。

她寫這些東西,腦海裡就是會不由自主的代入傅司燼。

可是,他應該不會像是自己書裡寫的那麼滴……

慕初暖發呆的想著,傅司燼走到了她身後看著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桌麵之上。

可是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想的出神,根本冇有注意到身後來的男人。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側顏,隨後將自己的視線放在了電腦螢幕之上。

看著上麵的文字,傅司燼隻是微微低頭。

“這麼喜歡看這個?”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傳入了慕初暖耳中,她條件反射似的快速站起了身子。

“!”

下一秒,她連忙伸手捂住了電腦螢幕,眼底夾雜著十足的震驚。

“咳咳咳!!”慕初暖不安的咳嗽著,一臉防備的看著傅司燼的眼睛。

她剛剛打開的,是編輯頁麵嗎??

“你,你回來了啊……”慕初暖唇角上揚著問傅司燼,“走路怎麼冇聲音呢?”

傅司燼看出了慕初暖眼底的緊張,也知道她是不想讓自己知道這個作者就是她這件事。

“許嫂說,你一天冇吃飯?”傅司燼轉身倒了一杯水,給了慕初暖處理電腦的時間。

“啊?我……”慕初暖一邊說著一邊快速關掉了編輯頁麵,眼神躲閃的的回答。“我不餓嘛,而且明天就要錄節目,要控製飲食的!”

“不是看書看入迷了?”傅司燼帶著笑意問了慕初暖一句。

“當然不是啦!”

慕初暖是寫書寫入迷了,可不是看書看入迷的!回答不是的話,應該也不算是撒謊啵?

“今天晚上K市那邊暴雨,所以節目組便通知晚一天過去咯!”慕初暖說著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你今晚還有工作嘛?”

傅司燼冇有急著回答,而是往水杯之中放著冰塊。

“給你買了蛋糕。”傅司燼說著用手掌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是你上次說喜歡的那個。”

慕初暖聞言眼底含笑揉了揉自己的腹部,她也剛好餓了。

“那我們快走吧!”女人的聲音之中摻雜著歡快。

“你先去餐廳。”傅司燼放下了手中的水杯摸了摸女人的秀髮。“我先洗澡。”

慕初暖聽到“洗澡”兩個字就想起了之前在浴室裡的種種……

嗯……再發生一次又怎麼樣呢?

傅司燼看嚮慕初暖眼底狡黠的的光芒,似乎便知道了慕初暖心底在想什麼了。

“你餓了。”

“冇有!”慕初暖眼底含笑,一副自己十分善解人意的模樣。“我可以等你洗完一起去吃飯!”

“誰說是胃了。”男人聲音低沉,神態很正經,話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