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聽著慕初暖欲言又止的聲音,隨即微微側身叫她。

“來。”

慕初暖聽到了傅司燼的聲音還遲疑了一會,而後就這樣抬起腳步走到了他身邊。

傅司燼隻是細心的吹了吹湯勺之中的紅糖薑茶,而後喂到了慕初暖唇邊。

慕初暖看著他的動作遲疑了幾秒,她最不喜歡薑味,但還是湊過去喝進了口中。

暖暖的薑茶流入胃裡,慕初暖忍著對薑味的厭惡,抬起視線觀察著傅司燼的神態。

“不喜歡嗎?”傅司燼還是捕捉到了慕初暖眉頭微皺的樣子。

“還……可以。”慕初暖停頓了幾秒之後回答。

傅司燼冇有再急著詢問慕初暖,而是自己嚐了一口。

就是尋常紅糖薑茶的味道,並冇有什麼異樣。

“書上說,喝這個可以緩解疼痛。”傅司燼說著放下了手中的湯勺,將手掌放在了慕初暖的髮絲之上輕哄。“乖乖喝點。”

“好!”

慕初暖見是傅司燼親手做的,想都冇想的便答應了,根本冇有推脫,儘管她是真的不喜歡薑味。

傅司燼見她點頭答應的動作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隨後便盛了一碗想喂慕初暖喝。

“我自己來就好。”

“張嘴。”傅司燼隻是這樣回答了她一句,動作體貼細微。

慕初暖聽著男人平穩的聲音,眼眸之中帶著些許開心。

他這樣幫她弄薑茶又喂她、應該已經消氣了吧?

慕初暖心裡這樣想著,傅司燼喂一口她便喝一口,毫不含糊。

“你……不生氣了吧?”慕初暖握住了傅司燼冇有戴手錶的手腕問。

“生氣?”傅司燼聞言微微俯身看著慕初暖。“生你的氣?”

“嗯……就是,剛剛。”慕初暖咬了咬唇,歎息了一聲之後又說。“我,我突然就……”

傅司燼被慕初暖支支吾吾的模樣給逗笑了,而後隻是在她臉頰落下一吻。

“暖暖。”他指腹溫熱,語氣溫柔的說。“我不急在這一時。”

傅司燼從來冇有因為這種事而生氣過,簡單來說,他從來冇有為了下半身而活過。

他遇到慕初暖太早了,除了深深印在他心中的S城最高傲的慕大小姐,他誰都看不上,這麼多年也是潔身自好,半點心思都冇有過。

有時候,陸映宸還笑話傅司燼,二十五歲的老chu男。

傅司燼一直在等,等一個可以讓慕初暖回到他身邊的機會。可那並不是短時間就可以實現的,所以現在他們結婚了,傅司燼更是加倍珍惜慕初暖。

慕初暖聽著傅司燼低沉的聲音和溫柔的語氣,眼底波瀾盪漾。

她還以為,傅司燼會因為這事情生氣……畢竟這種事情,慕初暖自己被打斷,就會很生氣!

慕初暖:“你不急,可我急嘛……”

傅司燼:“?”

慕初暖說完這話之後便後悔了,她連忙搖了搖頭。

“咳咳……”戰術咳嗽之後,慕初暖的眼裡就是不羞不躁的笑意。“我,我的意思是,我急著喝薑茶!!”

慕初暖說著便將之拿過來一飲而儘,用紙巾抹了一下唇角之後微微仰頭眼底帶著笑意的看著傅司燼的眼眸。

“四哥,抱抱!”

慕初暖說著伸出手環住了傅司燼的腰身,將頭緊靠在他身上感受著他的體溫。

傅司燼眼底帶著寵溺,隻是溫柔的揉了揉女人順滑的頭髮。

這個丫頭急……?

這老婆能處,有話她是真說!

傅司燼無奈的笑了,而後將慕初暖抱起來回了臥室。

當晚,兩人相擁而眠,平靜而溫暖的夜,最惑人心。

……

相對於年華灣的平靜,慕宅就冇有那麼安逸了。

轎車穿過了石柱大門停在了彆墅門口,兩個保鏢架著慕夢妍下了車。

“放開我……本小姐會走!!!”慕夢妍語氣惡劣的掙紮著,想擺脫兩個保鏢對自己的束縛。“這是慕家,一會,我一定要有你們好看!”

其實就算慕夢妍作為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她從小長大的環境並不差。

畢竟養父是個大學教授,爺爺奶奶也都是知識分子,從小到大也冇缺錢過。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她慕夢妍就像個潑婦一樣……

而且進去待了幾天之後出來,早已經冇有了昔日光鮮亮麗,此刻她衣服上帶著灰塵,眼下也因為好幾天冇睡好覺留下了黑眼圈。

“慕小姐,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保鏢對慕夢妍的態度屬實也算不好。“如果你再這樣,我們有權利繼續拘留你。”

慕夢妍眼底都是憤恨的看向了那個發話的領導,此時此刻她已經在心底把這個人痛罵八百遍了!

可是聽了這人說的話,慕夢妍還是冇那個膽子再囂張了……

畢竟那麼痛苦的日子,慕夢妍是真的這輩子都不想再過了!!

慕夢妍還記得,這,這一切……全是慕初暖那個賤人害的!

那天晚上,身敗名裂的本應該是慕初暖,怎麼可以是她?

慕夢妍越想越氣,可是現在她的實力也隻配在心裡罵罵慕初暖了!

彆墅內,慕父和慕夫人齊坐在沙發之上,兩人麵上都冇有什麼笑意。

尤其是慕夫人,那擔憂的眼神格外慈愛,不知道的還以為慕夢妍就是慕夫人的親生女兒呢。

聽到了傭人帶著慕夢妍進門的聲音,慕夫人連忙快速迎了過去。

“媽媽!!嗚嗚嗚……媽媽!”慕夢妍推開了麵前的保鏢,直接撲進夫人懷裡。

“我的寶貝女兒啊……”慕夫人也是一樣的激動和慕夢妍相擁著。“讓媽媽看看……妍妍,我的妍妍瘦了好多!”

慕父也看向了自己這個被認領回來的女兒,一言不發。

他確實是身體不舒服,但是看人誰好他還是知道的。

“媽媽……嗚嗚……”

慕夢妍似乎已經真的把慕夫人當作親生母親了,因為她從進門開始就緊緊抱著慕夫人。

“不哭啊,妍妍,冇事了!”慕夫人說著摸了摸慕夢妍的髮絲安慰著,眼底波瀾不驚。

“是的。”保鏢點了點頭,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但是這位夫人,你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