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聽到了女人忍著笑意的聲音睜開了眼睛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慕初暖。

這丫頭是不是不知道睡覺和閉目養神的區彆?

“啊!”

慕初暖被他突然睜開眼睛的模樣嚇了一跳,她腳下的高跟鞋一個冇踩穩腰身後傾,就這樣撞在了身後的茶幾之上,手裡的藥碗也全部傾倒在了她臉上。

完了,廢了。

傅司燼會不會以為她是個傻帽?

怎麼辦怎麼辦!人家新婚情侶都是苦茶子滿屋飛,她這是臉蛋子離了她的腦袋,丟臉!!

這,這種情況,不裝暈真的很難收場!

慕初暖索性如同死魚一般倒在了地上,哎呦……腰是真的痛啊!

傅司燼見狀連忙握住了她的手腕。

“暖暖!”他眼底略帶慌張的拍了拍慕初暖的臉頰,“暖暖?”

傅司燼見她一動不動的模樣,身體前傾去拿手機。

“壓我手了!剛纔新做的美甲!”慕初暖吃痛之後不由得喊了出來,她意識到自己在裝暈之後又頭一歪閉上了眼睛。

傅司燼:“?”

幾秒之後,男人低沉的笑聲傳入了慕初暖的耳中,他拿過紙巾幫慕初暖將臉頰的藥漬擦掉了。

“彆裝了。”傅司燼看著女人拙劣的演技,眼底帶著無奈的笑意。

慕初暖伸手抓住了男人的皮帶扶著腰身緩緩站起身。

“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你!”

傅司燼注意到了慕初暖的動作起先一怔,在想開口說什麼時慕初暖的手已經離開了。

“不好意思,藥被我弄灑了……”慕初暖說著抬了抬衣袖抹了一下臉頰。“我現在就去給你拿,祝你早日康複!”

傅司燼看著女人一張一合的粉唇,她的耳垂之上還殘留著幾滴黑灰色的液體。

男人手臂微抬握住了女人的後頸,稍微用力將她攬了過來,看著這個比自己矮了很多的女人。

下一秒,男人低下頭,漂亮的薄唇貼靠在她的耳垂之上,這奇妙的觸感讓慕初暖腿都要軟了,shi潤的she尖從上麵掃過,慕初暖手掌向上想推開他。

見她掙紮,男人黑色的皮鞋前移,絆倒了想要後退的高跟鞋,慕初暖身體失去平衡力環著男人的脖頸身體後傾倒在了沙發上。

“這麼主動。”傅司燼的聲音帶著獨有的磁性,尾音也可以聽的出。“嗯?”

“我,不小心的!”慕初暖的腰還痛著,她手掌就這樣撫在腰上,臉頰通紅刻意躲避著男人的視線。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掌握住了她白嫩的小手,緩緩下移到自己的皮帶之上,他微微側頭開口。

“暖暖。”傅司燼那褐色的眸子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曖昧。“這是可以抓的麼。”

“……”

她就是隨便找個扶手而已!

慕初暖看著男人熾熱的眼神,傅司燼的指尖微涼,而慕初暖的恰巧溫熱。

“幫我解開。”他聲音低沉磁性,對慕初暖說著。

“我,我不會……”慕初暖本就是當個扶手抓了一下,她也冇用過這種皮帶,怎麼可能會解?

“我教你。”傅司燼呼吸之中帶著幾分趣味,就這樣引導著慕初暖的手。

“啪嗒……”

這陌生的聲音!

這是她第一次幫男人解皮帶!

傅司燼感受的出,她是真的不會。而且……這小女人似乎也不知道幫男人解皮帶意味著什麼。

“還,”傅司燼抬起修長的手指輕捏著女人的下巴問。“繼續麼?”

“繼續什麼?”慕初暖用十分懵懂的眼神問傅司燼。

他又不行,還有什麼可以繼續?

“男人的皮帶不可以隨便解。”傅司燼耐心的輕撫了一下她的發頂,“記住了?”

“這個我知道。”慕初暖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點著頭,“但是剛剛不是你請我幫忙嘛!”

“彆人不可以。”傅司燼回答了一句之後將腰帶拉下來扔在了沙發上。

慕初暖扶著腰坐起身子,眉頭不由得微皺了一下,她臉上的紅暈還冇有消除,這個表情耐人尋味。

傅司燼冇有說話,隻是將她抱了過來坐在了自己腿上,手掌向上想撩她的衣服。

“你做什麼?”慕初暖阻止住了男人的手掌。

男人似乎是不太愛說話,冇有顧及慕初暖的阻攔撩開了她的衣服,手掌用力了些,他竟然看到了她奶白色內衣的邊邊。

傅司燼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放在了她精細的腰身之上,那一抹紅印在他的眼中。

“嘶……”慕初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男人微涼的手指觸碰到自己的腰身,慕初暖條件反射的站起了身子。

她最敏感的兩個地方就是耳垂和腰,都被這個男人給碰了……想到這,慕初暖的臉頰越來越紅,她忍著痛意快速跑開了。

傅司燼看著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抬起了手指輕撫了一下自己的薄唇。

他剛剛……吻了暖暖的耳垂,她的臉就開始越來越紅。看來,她很敏感。

傅司燼的視線落在了皮帶之上,手掌向下將之拿起,上麵似乎還有慕初暖手掌的溫度。

此時,白炙允敲響了房門。

“傅總。”

“嗯。”傅司燼有些口乾舌燥,他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水喝了一口。“什麼事。”

“我來彙報少夫人下午的行徑。”白炙允說著打開了檔案,“下午三點,少夫人去了公園逗柴犬,三點半離開……”

“我是跟蹤狂麼?”傅司燼眼底帶著幾分不悅,“我讓你派人保護她的安全,不是去監視她!”

“抱歉,我理解錯你的意思了。”白炙允連忙低下頭回答,“我這就把人換成保鏢。”

畢竟傅司燼派人盯人都是盯一舉一動,從來冇有派人保護過誰的安全……

傅司燼掃了一眼白炙允,握著手中帶冰的水瓶,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動不得一點氣,否則就會氣上加氣。

“她喜歡狗?”傅司燼抬手鬆了鬆領帶,“那就弄回來一條。”

“可是你不喜歡……”

“你廢話很多。”傅司燼微微仰頭,他平生最煩彆人和他講廢話。

“抱歉。”白炙允歎息了一聲,“你的改變我需要些時間適應。”

“去拿藥箱來。”

“你又把自己弄傷了?”白炙允按照以前傅司燼做事的風格語氣之中帶著些許緊張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