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什麼老公啊?你夢見你老公了??”電話那邊傳來顧雲漾焦急的聲音,“你快看熱搜!”

“熱搜……”慕初暖遲疑了一會,而後快速點開了微博檢視。

#慕家母女偷盜視頻#

#豪門行為讓人大跌眼鏡#

#一瞬間真的可憐了慕初暖#

慕初暖看著這一係列的熱搜,眼底帶著疑惑的點開了熱搜詞條。

竟然是她拷貝的視頻!就是慕夫人偷她手串的那一段!

她還冇去處理這件事……就有人替她處理了?

慕初暖點開了評論區,想看看網友的言論。

新的人選:【真千金是真的噁心!當假千金是慕初暖的錯麼??是抱錯,又不是慕初暖搶的!!】

羊村的懶哥是團寵:【當初實錘假千金的時候,怎麼冇人這麼說??】

還要她怎樣:【笑死了,合著就是繼母和假千金一起偷慕初暖的東西唄?】

你婚禮的現場:【有冇有一種可能,這是明目張膽的搶?】

錯過了很值得:【我覺得也是,畢竟看視頻裡麵,這母女倆拿慕初暖的東西已經是很習慣性的了!】

那麼多的路:【真噁心,建議把這母女倆關起來!】

最快樂的曙光:【慕初暖這個女人……被養母真千金算計,親媽不疼也不愛,是個過氣影後不說,還全網黑……心疼呀!】

後來他的生活:【嗬嗬嗬,你們怕不是被慕初暖給洗腦了吧?假千金鳩占鵲巢,還有理了??】

ノBye~:【你冇事吧?你冇事吧?你冇事吧???慕初暖鳩占鵲巢現在就要被偷東西麼??】

孤單的下場:【我家夢妍可是名媛,怎麼可能偷東西?隻是一個視頻而已,說不定就是慕初暖故意設計的!】

美女子子:【笑死,設計??你覺得慕初暖有那腦子嗎?!】

慕初暖看著這條彈幕,扶了扶額頭。

“我是真的栓Q了!”

算了慕初暖真的習慣了,她粉絲一直都是這樣的!有時候慕初暖也是十分納悶,難道搞笑女的粉絲都是沙雕本雕嗎??

她淺看了評論區之後放下了手機,還在思索著是誰拿走了視頻又幫她做這些。

自打從慕家離開之後,她的那些朋友大多數都不怎麼聯絡了,畢竟要好的也隻有顧雲漾一個。

但是剛纔她還給自己打了電話,一副很是驚訝的樣子,這樣看來應該不是她做的。

慕初暖抬起頭看著床頭桌上的男士皮帶,眼睫輕眨了兩下。

當然是小霸總了!!!

想到這,慕初暖從床上快速坐起身光著腳跳下了床,剛到臥室的門口,房門便被人推開了。

傅司燼垂了一下眸子看著慕初暖光腳往出跑的模樣眉頭微皺了一下,隨後伸手抱她起來,想把放在了沙發上。

可是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的側顏笑著,根本冇有放手,還滿眼笑意的看著傅司燼。

“平常可以不穿鞋,但是這幾天不行。”傅司燼說著幫她把睡衣的繫帶緊了緊。“抬手。”

“不!”慕初暖說著將臉頰靠在了傅司燼的胸膛之上,眼底都是崇拜。“貼貼~”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聲音隻是摸了摸她的髮絲,“怕你著涼,乖。”

慕初暖隻是抱著傅司燼不放手,還微微仰頭笑意盈盈的看著傅司燼的眼睛。

還冇等慕初暖開口說什麼,房門便被敲響了。

“咚咚咚……”

傅司燼用另一隻手將毛毯拉了過來蓋在了慕初暖身上,用手掌幫她輕揉著腹部。

“進來。”

白炙允聞聲之後推開了房門,看著沙發上親昵的夫妻微微低頭。

“傅總,東西找回來了。”白炙允說著抬起腳步走了過來,將手中的盒子放在了桌上。

“清理乾淨了?”傅司燼抬了一下視線問白炙允。

“是的,讓人清理了一夜。”白炙允點了點頭之後看了一眼腕錶。“收尾工作,還需要你確定一下。”

“知道了,先出去吧。”傅司燼回了一句之後便拿過了禮盒放在了慕初暖手中。

慕初暖眼眸之中帶著疑惑的看著手中的禮盒,而後又看了看傅司燼。

“這是……”

“打開看看。”傅司燼說著拿過了梳子幫慕初暖梳著她霧棕色的長髮。

慕初暖點了點頭,而後便將手中的禮盒打開了。

那就是照片裡的紅豆手串,這下慕初暖倒是更能確定熱搜的事情是傅司燼做的了。

“你找到啦……”慕初暖說著將手串拿了出來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不禁伸出手指輕撫著。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手串她曾經見過,與她很親近似的。

“很好看。”傅司燼看著這手串,眼神也柔和了下來。他握著慕初暖的手腕,聲音低沉。“此物最相思。”

“此物最相思……”

慕初暖聞言也重複了這句話。

相思……?

傅司燼在心底重複了這兩個字。

這些年,慕初暖已經失憶忘記他了,手串也離開她手中多年,實在算不上相思了。

“嗯!”慕初暖思索了一會之後點了點頭,而後抱住了傅司燼的手臂。“慕家的事情,謝謝你幫我處理!”

“謝我?”傅司燼倒了一杯溫水給慕初暖,褐色的眸子之中閃過不魅的笑。

慕初暖還天真的點了點頭,一副十分大方的模樣笑著回答。

“當然了!”她說著湊的傅司燼更近了一點,那明亮的眼眸之中還帶著無儘的崇拜。“我家霸總這麼厲害,我當然要加倍感謝了!”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的話並冇有急著回答什麼,而是放下了手中的梳子。

“夫妻之間。”傅司燼說著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額頭前的碎髮。“你想怎麼謝?”

慕初暖這才反應過來,他們之間確實是不需要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

“除了漾漾,已經很多年冇有人會對我這麼好了。”那是自從養母去世之後,好像整個慕家對待慕初暖的態度就全都變了。“嫁給你之後,我很開心!”

慕初暖過了些許時間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開心好像都是從結婚之後纔有的。

從前都是她一個人給自己遮風擋雨,現在她有了傅司燼。

看著自己懷裡女人神情落寞的模樣,傅司燼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眸子之中的情緒難言。

她說,嫁給他之後她很開心。

慕初暖不知道,傅司燼失而複得是什麼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