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激動,有忐忑,又憧憬未來。

傅司燼也生怕自己不能照顧好慕初暖,讓她受了什麼委屈。

“平時隻會調皮的小公主今天倒是會說一些這樣的話了?”傅司燼眼底帶著欣慰的看著慕初暖。

“誰,誰就隻會調皮了?”慕初暖一副十分不認可這話的模樣,還接著裝出了一副十分生氣的模樣。“我已經二十五歲了,又不是小孩也不是小公主,怎麼調皮了?”

是啊,時間過的很快,他們都已經二十五歲了。

同歲的兩個人,傅司燼確實不應該說慕初暖是小孩。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傅司燼還記得很清楚,就是慕初暖當著長輩們麵前叫了他一句四哥開始。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柔和線條的五官,隨後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不是公主嗎?”男人的聲音低沉之中帶著磁性。“可我當公主養的。”

慕初暖聞言睫毛輕顫了一下,看著麵前這個男人西裝革履的和她說情話的模樣。

好斯文敗類啊……

這要是在娛樂圈,這張臉肯定是影帝級彆的啊!!!

她唇角上揚,眼底的笑意更甚,而後抬頭在傅司燼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之後便轉身快速進了浴室。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背影,指腹在慕初暖剛剛吻過的臉頰上停留了一會,似乎還在回味著什麼。

良久,他垂眸看了一眼腕錶之後便起身離開了臥室。

白炙允見傅司燼走出來便大步上前。

“傅總。”

“嗯。”傅司燼走進了書房正了正手指上的婚戒,微微側頭開口,“慕氏集團的事情,準備怎麼樣了。”

“以FH的勢力,拿下慕氏自然很容易。”白炙允說著把檔案打開,“隻是現在慕氏的情況不容樂觀,或許給了少夫人也是個爛攤子。”

傅司燼聞言將文翻了幾頁,神情之間看不出什麼情緒。

當年,是因為想讓慕初暖衣食無憂的做個名媛小姐,傅司燼纔給了她養父一個公司,且這麼多年都有人照看著。

可是冇想到傅司燼生病的那段時間,慕家出了這麼大的變故,讓慕初暖受了這麼多的委屈。

“那就先整頓。”傅司燼放下了手中的檔案。“兩週,我要看轉讓合同。”

“冇問題。”白炙允點了點頭,隨後翻開了另一份檔案。“這是蕭知岐這幾天的損失,你先過目一下。”

傅司燼眯了眯危險的眸子,隻是嗤笑了一聲。

“傅家三方的代理權都冇有了。”傅司燼擺弄著手中的打火機嗤笑一聲。“他現在還有資格說自己身價千億麼?”

“是傅家有千億,可不是他。”白炙允看著秒錶唇角上揚了一下。“現在的每分每秒,蕭知岐應該都很難受。”

傅司燼看著竄起來的火苗,視線放在了相框之中慕初暖早年的照片上。

她,好像時刻都是帶著光的。

傅司燼的指腹在上麵輕撫了一下,隨後將照片拿了出來。

“下午我要陪寶寶去參加綜藝節目,你讓許嫂把她早期照片收一收。”傅司燼說著點燃了一支香菸。“彆再給她看到了。”

“……寶寶?是少夫人嗎?”白炙允有些驚訝的問傅司燼。

“不是她,難道是你?”傅司燼視線都冇抬一下,隻是拿過了簽字筆。

白炙允聞言抬手碰了碰自己的鼻尖。

“咳咳,當然不能是我了。”他看著傅司燼的側顏輕笑,“那就祝你和你的寶寶綜藝節目順利!!”

傅司燼聞言還在冇停頓的看著檔案,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

叫寶寶怎麼了?他那搞笑女老婆,又不是不喜歡被叫寶寶。

想到這,傅司燼眼底的笑意更甚。

……

下午時分,慕夢妍坐在房車裡看著不遠處的大門,滿眼抗拒的正在講電話。

“媽媽……我現在,真的不想去!”慕夢妍搖著頭,眼眶裡閃著淚花的看著度假莊園的大門。

這就是《我們熱戀時》的錄製現場,因為慕夫人已經報名了,聽說報名費還幾十萬呢,但是她若是不去那些報名費也不能退回……

但是她的事情在網上被傳的沸沸揚揚,現在要是帶著假男友來參加這種節目的話,一定會被罵死的!!

但是,獎金真的有好多錢啊……

“怎麼可以不去?!報名費也交了,獎金也近在咫尺!”慕夫人攥緊了拳頭,“夢妍,你這孩子怎麼就不聽話?”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慕夫人根本冇給慕夢妍走回頭路的機會,“你今天要是不去參加這個節目,就再也不要叫我媽媽了!”

慕夢妍聽著繼母訓斥和電話的忙音,抬頭看著度假山莊那華麗的牌匾就已經開始害怕了……

“夢妍,現在的情況就是黑紅也是紅!”經紀人也開始給慕夢妍洗腦。“雖然這個節目嘉賓都是保密的,但是我也打聽了,這綜藝獎金競爭很小的!”

對……慕夫人想讓她和一個假男友再一塊,來贏得這個綜藝給的獎金!

不過慕夢妍也納悶,為什麼現在綜藝獎金都這麼多,節目組是真的不會虧麼?

這一次她有聽說過,慕初暖也會來……

上次的獎金她眼饞那麼久還是被慕初暖拿走了,這次她一定要也拿一次!

經紀人說的也對,黑紅也是紅!

慕初暖當了影後都不一定家喻戶曉,她這件事一出肯定也是紅了!

想到這,慕夢妍深吸一口氣之後下了車,她纔剛剛下車便有一大波記者跑了過來。

“是慕夢妍嗎?是啊,真的是!”

“你到底認不認識這個人?這哪裡是慕夢妍?這是神偷啊!!”

“哈哈哈笑死了!”

“請問慕夢妍小姐,你來這檔綜藝節目裡做什麼??”

“不會是來參加競賽的??哈哈哈,這可不是神偷競賽啊!”

“快!自己的東西可都保護好了!不然一會就要被神偷偷走了!”

慕夢妍聽到記者們如此犀利的話,眼底是掩飾不住的不可置信!

這些記者她可都是很認識的,曾經很多都是采訪奉承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