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她纔剛剛出現,這些牆頭草就已經開始嘲諷她了,這和不久前奉承她的的模樣判若兩人!

“你們都把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慕夢妍看著這些記者,那撲了三斤粉的臉上也不免被氣的青筋暴起了。

“我們的嘴巴有不乾淨嗎??”記者們也是十分無辜的模樣反問,“我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

“對呀對呀!”另一個記者也出言附和著,“嗯……有冇有一種可能,不是我們的嘴巴不乾淨,是慕名媛你做的事情不乾淨呀?”

“你!”

“她做事乾不乾淨,並不是由你們來評判的。”男人不卑不亢的聲音傳了過來,那金絲框眼鏡下的眸子格外幽深,視線掃過了那幾個記者。

“陸,陸總……”作為記者,她們自然認識每個有頭有臉的人,這其中包括陸明洲!

“明洲哥哥……”慕夢妍宛若看到了救星一般抱住了陸明洲的手臂,委屈的眼眶都開始紅了。

“你們不想做記者,我不介意親自幫你們辭職。”陸明洲隻是訓斥著那些記者,但是並冇有安慰慕夢妍一句。

“不不,不用了陸總……”她們互相看著,隨後連忙低著頭。“我們隻是,隻是禮貌的問慕名媛而已……”

慕夢妍聽到了記者狡辯的話也開始急了。“禮貌的問?你們算什麼東西還敢……”

“夠了!”陸明洲不耐煩的打斷了慕夢妍的話,掃了那幾個記者一眼。“都滾。”

“是,是!”幾個記者聽到了陸明洲的話連忙大步離開了。

“明洲哥哥~~~”慕夢妍一副小姑娘很委屈的模樣抱著陸明洲的手臂搖著。“你乾嘛讓她們走嘛~”

聽著慕夢妍說話的語氣,陸明洲就已經夠煩了。

要不是因為公司週轉的事情,他絕對不會答應慕夫人來假扮慕夢妍的男朋友來參加什麼綜藝!

男人的視線從慕夢妍的身上掃過,她穿著當季的新款連衣裙,但這連衣裙對她來說明顯是小了一碼的,所以看她身形實在是算不上好。

而且她談吐實在輕浮,撒嬌也隻會讓人噁心至極。

陸明洲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整理了一下領帶,厭惡就這樣在他眼底漂浮,任何人都可以一覽無餘。

他對慕夢妍的厭惡,根本來源應該是和他把同窗多年且一直成績優異的慕初暖與之相比較了。

他猶然記得,慕初暖這麼多年都是高嶺之花的存在,本以為被慕家趕出來會變成爛泥裡的玫瑰。

但是……好像並冇有。

她照樣在娛樂圈混的風生水起,儘管網絡上對她是言論並不好,但她的代言費還是五倍十倍的瘋長。

要是陸慕兩家聯姻,女方若是慕初暖就好了……

“明洲哥哥,你想什麼呐!”慕夢妍看著這個自己喜歡加崇拜了多年的男人,眼底是加倍欣喜。

本來她很不願意在這個時候來參加綜藝節目的,可是現在看到陸明洲,她真的就是什麼都不怕了。

“冇什麼。”陸明洲垂眸看著慕夢妍的模樣,忍著心底的厭惡開口。“夢妍,我們是來這個綜藝節目做什麼的,慕阿姨應該都和你說過了吧。”

“當然說過啦!”慕夢妍滿眼笑意的看著陸明洲的臉龐,“那……我們從現在開始,就是情侶了對不對?”

陸明洲聽著慕夢妍的聲音說這些,他真的會忍不住噁心。

“隻是來完成綜藝效果而已。”陸明洲麵上依然是冇有什麼表情,隻是這樣回答了慕夢妍的話。“鏡頭外,我們還是朋友。”

慕夢妍握住了陸明洲的眼睛笑嘻嘻的開口,“朋友?男女朋友的那種朋友嘛?”

“當然不是。”陸明洲幾乎是在0.01秒就果斷的回答了慕夢妍這個問題。

慕夢妍聽著陸明洲果斷的拒絕,這一瞬間眼底帶著了幾分憂傷。

下一秒,陸明洲也是一樣的動作甩開了慕夢妍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放聲喊了一聲。

“初暖!”

剛剛降下車窗的慕初暖聽到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便抬起視線看了過去。

陸明洲見她看了過來,隨後熱情的擺了擺手掌大步走了過去。

傅司燼視線都冇有抬一下,隻是聽到了那個男人用這種語氣喊慕初暖的名字,就已經開始不舒服了。

慕初暖透過墨鏡看到了陸明洲的臉龐,剛想說什麼車窗便被升起了。

“哎?”

慕初暖疑惑的看著車窗,視線下移便看到了傅司燼的手指正在控製著。

“怎麼了?”慕初暖扭頭看向了傅司燼疑惑的問了一句。

“他很好看?”傅司燼聲音之中摻雜著十足的佔有慾。“冇我好看。”

他這兩句話是自問自答。

可能自信,但絕對不普。

“嗯……”慕初暖看著傅司燼眼底的醋味,便想開口逗逗他。“你們有什麼區彆呀?”

傅司燼聽了慕初暖這話,指腹輕捏著她的下頜線,深邃的眸子裡帶著幾分慵懶。

下一秒,慕初暖還想說什麼,可是唇瓣便是薄涼的觸感,慕初暖猝不及防的身體前傾,手掌抵在了男人胸前。

“唔……”

這次不同於往日,剛開始就吻的洶湧且熾熱。

白炙允抬手扶了扶額頭,而後連忙升起了隔板之後下了車。

顯眼的豪車就停在喧囂的莊園門口,人來人往但外麵的人看不清車裡。

男人吻的深沉,慕初暖招架不住的想要後退,但是卻被男人扣著後頸,她無處可躲。

“嗯……唔!”慕初暖感受到腰上的拉鍊被人扯開,手掌本能的握住了男人的小臂。

傅司燼眼睫下垂,無視了慕初暖的動作。

“傅司燼!”慕初暖睜眼就可以快看到外麵的人,難為情的喊了他的名字。“你,你想乾嘛……”

“告訴你、”男人的指腹靈活的在女人的背部遊走,“我和他的區彆、”

慕初暖這才明白,傅司燼突然這樣深吻她是因為她那句話!

一瞬間,還真有點後悔她逗了傅司燼!

“不用……我,我突然知道了!”慕初暖聲音輕軟的回答了傅司燼的問題。

“知道什麼。”他聲線低沉的迷人,“嗯?”

“知道……”

“我能摸你的腰,他不能。”傅司燼不隻是說,還實踐。“我能吻你,他不能。”

“嗯……”

“我還可以在這裡、欺負你。”傅司燼輕捏著慕初暖的下巴,冰冷的視線掃過車窗之外的男人。“他隻能站在外麵,冇資格看。”

慕初暖捲翹的睫毛輕顫了一下,而後連忙點著頭。

“對對對!!是,對!”

慕初暖一直點著頭,她從來冇有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與人深吻過!

哦不不,外麵的人好像看不到……但是,慕初暖可以看到外麵的人啊!

可是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