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艸!”這些離譜的熱搜讓平時格外文靜有禮的柳橙都不禁開始爆粗口了。“這是哪家媒體弄出來的?!”

白炙允聞言也打開了手機看著熱搜詞條,翻閱了一會便發現這是有人刻意弄出來的,而且熱度上來的速度極快。

這樣看來倒也不是這個人的手段有多高,隻是碰巧今天綜藝開始錄製,本來慕初暖的熱度比平常高很多,所以這詞條熱度纔會上的這麼快。

在場的媒體看到了熱搜詞條,為了熱度也馬不停蹄的打開了直播。

不過幾分鐘,直播間便湧入了幾十萬人。

“傅總。”白炙允將手機放在了傅司燼手中,傅司燼垂眸掃了一眼,眉頭微蹙了一下。

他最討厭離婚這兩個字。

“去處理。”

“是。”

此時,現場的記者為了頭條都擁上了前麵,但是卻被保鏢攔住了。

“請問慕初暖,你真的和你老公離婚了嗎?”

“你新找的小鮮肉有你前夫帥氣嗎?”

“請問,你為什麼選擇和Fuu先生離婚?”

“你身邊的這位,就是你新找的小鮮肉嗎?看起來和Fuu先生身形差不多呢!”

麵對這些記者犀利的問題,慕初暖真想拿起繡花針把她們的嘴巴縫上!

她哪特麼的敢找小鮮肉?她有那個膽子嗎!!

她剛纔就真的隻是逗了傅司燼一句,他就在車裡那樣欺負她!雖然、外麵看不到車裡,但是那種感覺……真是羞恥死了!

記者看著慕初暖發呆的模樣,又開始催促。

“慕初暖,你為什麼不回答我們的問題呢?”

“你冇事兒吧?”慕初暖一臉懷疑人生的看著那記者。

“你找了和Fuu先生身形相似的男人,是因為還愛Fuu先生嗎?”

“咱們就是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我身邊的就是Fuu,我的老公?”慕初暖說著挽住了傅司燼的手腕。

“這……”

慕初暖這句話一出,幾個記者也認為這話有道理。

“那你怎麼證明這是你老公?”慕夢妍上前幾步,“他戴著口罩墨鏡和帽子,怎麼認出這是他?”

慕初暖看著慕夢妍的容顏,眉頭微皺了一下。

咋又讓這癩蛤蟆玩意兒跑出來了??

“老公,摘了!”

慕初暖雙手環胸扭頭看著傅司燼說。

傅司燼聞言微微低頭,在慕初暖耳邊開口。

“口紅冇擦。”

慕初暖:“?”

“我真服了你這個老六了!!”慕初暖壓低了聲線,氣的胸口都在上下起伏著。

這要是被媒體拍到傅司燼滿臉口紅印的樣子,那她老色批的身份不就是曝光了嗎?!

慕初暖難為情的看著傅司燼,還在心底歎息著。

這這這,這可怎麼辦?

她的猶豫,給了彈幕發育的時間。

關於正經網名:【不至於吧?這人身形看起來就是Fuu神好不好?】

是我不敢不正經了:【哪裡像了?Fuu神肩寬腰細,這個人真的有麼??】

寶子們我新書上架:【慕初暖可真不要臉,剛離婚就又找了一個!!】

覺得好看滴:【你們說話拿證據出來行不行?現在也隻是懷疑,又不是實錘!】

幫忙打評價喔:【我真是服了你們這些癩蛤蟆眼了,這不是Fuu神是你們爹麼??】

栓q你們啦:【哈哈哈笑死,Fuu神:這逆子我可不要!哈哈哈!】

嗯哼哼哼:【哪像了?嗬嗬,離婚也好,肯定是Fuu神把慕初暖那個小趴菜給甩了!】

以前靈魂是網名:【樓上多少錢一條的水軍?你做人做的不行,當水軍應該也是最低價的吧?】

這次我要斟酌一下:【樓上姐妹,這次水軍不分價格的,就一元一條,給狗狗都不乾!】

家人們淺等一下:【對,我也收到群通知了,真就給狗狗都不乾!扣的要命!】

白色的玫瑰:【《關於他們給我一塊錢就想讓我黑暖姐這件事》】

giveme:【靠,那評論區怎麼這麼多狗啊?!】

粉色桔梗花:【我是一塊五一條的!但是我纔不乾呢,慕初暖家一堆老嫂子,罵人一個人頂八個,多嚇人啊!】

他的閒雲野鶴:【《關於我粉慕初暖三天就變成老嫂子這件事》】

出入的雲煙:【嗬嗬,現在慕初暖身邊這男的口罩都不敢摘,肯定長得醜!】

到頭夢打結:【難道慕初暖這次花錢少,就隻能找到個醜的了?】

懷抱裡的明月夜:【慕初暖,你要是敢離婚,我把你家房蓋給你撕碎!!】

雲之外有鏡:【滾犢子吧,這身形一看就是Fuu神好不好???】

桃花輕自然:【不一定啊,畢竟不敢摘口罩和墨鏡!】

“大明星就是好呀!”慕夢妍看著慕初暖猶豫再三的樣子便認定這其中有鬼,所以便又開始嘲諷。“結婚兩個月之後離婚,現在身邊還站了個小鮮肉?”

“小鮮肉不敢當。”傅司燼摘下了臉上的墨鏡和口罩,“不過是不必像你一樣,每次出門臉上要用三斤粉。”

慕夢妍聽到男人沉穩有力的聲音攥緊了拳頭,“哢嚓”一聲,她手上的指甲都斷了些許。

鏡頭轉到了傅司燼的容顏之上,眾人驚歎之後是震人的驚呼。

慕初暖扶著額頭,看著他臉上自己的“傑作”。

完了,她已經不叫慕初暖了,她叫慕色批。

“臥槽哈哈哈哈!慕初暖,你挺能整活兒啊哈哈!”

“啊啊啊!!慕初暖,這輩子我的長髮為你而留!”

“這傢夥,這是剛纔抱著Fuu神一頓啃啊?”

現場的粉絲見到這一幕都開始討論著,直播彈幕也是一刻冇有停歇。

粉色的酒精:【笑死,Fuu神要是再軟一點都要被慕初暖給造了吧??】

讓我唱給你聽:【家人們咱們就是說,慕初暖,你,是我的神!!】

眉頭緊鎖的小雅:【笑死了,我還以為有啥大新聞呢,原來是慕初暖給Fuu神一頓親啊哈哈!】

白鳳的著落:【誰家有個老公就一頓整啊?】

粉宴晚霞:【慕初暖做這事很稀奇嗎?眾所周知,慕初暖這人挺費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