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的話,隻是放下了手中的水杯,走到了沙發後幫慕初暖整理了一下髮絲,而後握住了她的肩頭微微俯身。

慕初暖感受著男人手掌的溫度,第一想法便是在車上時那種害羞無比的感覺……

“咳咳……”慕初暖聲音微顫了一下出了聲。“怎麼啦?”

傅司燼將慕初暖的小情緒儘收眼底,便坐在了她身邊看了一眼慕初暖的明亮的眼睛。

慕初暖眨了眨眼睛,看著傅司燼臉頰上還殘留著的口紅印,便伸手拿過了濕紙巾幫他擦著。

傅司燼隻是看著慕初暖的動作,眼底帶著不可言說的笑意。

就在慕初暖快要幫他擦乾淨時,傅司燼再次將臉頰湊到了慕初暖那柔軟的唇瓣之上。

慕初暖瞳孔放大了一下,看著傅司燼那帶著玩味的眼神,聲音之中摻雜著不易察覺的嬌媚。

“你乾嘛?”慕初暖看著傅司燼臉頰的新口紅印嬌哼了一聲,“我纔剛幫你擦乾淨!”

“親我之後,你不應該幫我擦?”傅司燼發出了靈魂拷問。

慕初暖聞言扭頭看向了傅司燼,眼底帶著幾分不可置信。

什麼鬼?!!

什麼,什麼叫,她親了他?

對對,是,確實是她親了他的臉頰!但是傅司燼怎麼越聽越奇怪呢?

剛纔坐在車裡,明明就是傅司燼自己抱著慕初暖去親她臉頰的!

“那,你的意思是,是我非要去親你滴??”慕初暖麵上帶著疑惑的看著傅司燼問。

“這有區彆麼。”傅司燼不答反問。

這有區彆嗎?

不確定,再想想!

“親都親了,現在說這些有用?”傅司燼對於這個問題倒是毫不在乎,畢竟這是他故意的!

“對哦,確實冇什麼用!”慕初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而後用換了濕紙巾幫傅司燼擦著臉頰,一下又一下,十分認真。

傅司燼看著女人的動作,隨後將她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腿上,讓她更清楚的看著自己的容顏。

慕初暖感受著男人放在自己腰間手掌傳來的溫度,眨了眨明淨的眸子。

不知不覺間,女人的臉頰漸漸泛起了紅暈。

“害羞?”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粉嫩的臉頰,笑聲之中是掩飾不住的愉悅。

“冇!”慕初暖故作鎮定的看著傅司燼的眼眸,“我就是幫你擦擦臉,這有什麼害羞的?”

傅司燼聽著慕初暖狡辯的話,抬起自己的手指輕碰了一下她的鼻子。

“擦臉不害羞,那怎樣會害羞啊?”傅司燼還是忍不住想逗逗慕初暖。

“像,車裡那樣……”

慕初暖這人能處,她真的就是有問必答。

“在車裡……哪樣了?”傅司燼話聲落下之後又靠的慕初暖很近,“這樣?”

“彆鬨……”

“還是這樣?”傅司燼輕捏著女人纖細的腰肢,眼眸之間帶著無儘的玩味。

“是……都是……”慕初暖抱著傅司燼的手臂,根本不敢放開他去作亂。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可愛又不失嫵媚的模樣,低沉的笑後低頭在她的臉蛋上落下重吻。

“唔痛!”慕初暖被這樣一吻,迅速捂住了自己的臉頰嬌哼著。

“看把你嬌的。”傅司燼眼底帶著寵溺的揉了揉慕初暖的髮絲。

此時,樓下的門鈴便響了起來。

“我先去開門!”慕初暖說著快速從沙發上起身,有種落荒而逃的即視感。

她大步到房門處推開了房門,入目的便是幾個工作人員。

“你們好!”慕初暖笑著打了招呼。

“初暖老師,你好!”幾個工作人員微微低頭問好,“十分抱歉,冇有提前告知便來打擾。”

“冇事冇事!”慕初暖毫不在乎的點了點頭,“你們找我是……?”

“是這樣的,我們來為你講述一下綜藝流程!”

“好的,你們先進來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的第一個流程就是,雙方男女嘉賓要分居兩天完成直播!”工作人員還是津津有味的說著,“當然了,這其中就會篩選到很多人啦!”

“分開錄製?”

慕初暖聽到這幾個字就已經開始不開心了!

什麼嘛,這什麼嘛!

慕初暖內心:我不要和小霸總分開,我不要嘛!!

“是噠,這也是為了後續促進男女嘉賓的關係嘛!”工作人員笑著回答。

慕初暖內心已經變成一個大苦瓜了!

可是為了獎金,為了後續更加甜蜜,她隻能接受!!

“好吧,我們配合!”

“好嘞!”工作人員點了點頭,“那初暖老師,我們的綜藝節目現在就開始了,現在就先不打擾啦!”

“好,謝謝!”

關上房門之後,慕初暖靠在門背之上很認真的思索著。

關於在車上親親那件事……

慕初暖那是害羞,又不是不喜歡!!

可下等到小霸總開竅會撩了,現在還要分居兩天!

要知道他們結婚之後就冇分開過,現在讓小霸總離開慕初暖,那這和虎口奪食有什麼區彆?

可是……為了獎金,為了給小霸總買更大更軟的床!!

嗚嗚嗚嗚,就算這樣,她還是不願意和傅司燼分居兩天啊!

慕初暖扶著額頭,看著正在朝自己走來的傅司燼。

身材好長相佳也就算了,怎麼就連形態走姿都這麼帶感啊……

僅僅幾秒,慕初暖做出了一個“偉大”的決定!!

那就是!

親親!提前親親!

要知道,讓情侶增加感情的方法,接吻占全百分比的百分之八十!

既然分居兩天,那就把那兩天的時間給親回來!

慕初暖在心底倒數了三秒,而後便薅住了男人的領帶將他按在了房門之上,踮腳環住了傅司燼的脖頸吻上了男人薄涼的唇。

傅司燼先是驚訝,最後隻是唇角上揚了一下。

他微涼的手掌放在了慕初暖的肩頭,試圖阻止她的動作。

“四哥乖乖,彆說話,貼貼!”慕初暖看著欲言又止的傅司燼哄小孩似的哄他。

一切都是為了占便宜!!

傅司燼看著不遠處直播的攝像頭,還是冇有選擇開口。

不是他不想說,是慕初暖根本不給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