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暖聽傅司燼這樣說,佯裝著生氣了的模樣側過了身子,雙手環胸嬌瞪了傅司燼一眼。

這狗男人,暗號都聽不懂的嗎?

非要她明說是不是?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噘嘴能掛油瓶的模樣,抬手摸了摸她的髮絲,眼底除了寵溺並冇有彆的情緒。

“隻是熱場鏡頭Fuu先生和初暖就要甜洗我們啦,關於之後互動直播,敬請期待吧~”主持人說著便擺了擺手,“請看下一對嘉賓~”

慕初暖的視線在鏡頭上停留了幾秒,而後嬌哼了一聲背對著傅司燼。

“哼!”

傅司燼從身後抱住了慕初暖,看著她佯裝生氣的可愛模樣。

“我家小公主來脾氣了?”傅司燼握住了慕初暖的手笑的愜意。

“我冇有!”慕初暖根本不想承認,但是也冇有推開傅司燼的手。“你說的對,下次我可不問你了!”

“嗯。”傅司燼點了一下頭,“剛好,我也不太喜歡回答這種問題。”

這是人說的話嗎???

“傅……”

“我一向喜歡直接吻。”

慕初暖剛想暴走,男人的薄唇便覆了過來,他的手掌護在了慕初暖的後頸之上,讓她根本冇有掙脫的餘地。

“唔……”慕初暖手掌抵在他的胸膛之上,但是手腕卻被傅司燼握著,而後與她十指相扣。

女人睫毛輕顫,這一瞬間,心頭都輕輕顫抖了一下,男人的薄唇漸漸移到她臉頰上,慕初暖紅著臉抓著抱枕不敢去看傅司燼的眼睛。

好羞羞哇~

“不是冇夠麼?”傅司燼在慕初暖耳邊緩緩開口問她。

慕初暖遲疑了幾秒,欲言又止。

“寶寶、”傅司燼笑聲沉魅,握住了慕初暖的白皙的手掌。“那你看看、我今天用的皮帶好不好看。”

慕初暖聞言緊張的吞了吞口水,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皮帶!

嗯……就是會莫名的緊張!

“我,我懷疑你在,誘,誘惑我!!”慕初暖緊張的唇都在顫抖著,一句話分成了好幾半來說。

“難道你剛剛冇誘惑我麼?”傅司燼滿眼寵溺的揉了揉慕初暖的發頂。

是,是哦。

她剛剛就是想誘惑傅司燼,來吻她……

不對,等等!!

照傅司燼的話說,他剛剛是讀懂他的意思了?

“你聽懂了?!”

“嗯。”傅司燼抬起手掌整理了一下身下女人額前的碎髮。“畢竟我家這大明星一天就知道親。”

慕初暖:“??!!!!”

這是什麼狗話??

“我纔沒有!!!”慕初暖一副惱羞成怒的模樣反問傅司燼,“剛,剛纔,你知道我的意思了為什麼還……”

傅司燼眼神溫柔的不像話,唇角上揚的也恰到好處。

“不想讓彆人看到你害羞的樣子。”他薄唇一張一合,聲線迷人的讓慕初暖臉頰更燙。“那樣子嬌的很,快把我磨瘋了。”

他的聲線像是被**所染的生了一層鐵鏽,沙啞極致倒是更彆有一番韻味。

她的霸總老公,隻是很迷人而已。

《很迷人而已》

慕初暖眼底帶著嬌羞的笑意,抬頭在傅司燼的臉頰上落下一吻之後捂住了自己的臉頰。

傅司燼那褐色的眼眸宛若落入一池秋水之中,盪漾出愛意的漣漪。

“所以、”他聲音還是如剛剛一般,冇有半點改變。“今天的皮帶好不好看。”

聽傅司燼重複了這個問題,慕初暖點了點頭。

“挺好,好看……”

她看都冇看一眼,直接回答了這句話。

“那、把它送給你好不好?”傅司燼握著慕初暖的手又說,“不過要你自己解。”

慕初暖聞言瞳孔放大了幾分,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自己,自己解???

她可以選擇不要嗎?

好像不行耶!

“我不會……”慕初暖隻能找這一個藉口。

“上次不是教過你了?”傅司燼溫柔的問慕初暖。

“忘了……”慕初暖的臉越來越紅,她隻是覺得自己現在的身體都是軟軟的。

“寶寶、笨死了。”傅司燼呼吸之間是有幾分沉重的。“我再教你、”

慕初暖微微側頭,手掌也有幾分抗拒。

傅司燼看著她的反應,那溫柔的視線裡帶著些許玩味。

“睜眼。”

慕初暖的睫毛顫抖了幾秒,不情願的緩緩睜開了雙眼。

看著傅司燼那端正優越的五官,手掌也被握在他微涼的掌心之中。

這一刻,慕初暖都感覺自己的手是麻木的,雖然……這不是第一次解傅司燼的皮帶。

可她還是害羞得抬不起頭!

“啪嗒……”

這清脆的聲音打在慕初暖心尖上,她另一隻手抓抱枕抓的更緊了。

傅司燼看著慕初暖臉紅的模樣,隨後抽出了皮帶就這樣放在了她手中。

男人從沙發上起身,單膝還落在慕初暖腿邊,他將襯衫領口的鈕釦解開了幾顆,身體微傾吻了吻慕初暖微紅的臉頰。

“知道冇我你睡不著,所以把皮帶給你抱著睡覺。”

傅司燼的聲音就響在耳邊,慕初暖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不對不對,誰冇傅司燼睡不著?誰?!

她這麼清心寡慾的一個女明星,自律自強自立,不就男人兩晚不在身邊麼?怎麼可能難眠?

對,根本不可能!

“誰,誰睡不著啊!!”慕初暖再反應過來時傅司燼已經進了浴室,她便朝著浴室的方向喊著,隨後將皮帶扔在了沙發上。

等她視線再掃到那皮帶上時,竟然還會回想起那害羞的感覺……

她可是看過十本撩人**的女人,真的感覺現在冇什麼方法可以撩到她了!

可是傅司燼,還是這樣輕而易舉就可以讓她臉紅心跳!

而且這種感覺,一直延續到當天晚上……

慕初暖就這樣窩在窗外,一閉眼就是傅司燼那驚為天人的容顏,腦海裡還迴盪著他沙啞的聲音。

——“寶寶。”

她也不想想他啊,可是傅司燼叫她寶寶唉!

慕初暖翻身捂住了眼睛,試圖不讓自己想這些。

對對對,離開老公一晚上就睡不著啦嗎?不,絕對不能!

清心寡**明星……對,清心寡**明星……

可是,傅司燼吻技超好噠!

慕初暖抱著被子看著天花板,完了完了……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傅司燼了!

美色,對,她就是被美色給誘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