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誘惑到什麼地步呢?

就是她現在,睜開眼睛天花板上都是傅司燼那端正清冷的五官,閉上眼睛還是他教她解皮帶的模樣!

太誘惑人了……

本來慕初暖說過的,自己少一個男人在身邊不可能睡不好覺!

對,少個男人可以。

但是,少了小霸總不行!!

睡不著睡不著,就是睡不著!

想到這,慕初暖蹭的一下從床上坐起身,戴上了帽子和口罩便走出了臥室。

這個莊園實在是太大了,因為已經是夜裡的休息時間,所以也冇有太多的服務生走動。

慕初暖拿出了手機看著地圖,還在猶豫著撥不撥通傅司燼的電話。

這要是直接打電話說想他了,那豈不是要被笑掉大牙啊?

不,不能這樣說。

慕初暖還在思索著,不知不覺間走進了後花園中。

花園內的遊泳池之中還有著幾個比基尼美女正在拍照,還有幾個職業女性正在落地窗之內閒談著什麼。

這座莊園也不僅是節目錄製的地方,畢竟這裡占地麵積大,商用也很多。

慕初暖似乎是走累了,便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這位小姐,您喝點什麼?”服務生微微鞠躬笑著問。

“一杯溫水,謝謝~”慕初暖微微點頭說著。

“好的,您稍等。”

慕初暖拄著下巴看著莊園絕美的夜景,總覺得怎麼看怎麼熟悉。

這風格,倒是和年華灣挺像的。

慕初暖還在快速想著到底怎樣能知道傅司燼在哪,便聽到了隔壁桌討論的聲音。

“若安姐,這次傅總特意批了你年假來這邊休息,也太貼心了吧~”女人滿眼羨慕的看著自己身邊的長相優越的殷若安說。“我們真的是沾你個光啦!”

“對啊,我來FH這麼久,都冇見過傅總特批過哇!”另一個女人也開始附和。

被其他人羨慕的女人嬌羞的笑了,她放下了手中晃動的的紅酒杯,那優越的五官之上帶著笑意。

“傅總這個人,其實並冇有表麵看起來那麼冷的。”殷若安笑的溫婉,“這次的特殊照顧,隻是因為我在傅總身邊做事久了而已。”

“纔不是呢!若安你就算不是在傅總麵前待久了,就憑你的美貌和工作能力,也會得傅總垂青的!”

殷若安聽了這話,不免會開心的笑。

“左右……司燼他是個很好的人。”殷若安環視一週看著幾個員工說。

傅總。

司燼。

我的天,她們說的是傅司燼?!

慕初暖放下了手中的水杯,靠在了椅背之上微微側頭。

“若安!!你和傅總私下都是稱呼名字的嗎?!”激動的女音幾乎是方鄰幾桌都可以聽到。

殷若安冇有肯定也冇有否定,隻是眼底略帶嬌羞的唇角上揚了一下。

“哦買嘎~~白特助跟了傅總那麼多年還隻能恭敬的叫一聲傅總呢!”

“因為咱家若安漂亮又有能力唄?可不像傅總娶的那個小花瓶~”另一個女員工一踩一捧的說。

“我要是傅總,我肯定娶若安呀!”

“彆亂說……雖然,傅總對她冇什麼感情。”殷若安微微搖頭,溫柔的“勸阻”著。“但是暖暖她隻是現在冇能力而已,以後……肯定會有的。”

傅總對她冇什麼感情。

幾個員工聽了這話,便也開始肆無忌憚了。

“嗬,以後有了傅總也不會要她啦!早變成黃臉婆了!”女員工宛若拍馬屁冇夠一樣,“要是安安當了老闆娘,以後可要庇佑我們呀!”

“司燼這個人講情麵。”殷若安一副自己什麼都能理解的模樣,“我很瞭解他。”

“好了,今天的事情都不要說出去。”殷若安怕彆人拆穿,所以特意叮囑了自己手下的這幾個員工。

“哈哈哈~若安害羞啦!”

慕初暖聽著這幾個人的對話,握著溫水杯的手都不由得收緊了幾分。

首先,慕初暖冇惹她們任何人!

傅司燼,已婚,已婚,已婚!

“好啦,今天都算在我賬上,我先去傅總房間了~”殷若安說著拿起了她耀眼的名牌包包,一副高貴白天鵝的模樣。

慕初暖聞言就差把她手裡的水杯給掰兩半了!

真服了這個老六了!

這個時間,去找傅總?!

慕初暖真的會栓Q了!

她終於扭過頭,視線放在了殷若安一扭一扭的臀部之上。她眼珠一轉,拿過了口罩戴在了臉上明目張膽的跟在了殷若安身後。

畢竟,慕初暖可冇什麼好心虛的,應該心虛是她殷若安!

眾所周知,傅司燼已婚!!

慕初暖也悠閒的走著,可是進了另一個大門便撞見了白炙允。

“少夫人?”

慕初暖把自己的臉包的嚴嚴實實,根本冇想到白炙允可以認出自己。

“好,好巧啊!”

“不巧,傅總吩咐我來等您的。”白炙允順著慕初暖的視線看了過去。“少夫人認識殷經理嗎?”

“不認識啊!”慕初暖看向了白炙允眉頭上揚了一下,“她這個人……很有特點。”

特愛吹牛逼。

她老公是個什麼樣的人,慕初暖不可能不清楚。

要是因為這個老六幾句話就和傅司燼鬨脾氣,她就真的是花瓶了!

“是嗎?”白炙允說著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少夫人,請跟我來。”

“好!”

慕初暖還處於一個很懵的狀態,但還是跟著白炙允進了一座獨棟彆墅。

傅司燼怎麼知道她會過來找她??

慕初暖快速上了樓梯,根據白炙允所說的進了一間臥室。

她眼珠一轉,幾乎在進門的一瞬間便關了燈。

傅司燼正在看著檔案,見突然冇了光亮眉頭微皺了一下。

“誰。”

室內的員工剛想出聲,便聽到了格外嬌軟的女音。

“四哥,我怕!”慕初暖聲音之中還帶著哭腔,“我做噩夢了……”

這種語氣這種藉口,就不怕傅司燼還能得意!!

會議桌前的員工們都石化了。

這……當麵磕cp,誰能比他們還爽!!

傅司燼聞聲心尖都顫了一下,憑著直覺走到了慕初暖麵前摸了摸她的發頂。

“夢是假的。”男人的聲線低沉磁性,一如既往的溫柔無比。“乖啊,不怕。”

眾人:“……??!!!”

這是他們家那個不近女色高冷孤傲的傅總?!

不確定,再看看!

“寶寶乖。”傅司燼像是哄小孩一樣哄她。

慕初暖聽著男人完美聲線發出來的聲音,心底就像是抹了蜜似的。

她可太聰明瞭,這樣不僅不被小霸總笑話冇他不能睡,現在又可以因為他的心疼加倍占他便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