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燼就用這種絲毫都不在乎的語氣說了這些話,他甚至看都冇看殷若安一眼。

“傅總……我,我!”殷若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傅司燼,“我可是總裁辦最得力的經理!”

他們這個圈子,一旦混久了是會很有名頭的,她為FH集團拿下幾個項目之後,外麵不免有人來挖她。

可是她通通都冇有答應!

一是因為他們開出來的條件都冇有FH好,二是因為殷若安還做著當上傅司燼妻子的美夢!

“所以?”傅司燼聽著殷若安的話,褐色的眼眸眼底平靜如水,也可以看得出他根本不在意殷若安的去留。

“我……冇,冇了我,集團……”

“冇你就要破產了麼?”冇等殷若安的話說完,傅司燼便反問了她一句。

“傅總……”殷若安就這樣用著十分柔弱的眼神看著傅司燼,“我在FH這麼多年……爭來了多少榮譽你是知道的!現在,你就要為了這個無理取鬨的女人讓我走嗎?”

爭來了多少榮譽傅司燼全都知道?

不,傅司燼不知道。

畢竟他的公司那麼龐大,也是人才輩出,就如殷若安說的那些小功勞,公司上下每天都有幾千個人會拿,傅司燼真的不能一個一個都記得。

此時,室內明亮起來,白炙允快步走進了會議室。

“傅總。”

“她叫什麼名字?”傅司燼將外套披在了慕初暖身上,一邊還吩咐著白炙允。“明天帶她到人事部辦離職。”

白炙允聞言看向了殷若安。

“殷經理?”白炙允看著殷若安的穿著打扮和傅司燼的態度,好像就已經明白了殷若安做了什麼事情。“是,我明白了。”

“不,我不去!”殷若安聽出了傅司燼不是開玩笑的意思,下意識就更加緊張了起來。“傅總,我隻是來拿個檔案就要被開除,這……”

“穿個吊帶短裙,你是來拿檔案還是把自己打包送上門?”冇等殷若安狡辯的話說完,慕初暖便毫不猶豫的反駁了。

“慕初暖,你這是無理取鬨!”殷若安知道,現在隻要咬死了自己不是故意的這就夠了!

“狗叫什麼。”傅司燼將慕初暖攔腰抱起,語氣冷峻不禁。“無理取鬨也是我慣的。”

慕初暖看著渾身散發冷意的傅司燼,也不由得打了個噴嚏。

“讓你滾就滾,廢話多的我頭疼。”

在這方麵,傅司燼確實不夠紳士。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點怪怪的,慕初暖竟然很喜歡現在傅司燼不太紳士的模樣。

“殷經理,你還是請回吧。”白炙允看著衣著暴露的殷若安,都不由得替她害臊!

畢竟白炙允是真的在傅司燼身邊待的時間長了,這麼多年也不免有女人向傅司燼示好,可是真的冇有這麼蠢的。

若是說以前傅司燼冇結婚她這樣也不用這樣被人唾棄,主要是現在傅司燼結婚了!

而且還是當著慕初暖的麵!

這不是直接找揍麼!慕初暖會慣著她?

殷若安低頭看著自己的穿著,眼底還含著淚水看著傅司燼。

“經理麼。”傅司燼的聲音宛若陷入了寒潭一般冰冷。“我不介意把你剛纔的樣子給你手下的員工看看。”

不!絕對不可以!

殷若安知道,自己坐上經理這個位置也是靠著手下員工的奉承,因為他們知道《她和傅司燼的關係》!

如果讓她們知道了這件事,那她不隻是不能在FH工作了,她肯定會成為全公司的笑柄的!

“不,不要!!”殷若安權衡利弊,最後就隻能說出了這句話。

白炙允隻是按了一下手中的藍牙耳機,幾秒之後便有保鏢走進來將殷若安拉著離開了。

慕初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傅司燼的容顏之上,待房門關上她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

“我們傅總,還真是坐懷不亂呀~”

坐懷不亂?

以前的傅司燼還真就是這樣。可是現在,想來隻要慕初暖勾勾手指,傅司燼便會淪陷。

“會亂。”傅司燼看著慕初暖的眼眸回答,“不坐也亂。”

慕初暖看著傅司燼十分認真的表情便快速從椅子上站起身。

“她剛剛那樣,你亂了?!”

“她冇那個本事。”傅司燼微微低頭輕吻了一下慕初暖的臉頰。“我家寶寶有。”

慕初暖聞言吞了吞口水,這才表現出些許滿意。

傅司燼看嚮慕初暖站在原地嬌笑的模樣,伸手攬住了慕初暖的腰身從身後抱著她。

“真不是冇我睡不著麼?”

“不是!”慕初暖還是為了所謂的麵子否認了這句話。

“寶寶啊。”男人微涼的薄唇落在了慕初暖的側頸之上,眼底帶著十足的笑意。“我想,我人應該比你嘴硬。”

慕初暖聞言臉便紅了起來,微微側頭看著傅司燼那端正的五官。

她就是冇傅司燼睡不著,現在傅司燼問她她不承認,這是嘴硬。

他這話的意思就是……

“你,你……”慕初暖那白皙的臉頰漸漸爬上了紅暈,明亮的眸子嬌羞居多。

傅司燼皮鞋前移,將慕初暖抱的更緊了些。

慕初暖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手掌緊緊的攥著傅司燼身上的襯衫。

“寶寶、你允不允許我……”男人聲音磁性,帶著誘惑。

允不允許他……

慕初暖的睫毛微微顫抖著,隻是環抱著男人的腰身。

他很疼她,結婚之後她也冇有受過什麼委屈。

而且,慕初暖已經垂涎傅司燼的美色很久啦!

“我逗你?”傅司燼笑的輕浮,他似乎是很喜歡看慕初暖這嬌羞可愛的模樣,便故意那樣說。

慕初暖聞言猛的睜開了眼睛,滿眼茫然的看著傅司燼。

“逗,逗……?”

——“寶寶,允不允許,我逗你??”

慕初暖內心:“*****”

靠!!

逗她的?!

真是服了傅司燼這個老六了!

“寶寶的臉比剛剛還紅……”傅司燼似乎還冇打算放過傅司燼。“所以、你以為我想說什麼?”

慕初暖咬唇,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回答。

到底是傅司燼話說的有毛病,還是她滿腦子都是那種事?!!